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传授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525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乡村小邪医噬帝重生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圣手仙瞳

    李鸦理也未理敲了两声便停下的敲门声,不假思索道。

    “谈恋爱是一个让人觉得十分美妙的过程,美妙到世间再无任何一事能与其相比,让人如痴如狂,携手之后,所过之处所行之路,地府胜仙境,苦海轻扬舟。”

    “谈不谈?”

    李鸦轻声发问,当初婉拒云芸,李鸦问的是谈情不说爱,谈不谈,现在问的问题一样,意思却截然不同。

    云芸的反应也截然不同。

    很用力的点头。

    然后不甘心的问道:“谈恋爱是不是就不可以娶我了?”

    李鸦点头,看着云芸有些失落的样子,忍不住笑起来,站起身轻轻用力将云芸拽起来,在她羞不自胜的同时一把抱住软软的娇躯。

    附耳道:“你愿嫁,我什么时候都可以娶你,至于谈恋爱,别管它,它自己会谈。”

    敲门声又响起来。

    云芸觉得自己晕晕乎乎的,谈恋爱多么美妙她不知道,只觉得自己现在是世界上最幸福那个人,开心到再也不能更开心。

    “那我嫁给你了!”

    “现在就嫁给你了!”

    云芸在李鸦耳边轻声呢喃,几疑梦中。

    不合时宜的敲门声再次响了起来。

    李鸦松开云芸,顺手往垂涎很久的翘臀上摸了一把,在云芸又羞又恼的眼神中高声道。

    “进来吧。”

    一连串又轻又快的脚步声响起,唐沁低着头走了进来。

    抬起头飞快看了一眼李鸦,又好奇的扫了一眼云芸,许是云芸脸上羞红未散,她自己又过于敏感,片刻之间脸蛋儿比云芸的脸蛋还要红。

    云芸僵笑,瞪向李鸦。

    然后听到让她更加气恼的话语。

    “收钱办事,在学院里认识的,很好的女人。”

    故意逗了云芸一句,李鸦才补道:“收了一万武币,教她刀术。”

    云芸哼哼两声,道:“我现在不嫁给你了,一会儿再说。”

    说完便坐到桌子旁,自己倒了一杯茶,还是一小口一小口抿着,眼珠子盯着李鸦与唐沁不放。

    唐沁本就是鼓着勇气来的,李鸦拿话逗云芸,却不知让唐沁不由自主紧张起来,从兜里摸出一万武币递向李鸦,嘴里却说道:“我明天再来吧。”

    李鸦与云芸异口同声道:“就今天。”

    回头瞅了一眼云芸,示意她悄悄看着就行,李鸦向唐沁说道:“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今天将你和李生一起叫来就是图省事,明天后天外后天哪天都没空,你再等一等,等李生来了,我一块教你俩。”

    唐沁轻轻点头。

    往门边上一站,不再动了。

    片刻之后,李生也过来了,李鸦招呼云芸给两人一人倒了一杯茶,一人给了一副椅子,待李生略显局促落座,和唐沁很是不安的落座后,清了清嗓子,道。

    “教你俩刀术这事,你俩考虑好了没有,确定要学?”

    这话问的两人连带着云芸都是一愣。

    问反了吧。

    “我不想搞这么严肃,可这事儿不严肃不行,随意教你们两手倒是可以,可我想多教你们点,让你们……多学点。”

    三人都是一头雾水,云芸不学刀术,事不关己还好些,李生与唐沁听着李鸦这话,总觉得怪怪的。

    怪在哪里却不知道。

    似乎是想教他们刀术,又拐着弯儿劝他们不要学,话里话外还透着一股诱惑。

    学刀术而已,便是唐沁也没觉得有什么了不起的。

    再说李鸦肯定不会超品刀术,就算会,教了他们,他们也学不会,你让一个婴儿唱歌,纯粹是胡闹。

    李生斟酌着问了一句,“不是教我们刀击术吗?”

    “是。”

    “那我学”李生毫不犹豫道。

    唐沁对着李鸦点了点头,刀击术她掌握了一点,用在刀舞上效果很好,刀舞是她谋生的手段,同时也让她为之沉迷。

    李鸦叹了口气。

    提起白刀无生走到了院子里,对跟在自己身后的两人道。

    “我教你们的这套刀击术,叫做九字刀诀,就是基础刀术那个九字刀诀。”

    “是我能够走到现在最大依仗。”

    抽刀出鞘,指动手动,胳膊只微微颤了一颤,一个“斩”在日光下绽放出夺目光彩。

    李生与唐沁还未来得及疑惑的眼中,是极致的震撼。

    云芸沉迷。

    这是九字刀诀?

    没有人问出口,便是两人武术修为不高,没有什么高明的眼力,可是以刀术在虚空刻字,字体滞留,已无关眼力。

    长着眼,看的到,就会明白这种刀术,绝不是凡物。

    用刀尖画一个斩字谁都会,可让这个字在虚空留影,已经触摸到了超凡二字。

    超凡即为超品。

    超品即为超武。

    一条通往超武的路出现在了两人眼前。

    李生已然被那个斩字吸了魂去,眼中是向往。

    李鸦收刀,问道:“现在考虑好了吗?学不学?”

    “这可是一条真正的不归路,我也不叮嘱你们什么,你们也知道一旦学了是什么后果。”

    什么后果?

    李生才不管什么后果,不学才是最严重的后果,会后悔一辈子,会庸庸碌碌一辈子,会做路上任人踩的泥巴一辈子。

    “我学。”

    “旦有泄露,我是第一个倒霉的,我懂。”

    李鸦看向唐沁。

    唐沁点头,又摇头,神情恍惚,似乎想到什么,用力点了一下头,从她嘴里第一次听到便是云芸也能轻易听出来的坚定。

    “我学!”

    “永不在人前展示。”

    李鸦看着唐沁久久不出声。

    教李生是为了印证心里的一个想法,欣赏他的努力与坚持只是其次。

    教唐沁……

    李鸦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刘戈使刀,唐沁使刀,蝉蝉……将来应该也是使刀吧?

    蝉蝉不是普通孩子。

    已经命途多舛,注定不会平平淡淡过一辈子。

    为她的生命里添加了一份黑暗,再为她的生命里添一道别的色彩。

    便是血色又何妨?

    倾囊而授。

    从下午一直到晚上,李生与唐沁的天分都不低,九字刀诀也没有太艰涩,便是有学的差了些许的,也被李鸦纠正过来。

    更是直接将脑子里的图形与文字照搬出来,一边教他们练刀,一边仔细绘出。

    分别交给两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