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脊脉·龙柱(下)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560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极品小神医变身灵山大师姐乡村小邪医画魂真武世界

    李生怔怔点头,李鸦这一问明显是要搞事情。

    不会反悔了吧?

    “打十场不行,没那么多时间跟你耍,这样吧,两天……三天……五天吧,五天之后去找我,受了点伤,要养养。”

    李生有点摸不准李鸦心里想的到底是什么,说要教自己的是他,说打十场才教的也是他,这还一场没打就变了卦。

    挠了挠脑门,李生只好伸手去拿李鸦抓在手里的木刀。

    “干嘛?”

    李鸦瞪眼,手里木刀往李生递过来的左手拍去。

    “你不是受伤了吗?”

    “受伤?谁说的受伤就不能切磋切磋了,我说跟你打十场没空,又没说今儿不打,没见都走上来了。”

    木刀往前一戳,顶在李生毫无防备的小腹上,李鸦笑道。

    “你看,这就算一场了吧。”

    李生被木刀先在手上拍了下,拍的生疼,又被刀尖在小腹上戳了一下,一样生疼。看着李鸦一副高手风范的样子,冷不丁右手手腕轻抬,胳膊往前一递,木刀同样向李鸦小腹戳去。

    “孺子可教”

    李鸦说了句李生听不懂的话,木刀回收,横着荡开了李生效仿自己的一刀。

    “学院里的切磋我看了不少,潇洒的有,飘逸的有,凶狠的也有,就是没一个想着拿木刀杀人的。”

    荡开木刀,李鸦一连挥出两刀,一刀刺眼,被李生躲开后立刻手腕抖动,木刀刀尖随之指向李生的喉咙。

    “木刀没有刀刃,却有刀尖,你说我要是将刀尖刺进你的眼里,你死不死?”

    李生额头已见汗珠。

    李鸦说话声音很轻,听不出什么乱七八糟的杀意之类的,可他拿着木刀往眼窝子里刺的动作,真够吓人的。

    点到为止,点到止不住了怎么办?

    大家拿着木刀的目的就是怕伤人,谁会拿着木刀反而想着杀人的?

    连退两步,避开李鸦刺向自己喉咙的木刀,李生正准备应对李鸦接下来的攻击,却发现他站在原地没动。

    “跑什么?”李鸦对着李生挥了挥刀,道:“赶紧过来,这算第二场了,我都说了有伤,还想让我跟着你瞎转?”

    李生勉强扯出个笑脸,举刀往前一步,对着李鸦头顶劈去,臂膀肌肉鼓胀,显然把李鸦的话听进去了。

    李鸦侧首横刀在肩,架住自上而下势大力沉的一击,手心将刀柄一转,刀身顺着李生木刀钝且厚的刀刃往他的手掌滑落,待李生稍微用力往起提刀,落势立刻加快,直切他的肋部。

    “想法不错,想的有点偏了,说了拿木刀杀人,你砸头顶能把我砸死?”

    切肋一刀之后,刀身竖起,刀尖向李生下巴捅去,速度极快,李生避之不及,下巴被刀尖轻轻磕了一下,磕的他牙齿咔嚓一声轻响。

    将刀尖随后在李生喉部划过,李鸦抬起下巴道:“三场,加上前天的一场,四场了。”

    “今天先到这,哪天有空再和你过过手。”

    看着稍显失落的李生皱眉而思,李鸦将木刀递到他身前,道。

    “为了不把你引偏,再送你句话,我刚刚想明白的话,想有拿起木刀便琢磨着怎么能杀了人的想法,先得拿利刀杀几个人。”

    “你练刀,在这个时代可以选择不杀人,也可以选择杀人,好好练,都能混个温饱,再往上过上惬意日子努努力也能做到。”

    “就一样,不杀人的刀,永远打不过杀人的刀,仁者不无敌,仁者是无人敌之。”

    李生被李鸦几句话说的有点恍不过神来,接过木刀,下意识道。

    “你怎么知道我不敢去杀人?”

    “你连我渗出血的心口都不敢去刺,怎么会敢杀人?”

    李鸦指着自己依旧被李生盯着的心口,一道红印已经印到了白色锦衣上。

    李生眼中恍惚,想起自己远远看到,眼前这个人被一剑穿胸的场景。

    隔了一天半,就站在自己跟前,用一柄木刀和自己打了四场。

    李鸦在布垫上坐着歇了会,伤好的挺快,到底是武者,又是见效奇快的伤药又是罡气在体内促进伤口愈合,这才一天,就能装大样了。

    已到授课结束时间,李鸦为了装个样把伤口弄崩了,坐在布垫上闭目养神外加牙缝里往出吐一丝丝凉气。

    等人走完,才缓的差不多,站起身往外走去。

    一出去,看到一个身姿极是妖娆的女人在自己前面十几步远,低着头,步伐轻盈,像她身边迎风而摆的娇嫩花儿。

    她耳力迥异常人,已听到李鸦不轻不重的脚步声。

    步伐加快了些,身子也僵硬起来,提着劲走的很快。

    到了学院大门口的时候,李鸦在门内远远看到她右手牵了一个矮矮胖胖的孩子,这个孩子又牵了一个孩子,她的左手正去拽一个孩子的小手。

    李鸦打了个哆嗦。

    “这是几个意思?当娘了?孩子都这么大了?”

    “武极……莫非有异于常人的审美观?怪癖?”

    将这件蹊跷事想了一路,李鸦选了一条哪也不路过的道,回到了自己的大院里。

    休息,吃饭,又拿出路上买的上好茶叶泡了一壶,喝酒一样灌了个肚饱,唇齿之间茶香未去,便再也忍不住好刀在手却不能练刀的折磨劲。

    红刀少了刀鞘和腰带,提在手里不方便就没带出去,背着白刀无生就一个原因,怕被人偷了。

    心头肉,爱惜的紧。

    背着是因为只有背上没伤。

    解下长刀,把腰带在腰间盘好,再把刀鞘扣到腰带上,李鸦胳膊往前一伸,右手极是舒适的正好搭在刀柄上。

    胳膊再往上抬稍显费力,再往下放则不好出刀。

    刀鞘与腰带的卡扣处也有讲究,当李鸦把白刀从刀鞘整个抽出来的时候,胳膊正好扬到与肩齐平。

    轻轻一刀挥出,略微吃力,伤重体虚,免不了力弱一些。

    按照脑海中九字刀诀开始练刀,动作很慢很轻,白刀挥出后的刀光也极是悦目,纯白色的刀身纯白色的刀光,自己看着也非常舒心。

    九字刀诀引动血液翻涌,罡气也随之增强,内力与罡气的关系李鸦现在只知道基本,再深层的联系并不清楚。

    练了一会儿,心有所感,盘坐在地,聚拢罡气在右臂上,片刻后轻轻松松将左臂臂骨中的擎苍一脉开辟出来。(不要与左牵黄,右擎苍中的擎苍理解成一个意思。)

    双臂六脉,已成五品养刀境,养刀封刀,六脉内力可温养罡气,九脉内力可封存罡气,要想凝练罡气,得先能封存罡气,封的越紧,罡气就越凝练。

    李鸦决定趁热打铁,再开一脉。

    生死交战带来的收获很大,四场死擂,强行在体内运转罡气,已经将罡气强度提高不少。

    九字刀诀引动罡气的效果最佳,李鸦稍作休息,以茶当酒,满饮一杯冷茶后再次开始练刀。

    初一扬刀,奇异的感觉从心头升起。

    九字刀诀被自己感觉到,却没看出在哪里的变化生效了。

    挥刀之间,双臂开了六脉的内力蠢蠢而动,没有离开双臂,却驱使着均匀分布在双臂皮肤血管里的罡气向背后而去。

    一遍九字刀诀练完,双臂内的罡气已经凝聚到背后。

    第二遍九字刀诀却以凝聚在背后的罡气为中心,将身罡气部引动到了背后。

    不用李鸦自己调动,自然而然便聚集到了背后。

    李鸦按下心中好奇,再练第三遍九字刀诀,刚开始练,背后的罡气便向脊椎钻去,等到第三遍练完,身罡气尽入脊骨。

    李鸦本打算开辟腰骨之脉,如今九字刀诀发生变化,将罡气部凝聚在脊骨内,他自然乐见其成。

    脊骨之脉名龙柱。

    人体身上下所有骨骼,以地位而论,脊骨当排第一。

    脊脉·龙柱,是人体最重要的一根力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