第四十六章 十五刀(中)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528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乡村小邪医噬帝重生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圣手仙瞳

    气息外泄,胸腔抖动,对平常人来说根本察觉不到的身体颤动。

    只慢了一丝

    被女子连续七脚撩阴腿,从擂台一侧逼到另一侧的李鸦手中长刀又接近她脖子半尺。

    已差一尺。

    她的脑袋就会离了脖子。

    而女人的手指也在一寸寸接近李鸦的胸口,指尖上的暗红色罡气越发凝实,只要触到,便是连串势若疾风骤雨的狂击。

    李鸦的刀离女人的脖子一尺,女人的指尖离李鸦的胸口一寸。

    一尺对一寸,刀对指。

    谁先下手,对面的那个就得先死。

    又是长达一分钟的抢攻,李鸦刀招不少,此刻却然用不上,女人步步不离自己要害,撩阴腿用的熟练无比,刺出来的手掌一缩即出,均是快若骤雨,稍有不慎就是蛋碎人死的结果。

    人可以死,蛋不能碎。

    只回了少许气息的女人胸腔又是一颤。

    李鸦见机将刀再次下压半尺。

    抢攻需得一环套一环,只要一式接不上就是破绽,一口气攻不下,再换气,在这死擂上就意味着这一口气永远都不用换了。

    女人知道自己头上利刀高悬,金属的冰凉气息与刀锋的森冷气息让她脖子上汗毛炸起,死亡线上挣扎的感觉女人体验过不少,却从未像这次这样心惊过。

    她能从惊鸿一瞥中看到对方眼里,和她自己如出一辙的享受。

    死亡于他来说,不过是闭眼时天空中飘过的云烟。

    一口气再也无法持续下去。

    女人鼻翼轻颤,不敢开口宣泄胸膛里快要爆炸的憋闷感,从鼻腔里一丝一丝向外换气,手上与脚上动作均缓了一缓。

    血花骤现。

    李鸦刀刃轻轻挨住女人脖子,一点点往下压,一丝丝往脖子里切。

    女人向下缩身子,李鸦向下压刀。

    李鸦眼前恍然飘过那日在擂台下观战,那个剑客身随剑倾,却被这女人以伤换命,直接打死的情景。

    身随刀倾

    擂台下的吴淼脸上一丝压抑不住的喜意闪过,洛南山身家不少,马上就要进入自己囊中。

    被刀刃切入脖子,血液已经快要往出喷射的女人眼里,让李鸦心里猛然一颤的疯狂而愉悦的光芒连连闪动。

    胸膛一股尖锐刺痛突然炸起。

    沉闷的响声从胸腔蹦到脑子里。

    身随刀倾,硬挺着脖子受了自己刀刃切割的女子,手臂却未往回收,覆着罡气的指尖硬生生戳中自己胸膛,暗红色的罡气瞬间布满整只手,随着指尖一戳猛的向前一突。

    由下而上的巨力将李鸦击至离地而起。

    缩回脖子,身体极速向前一窜,女人只到李鸦肩膀的小巧身子整个钻入李鸦身下,背部一挺,肩部猛抖,将李鸦送上了离擂台地面足有两米的半空中。

    一道血流随着女人身形在空中淌过。

    跃起后揪住李鸦腰间用来挂刀鞘的腰带,用力一甩,击杀那名剑客的体击术再次出现在擂台下观众眼里。

    鸦雀无声

    屏息以待的观众等着自己期待的一幕。

    洛南山直挺挺坐着。

    他身后,云芸握紧了不知何时换的长剑剑柄,屁股已经离了身下的椅子。

    “嘭!”

    重重摔落的李鸦听到了女人低低的喝声。

    “地缚击第五式,压顶”

    覆着暗红色罡气的膝盖从天而降,向着李鸦的面门落下。

    李鸦忍不住笑了起来,身体痛的不能动弹,好在脖子还能动,手掌还能动。

    增加了四倍力量的手指轻轻拨动掌心里一直紧握的刀柄,然后被增加了四倍力量的手掌再次紧紧握住。

    刀尖直冲天空!

    脖子微微侧了下,左脸火辣辣的疼。

    温热的血液滴到胸膛上。

    女人从空中落下的身体颤了几颤,不动了。

    死了

    向着天空的脖子后方,一截尚在往下淌着几缕血液的刀尖,狰狞而凶恶!

    身体的疼痛缓去,李鸦一把推开被刀身支撑着身体不倒的女人,从地上缓缓站起,握住插在女子咽喉里的长刀,微微用力,将其拔了出来。

    咳了口血,向着吴骏的方向吐了口夹着血沫的唾液。

    唾沫落地,女人脖子里喷出的血也落了地。

    云芸在李鸦起身时缩到了洛南山身后,透过缝隙看着擂台上让她目眩神迷的一幕。

    她喜欢的就是这样的李鸦。

    凶

    就算狼狈,也凶的让人心颤。

    洛南山吐了一口气,重重靠在了椅背上,转过头去看着吴淼青红不定的面孔。

    不说话

    就那么看着。

    直到吴淼冷哼一声,咬着牙帮子说道“只一场,他便受了内伤,能撑几场?”,方才转过头看向擂台。

    死擂连战,很少见。

    擂台下有看过李鸦上次三场连战的,见李鸦胜了之后仍不下擂台,不由惊诧,红月城中广场每日皆有死擂对战,自然有一大批痴迷于血腥中的观众,同样有私下开设的赌局。

    赌局立刻被设下。

    赌李鸦能连胜几场,加上已经比过的这一场,连胜一场赔率一比零点五,连胜两场赔率一比一,连胜三场赔率一比二,有上一次连战作准,这个赌局并未将赔率设的过高。

    却未设连胜四场赔率多少。

    甚至下注里没有这个选择。

    开设赌局的是武极,也只有他这种身份实力才情皆是一等一的人才有胆开这种私人赌局,也只有他开的赌局才能让在场观战的人放心下注。

    武极只把赌局当做小小娱乐,他好赌,赌钱赌物,赌生赌死,只要让他觉得有兴趣的,都赌。

    将赌局设好后,武极便留了一人在这里维持赌局,自己离了这里。

    每日观战,每日观战一场。

    将时间耗在这里对他来说很不值当,但是鲜血又太迷人,武极便给自己定了这么个章程。

    好赌。

    嗜血。

    又有着让长辈称赞的自律。

    还有着让女人着迷的雄壮身姿,与魁梧粗壮完不搭边的雄壮。只立在那,便如巍巍山峰,将血月联盟年轻一代部压在山下,就是在沧月大盟里,年轻一辈里也只有能与他比肩者,而无能压在他头上的。

    血月联盟这一代出了两个惊才绝艳的人,一个武极,一个方云涧,武极说与方云涧交手在四六之数,方云涧回应为两人交手在三七之数,一个占四,一个占三,十成里剩下的三成不知道去哪了。

    武极修体术。

    武极离开十分钟后,李鸦第二个对手上台了。

    死了的那个女人尸体已被拖下擂台,血液却没擦去,凝固成与红石地面几乎一体的淡褐色血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