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不要提我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521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大汉龙骑美女总裁的透视高手太古龙象诀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盛华降落远古

    吴淼想走上擂台,一剑将李鸦刺死,然后把所能想到的泄恨之法尽数施为到他的尸体上。

    利剑出鞘半指,又被一只皮肉松弛却筋络虬结的干瘦手掌压了回去。

    李鸦的动作虽不明其意,将吴骏连不甘都未及表达的面孔扭向自己方向和眼里的挑衅,却足以让吴淼从此以后和李鸦以大仇结之。

    甚至比赢了自己大半身家的洛南山仇恨更大。

    吴淼头也不回的握着剑柄离去。

    李鸦在擂台上翻了个身,听着擂台下众多赌客与设立赌局之人的大声理论声,胸膛抖动又无力平缓。

    把还没收回的指头指向了天空。

    指向照在红月城中,照在刘戈满是伤痕的尸体上,和照进自己眼里的淡红色月亮。

    “蝉蝉不姓刘。”

    “我快死了,几日时光换你一条命,你太亏。”

    “给我的女儿找个去处。”

    三句话。

    未尽之言太多。

    蝉蝉为何不姓刘?

    就算是养父,就算路上捡了个弃婴,为何不姓刘?

    既然快死,为什么还要上擂台,还要上死擂?

    钱?

    苦衷?

    互伤十五刀,由后发先至到先发后至,直到最后一刀仅在自己要害轻触,他想的是什么?

    想让自己帮他的女儿找个去处吗?

    如果想找,他有太多的时间可以找。

    李鸦想到很多很狗血的可能。

    只有一个可能最靠谱。

    蝉蝉,是刘戈仇人之女,刘戈上死擂是受了胁迫,八九不离十是以仇人之女,他的女儿胁迫他。

    然后他死在了自己刀下。

    看了两场,下定心思杀掉自己换取几日时光,上了擂台,以伤换伤十五刀,最后一刀心软手软,死的让人只觉无奈。

    托孤之言对上一刻还在生死相对的敌人说,得有多无奈?

    一个不太好听不太感人的狗血故事随着这一句话结束,李鸦不愿猜测太多,更不愿将自己牵扯进去。

    只是蝉蝉该怎么办?

    小女孩儿这会还在等着她的爹爹,等着她爹爹提着好吃的抱起她。

    一想到这,李鸦便忍不住拿刀往吴骏的尸体上捅一下,等清扫擂台的人上来,吴骏的尸体上已多了十几个血窟窿。

    我能认识几个人?

    你他吗找谁不好?

    上了死擂,各凭本事,一个小小的执事便如此猖狂,只许你吴家之人杀人,不许别人杀你的侄子,一而再,再而三下手对付自己。

    以后该如何?

    果然忍下去是不对的,连战四场连杀四人,还不够,洛南山武术修为不到超武,吴淼肯定也不到,再过十天半月,给他下个誓杀帖。

    誓杀!

    以后只要杀得了的仇家,先杀了再说。

    顾虑重重,不可取,阴谋诡诈,防不了,结下仇不是忍一忍让一让就能保得平安的。

    这一次是自己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生死危机,以前凶险则凶险,远没让自己生出一丝绝望。

    想都没想到刘戈会出现在擂台上,原本六七成的把握在和他对战后只剩了碰运气。

    运气不错,剩了半条命。

    战斗结束,观众渐渐散去,洛南山走上擂台将无力再动的李鸦带到了那座三层小楼中。

    惯例先将李鸦战绩记录下来。

    十战十胜十杀

    末尾标注了“夜叉”两字。

    十杀为夜叉,百杀为修罗,杀得千人,为武屠。

    重重落笔,将蘸了墨汁的笔杆随手抛开,洛南山转身从身后取出一件绣了恶鬼图案的黑色锦衣,双手捧着将其放到高桌上。

    “从今天往后,你便是月字刀使,配套衣物找侍从去拿,我手里这件,唯有我才可以交给你。”

    “联盟中打死擂的不少,十战便十杀的有那么几个,从我这里出去的,只有两个,你是第二个。”

    洛南山将夜叉服展开仔细看了一遍,随后认真将其叠起,又取出伤药与一叠武币交给李鸦,道。

    “赏金是二十万,最后一战已达十胜,抽成为二十二万八千,我与吴老贼对赌,赢了不少,便给你凑了个整,总共一百万武币。”

    将该交代清楚的交代清楚,洛南山看着李鸦接过武币,洒上伤药,才忍不住叹了口气。

    “你现在到底是几品武术修为?”

    “六品?五品?别说是四品,我不再年轻,经不住太大的刺激。”

    李鸦想了想,伸出两只手,缩回去一根小拇指,向洛南山比划了一下。

    “九品,呵,难得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那个使刀的,与你是旧识吧?”

    李鸦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他现在连说话的心情也没有,脑子里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越来越晚了。

    回去以后和小女孩儿说我杀了你爹爹,以后我做你爹爹?

    还是置之不理,任她自生自灭?

    自己那个邻居不知什么时候做了蝉蝉的爹爹,想必当初和自己现在百般为难的心境一样。

    收养一个女儿对独身男人来说不是说说那么简单,更何况如李鸦与刘戈这样过着刀头舐血日子的浪荡客,蝉蝉也不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女孩儿,她有着让人惊艳的天赋。

    索性任她自生自灭吧。

    李鸦脑中一次次转过这个念头。

    一点点烦躁起来。

    “能帮我个忙吗?”李鸦无力靠在椅背上,无力对洛南山说。

    “我住的地方,隔壁院里现在有个小女孩儿,他爹爹刚让我杀了,我不知该怎么办,你去给那小女孩找个去处吧。”

    “你帮我这个忙,我会帮你很多很多忙。”

    洛南山露出果然如此的恍然神色。

    “好。”

    “要不要带什么话?”

    李鸦思考许久,缓缓道:“就说她爹爹不回来了,是她爹爹拜托你为她找一个去处。”

    “不要提我。”

    洛南山笑着摇了摇头,人情世故莫不如此,李鸦下得去手杀人,放得下姿态请自己帮忙,最后却在小女孩面前提都不要提他。

    不是别的,是不敢。

    敢杀人,敢砍头,敢把自己的命放到死擂上,却不敢在一个仅仅是邻居的小女孩儿面前露面,更不敢让她有一丝联想到杀父仇人这几个字与自己有关。

    洛南山应下李鸦,当即便去办这件事。

    留下了李鸦与一直低着头一言不发的云芸。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