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想问问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523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极品小神医变身灵山大师姐乡村小邪医画魂真武世界

    李鸦在洛南山走后便闭目养神,越养越神思恍惚,几次想起身去追洛南山。

    最后以一声苦笑作罢。

    自己遇了三个有侠气之人,却杀了两个。

    好人做不得,坏人不想做,做一个恶人吧。

    “回吧,别在这守着我了”李鸦闭着眼对云芸说了一句。

    没听到动静,又说道:“我也不跟你说叨些乱七八糟的,有什么事,等我养好伤再说,你回去后自己小心着点,别让姓吴的暗算了。”

    “那我走了”

    云芸应了一声,嘟囔了一句李鸦听不太清的话,只听到两字,“良心”

    不是没良心,就是有良心。

    轻盈步伐的声音渐渐远去,李鸦在椅子上躺了一会,在伤药和自身回复能力作用下渐渐有了些力气,便找了侍从,领了月字刀使的一身白色锦衣与新的练功室钥匙。

    绣着恶鬼图案的衣服李鸦不喜,没拿,夜叉这个称号洛南山一时疏忽没跟李鸦说,要是说了,李鸦肯定不愿意。

    难听。

    新的练功室离原先的很远,看着也像那么回事了。

    一个大院。

    一座大房子。

    独门独户,与其他院落相隔十米,院外看不出什么,李鸦也没有欣赏能力,只觉着一大块一大块青石砌起来的院墙很结实,至于古雅清幽之类的,有屁用。

    进了院,首先入眼的就是院里连一根杂草也没有的光秃秃青石地面,再入眼的,没了。

    进了院,李鸦才想起自己把云芸那把剑拉到了原先那个院里。

    还要不要去取?

    进屋,分了两间,一间有床有椅有案几,甚至还有杯子茶具等耍弄情操的物事。

    另一间一个布垫一座空屋。

    很惬意。

    身份提升,生活品质提升。

    就是拿一身伤去换,疼的要命。

    现在这状态也没法练刀,李鸦躺在床上,直到第二天早上才睡着,等睡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

    也不寻思着出去搞事,李鸦穿了衣服直接去找连城去拿刀。

    那把无生。

    一路闲逛,一路闲思,到了连城刀具前的时候已经过去半个钟头。

    终于开了门。

    人还不少,打眼一瞅至少有二十来号人在店里转着,显得很拥挤很热闹。

    “老板,这把刀我要了,钱我给你放这了。”

    “这把刀还能不能再便宜了,再便宜点我就要了。”

    “这一把,还有这一把,再加上这一把,我都买,老板,是不是总共三十九万刀币?”

    在店门外李鸦就听到嘈杂声音,进了店更是吵得慌,一个五大三粗的女人抱着三把刀,也不怕被割伤了,从李鸦身边噔噔蹬几步走出店门。

    什么时候生意这么好了?

    李鸦记着这里的刀好归好,就是死贵死贵的,不是真正用刀的武者连进来都不会进来。

    往连城经常靠着的地方看去,果然看到他摆着一张臭脸,被客人老板老板的叫着却一声也懒得答应。

    要不是所有刀上都贴了标价的标签,买刀的人都不知道该给多少钱。

    人有点多,李鸦挤不进去,只能等着人一个一个往出走,自己再一步一步往进挤。

    想起那把绿皇,标价一百万,往那看了看,还在,标价却换成了五十万。

    价钱低了一半。

    好几个人正围着,要不是这把刀形状过于怪异,估计已经有人买走了。

    这是清仓甩卖的苗头。

    李鸦觉着有点奇怪。

    花了十几分钟挤到连城面前,硬是对着那张方方正正的冷脸挤出一个微笑,却被连城一直提在手里一把长的有点过分的连鞘长刀拍在怀里,碰到伤口,龇牙咧嘴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怎么了这是?”

    李鸦将连鞘长刀抱个满怀,压下对这把刀的好奇,问道。

    “甩货,明天关门。”

    “你都关了两天了,明天关也用不着甩货吧,一天卖四天?”

    连城看了看李鸦渗出血迹的胸口,问道:“你又受伤了?”

    随后皱着眉头道:“你这样天天把自己的命玩着,有意思?”

    “没意思,就是不玩命更没意思。”

    连城瞪了一眼李鸦。

    “刀我给你打好了,拿着去玩,爱怎么玩怎么玩。”

    “明天关了门,就不开了。”

    李鸦硬撑着笑了笑,就怕听到这句话,偏偏听到了这句话。

    “你这样卖刀,肯定是缺钱了,你这么有钱还缺钱,肯定缺不少。”

    “我刚挣了点,借给你。”

    从左面怀里掏出一叠,又从右面怀里掏出一叠,李鸦把昨晚上刚刚到手的一百万武币递到了连城身前。

    无生被李鸦放到了脚下。

    连城随手接过两叠武币,随手往脚下一个钱箱子里一扔,抬起手想拍拍李鸦肩膀,结果隔着白色的锦衣看到了血迹。

    目光从上往下捋,以连城的眼力很轻易看到李鸦遍布身的伤痕。

    再看着李鸦换成白色的锦衣,连城手抖了抖,轻轻落在了李鸦肩膀上。

    “等我办完事,咱俩好好喝几杯。”

    “行”

    李鸦弯腰提起无生。

    “到时一定要让你请客,我一会就去定个位置,你和我说说,何时能办完事,再和我说说,去哪里办事。”

    连城摇头,眉毛拧到了一起。

    “不说我可就不走了。”李鸦将无生立了起来,这把别在鞘中的刀看不出什么样子,但只刀柄就到了他的肩膀处。

    连城仍是摇头。

    “你想在就在,想走就走,我不会和你说的。”

    李鸦向连城身后看去,这个店里一父一子,来了很多次,好几天没见着大老板了。

    瘸脚的大老板。

    已达超武之境的大老板。

    能使出锤山的大老板。

    “那天在那座百米高擂上的,是不是你父亲?”

    李鸦终于说出自己两天来的猜测,打铁匠使锤再正常不过,自那天百米高擂上比过之后,连城刀具便关了门。

    巧合只一样就足够引起猜测。

    又是超武,又是铸造师,好好的生意不做将店门关了。

    “我不知道他是受伤了还是怎么了,你的事我也掺和不了,我问你,只是因为我想问问。”

    “再没个人能让我问了再问还想问的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