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脊脉·龙柱(上)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4367

人气小说:神武天帝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终极美女保镖重生之剑神天价婚宠大明文魁

    走上存放二品刀术秘册的二楼,一个小时后,九百册二品刀术部被超武系统融入自身。

    毫无变化。

    九字刀诀似乎又有了些变化。

    具体在哪李鸦看不出来,只有轻微的感觉。

    三层六百册三品刀术同样在一个小时内被超武系统融入。

    一个上午,三层里总计三千本刀术秘册被超武系统部融汇,结果只给李鸦画了一个馅饼,馅饼里的馅还得他自己填。

    离了六角楼,在干瘦中年男人费解目光中背起长刀,李鸦向中阶授课区走去。

    “花了两万武币,在里面呆了一个上午,一种刀术都没学,还真是补充一下自己的刀术。”

    “此人记录修有禁术,实力提升速度之快,已不是禁术所能解释,必然另有传承,来这里,却是不知为何了。”

    “先记着。”

    简短对话在李鸦离开后展开,刀术学院显然已将李鸦纳入视线之中。

    此时恰好是讲师授课结束后学生们自由交流的时间,李鸦推门而入,在布垫上坐定,目光在正统学生与自修武者间一扫,没几个认识的。

    李生在。

    想和自己学刀击术,刀舞惊艳的女人也在。

    还有一个熟人,那日在三品授课区里多管闲事,出言撩拨自己的华衣公子。

    正盯着自己今日新换的白色锦衣看。

    却换了一副和气面孔,面带笑意,见李鸦将目光投向自己,点头示意后将目光放到了唐沁身上。

    “余者皆碌碌,这人在死擂上搏杀吴坤的大哥,虽取巧,却在死中取生,最是心智坚定,实力更是难测,惹他没什么好处。”

    “这个被武极看中的女人……敬而远之吧,藏的真深,若不是哥哥提前告知,谁能想到武极竟痴迷于她。”

    方云晟暗自盘算,在他身边,是提前两日进入四品的李生。

    若有人细心观察,便会发现围着他一圈有十几个武者盘坐,不分实力高低,隐隐以其为首。

    方云晟,方云涧,是亲兄弟。

    方云涧未到三年毕业之期便登上刀术学院所有学生之顶,方云晟进入学院之日比李鸦早了两天。

    一对儿天才兄弟。

    方云涧醉心刀术,不问外事,方云晟却是比他哥哥更会处事,走到哪里都拉拢一帮人。

    四至六品只需开九脉,是武术修行中最快的阶段,开了九脉,人体中穿行在骨骼里的内力自然而然便会形成一个循环。循环一成,便会与罡气产生玄奇作用,最明显的便是可以将罡气凝练至身体某一处。

    能被外界所容,能为外人所见。

    效果也与在体内或体表皮肤里凝聚截然不同。

    在体内,罡气起加持作用,想要杀伤敌人,还得靠武者自身,而在体外,罡气自身便具备了杀伤力,所触之物,如被实物击打,再附于身体与兵器上,效果远不是两者叠加这么简单。

    方云晟进入四品,有方云涧这个刀术学院第一人的哥哥倾囊而授,只需按部就班,就可拥有超出常人的实力。

    罡气凝练到体外需要特殊的法子,不是随意将罡气聚在一起就可以,这个法子,便是七至九品的锤炼武体。

    罡气由血液而生,内力由骨骼而生,锤炼武体,罡气壮大凝练,内力由少而多,当罡气、内力、血液、骨骼达到一个适用于自身的平衡点时,内力与罡气相合,化为内罡,即为超品武者。

    武体千千万,开辟同样的力脉,凝练罡气的法门不同,锤炼出的武体就可能一个强的没边,一个弱如鸡仔。

    李鸦还没有锤炼武体的法门,还差一样叫做武引的物事。

    都要钱。

    武者修武,越往上所耗越巨。

    两方武者中间的空地上已有人在切磋交流,双方点到即止,围观的人品评议论,不谈人,只谈武术优劣,氛围极佳。

    李鸦现在稍有几分眼光,观看一会之后就看出双方不分上下,刀术修为俱在四品。

    与自己的刀术重意不重技不同,这两人的刀术,技在先,意在后。

    “我自创的刀术,都凭的一股意念,有些技巧,却谈不上高深,与人对敌往往使出来效果不佳,甚至使都使不出来,刀术讲究意与技合,超武系统给定的品,应该是没错,却只有意,没有相应的技巧。”

    “刀术九品,从低到高以一刀挥出能分化出几道刀光,再配以足以驾驭这些刀光的意志分品,意志不坚刀光散乱不行,意志坚定,直愣愣一刀也不行。”

    “这两人技在意先,技巧足够,意志跟不上,虽是四品,只勉强入了四品,都算不得天赋高。”

    一边观看两人切磋,一边自己瞎琢磨,等两人切磋完,李鸦也琢磨出点没什么用的东西。

    今天翻看了几本刀术秘册,才知道如何将刀术分品,超武系统让他实力提升极快,但是留给他打牢基础的时间,太少了。

    他注定不能和寻常武者一样一步一个脚印的走。

    意分高低,技分优劣,同样的刀术在不同人手上使出来,刀术相同,人却能分出胜负来。

    自己要不断提升刀技,至于意,旁人想要提升,自己却需要压制。

    非尔族类,我心早异。

    自由交流的时间为一个小时,愿意上去交手切磋的人很快便没了。

    李生目光炯炯,望向了李鸦。

    他前天晚上在擂台下看到李鸦,知道了李鸦是何种人。

    也知道了他要教自己的刀击术,必然是攻伐极强。

    什么样的人决定他使出的刀术是什么风格,李生觉得李鸦是一个凶人,大凶之人。

    李鸦对李生投过来的目光表示不解,等到李生提着两把木刀走到空地中央,向自己的方向弯腰示意,才想起自己答应了要教他刀术。

    “怎么就脑抽要教他刀术,误人子弟就误人子弟,没这个心情啊。”

    “当时是什么心情,什么逻辑?”

    李鸦也是有点小郁闷,站起身,把背上背着的刀放到身边,向空地中央走去。

    “前天说的和我打十场就教你刀术是吧?”

    李鸦接过李生递过来的木刀,问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