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歪理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519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乡村小邪医噬帝重生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圣手仙瞳

    龙柱一脉开辟的难度远超双臂双掌十指。

    身所有罡气融入脊骨,给李鸦带来的感受便是背后被人劈了一刀,割开肉,拿着刀子在脊骨上一刀一刀的划。

    罡气屏蔽痛觉的效果没有消失,脊骨仿佛与血肉分离,骨骼附近的皮肉失去了痛觉,疼痛却从脊骨内部传出。

    一波又一波。

    九字刀诀没有停下,李鸦觉得不该停下。

    便一遍一遍不停练习斩字,一个个斩字在空中画出,想要斩些东西,想要斩到些东西。

    从血液中新生的缕缕罡气刚一诞生便融入脊骨,每融入一缕,疼痛就增一丝。

    穿胸之痛尚且忍得,割骨之痛当然也忍得。

    越痛越痛快,越痛挥出的刀越疾。

    刻意施展的斩字终于随意起来,身前两米,无生刀尖,白色刀光之前斩字密布。

    李鸦为之迷醉。

    刀术为本,渐至演绎出心中所藏,脑中所想,武者之路在脚下终会慢慢走过。

    一个久久不散的斩字铭刻在空中,竖起白刀,无生两字隐隐发出亮光。

    无生,半生已无。

    龙柱一脉无声无息开辟出来。

    由龙柱之脉蕴生出的内力贯通脊骨,由两臂两掌十指蕴生出的内力轻轻钻出,沿着肩骨外部和脊骨中的内力触了触,水乳交融般混合在了一起。

    罡气回巢,温热瞬间流淌身。

    五品养刀境,在修刀术的人口中是养刀,所养之刀便是如刀一般的罡气。

    总称养罡境,细分之下,修什么武术便养什么罡气。

    刀之罡气。

    最适合性烈之人修习。

    “超武系统解锁至百分之四十,脊骨、臂骨、掌骨、指骨力量增加一倍。”

    系统在脑中传递信息,左臂擎苍一脉开辟带来百分之二解锁度,脊骨龙柱一脉开辟成功带来百分之三解锁度,双臂力量到底增加了多少倍李鸦也算不清,唯一肯定的是,照此下去,自己搞不好会拥有一双麒麟臂。

    现在估摸着怎么也有千斤之力了,力大如牛……

    力脉开辟的顺序很有讲究,最开始选择指骨,只是因为李鸦觉得指骨的力脉最容易开辟。

    而且练刀之人,自然是手上功夫最重要。

    纠结于力脉开辟的顺序到底对不对也没什么用,李鸦想了一想便放下此事。

    将还没放下的白刀入鞘,李鸦站在原地歇了一歇,而后拔刀出鞘,向着身前挥出。

    胳膊发力,一式横斩平平划出,五指轻轻一托刀柄,刀尖跳出一个小小斜弧,再被随后握住刀柄的手掌斜着用力下拉,手指、手掌,胳膊接连发力,等到力道用尽,这一刀在空中极为顺畅的分化出七道刀光。

    刀技稳稳达到七品。

    力量增强的效果很显著,一次发力的力量转折七次,一气呵成又圆润如意,没有任何气力不继的滞纳感。

    一股不太明显的温热感从右臂到脊椎淌过,罡气随着施展刀术而自然流淌,也不知是九字刀诀带来的变化还是开辟出龙柱之脉带来的变化。

    现在可用内力温养罡气,内力除了刚开辟力脉时的一瞬,其余时间都缩在骨骼中,似乎是骨骼里的物质发生了奇异变化,有形有质,穿行在骨中如水一般流淌。

    而经由肩骨的内力,又有不同,李鸦看不到,只觉得与在骨内水一样的质感不同,像雾一样。

    罡气可在身内搬运,每经过蕴生出内力的骨骼,便被淬炼一次。练刀术可以引动罡气,盘坐于地以意念也可搬运罡气,李鸦试了一试,发觉还是练刀术时自然引动罡气的效果更好。

    下午在练刀中度过。

    斜着穿过窗户的阳光染上一层昏黄色。

    李生挎着自己的刀从家中向外走。

    “去做什么?”

    李生的父亲在他出门时问了一句,父子两个一个向外走一个往里回,走了个正对面。

    “去练刀,家里太窄,施展不开。”李生侧身让进父亲,特意换的一身干净衣服被擦了一道土印。

    “去吧,早点回来。”李生父亲应了一声,走进屋里后身体猛然一松,直挺挺的腰杆弯了少许。

    李生脚步停了一停,没应声。

    来到广场时李生已与方云晟站到了一起。

    来的有点早了,广场上武擂还没开始,两人便找了块人少的地方等起来。

    十八九岁,最爱姑娘,两人一边看着来来往往的女子,一边闲聊。

    “以后跟我混?”方云晟笑着问了李生一句。

    “怎么混?”

    李生不知在想什么,有些出神,盯着一个长得虎背熊腰的女人看个不停。

    方云晟顺着李生视线看去,看了一眼就连忙转过视线,揉着眼睛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混,大体就是我做什么,你就跟着我,然后吃香的喝辣的,你觉得还有啥?”

    “我想一想。”

    片刻后问道:“你想过杀人吗?”

    “杀人犯法的,再说去哪里杀?”方云晟撇嘴,打打杀杀有什么好。

    “那你说咱们练武,为了什么?”

    “自然是为了更强。”

    “强了之后呢?”

    “你别绕我,强了之后再强,练武却不是为了杀人,这是我哥对我讲的道理,练武是为自己心中理念,没一个人心中的理念是杀人。”

    李生觉得自己被李鸦引偏了。

    确实没有一个人心中的理念是杀人,也确实练武是为了心中理念。

    散乱目光凝聚起来,李生想了一下午,这会觉得自己想明白了。

    “练武是为了杀人。”

    “所有武术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杀人。

    “练武为了心中理念,是你哥骗你的。”

    李生攥紧刀柄,一句一句,格外坚定。

    “我不跟你混,你和我一样,连杀人都不敢。”

    方云晟满脸疑问,继而觉得自己听到了一个笑话,忍不住嘿笑出声。

    “你这是哪门子的歪门邪道,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杀人?做事总要有个理由,你这样说话,是想要杀人了,你跟我说说你杀人的理由。”

    李生看向擂台方向,道。

    “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练武不能少了杀人,无关对错,不分善恶,练一辈子武,刀子砍过的都是木头,不如不练武,过安安稳稳的穷日子。”

    “我不想过安安稳稳的穷日子,我也不想甚至不敢杀人,两者取一,你觉得我应该选哪个?”

    “一肚子歪理,你爱选哪个选哪个。”

    李生犹豫了。

    又觉得自己是被李鸦引偏了,他说不把自己引偏,可还是把自己引偏了。

    引出了自己的野心。

    他不是不想过安安稳稳的穷日子,他是想做人上之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