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舞中人,刀中血(中)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539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极品小神医变身灵山大师姐乡村小邪医画魂真武世界

    唐沁能看懂蝉儿的心思,就算看不懂,一个死了父亲半个月的孩子说出这番话来,其中的心思也足以让一个大人汗颜。

    所以唐沁很自私的下了决定。

    为这个孩子,为没有爹爹却渴望着一个爹爹的封儿与蝉儿,也为自己,接纳武极。

    把自己对前路的所有憧憬所有希望毫无保留的放到了武极身上。

    “去玩吧。”

    放开三个孩子的手,唐沁柔声说了一句,看着他们笑笑闹闹的纯真样子,满足的遐想起来。

    极轻的脚步声在耳边响起,唐沁听力惊人,院子外走过的人说些什么走向哪个方向都能听出来。

    她的院子位于偏僻处,少有人经过,一天却也有那么三五人,脚步声不值得大惊小怪。

    心里想着事的唐沁没注意,这脚步声不是由远而近,而是从她院子附近突兀响起,只响了十几下便停了下来。

    这几日除了武极敲响的院门被轻轻敲了两下。

    当、当

    很熟悉的节奏,接下来的安静等待也很熟悉。

    这么快就又回来,是有什么事吗?

    唐沁紧走两步,有些忐忑的打开院门,刚刚下了决定,他就回来了,要不要和他说明白?

    “你回……你是谁?”

    武崇星做了个拱手礼,浅笑着说道:“我来找武公子,家中有事相召。”

    唐沁狐疑的看了一眼武崇星,习惯性的低下头回想此人给她的印象。

    笑容温和,略显焦急,一见面就说来找武公子。

    是武极的心腹手下吧,他这样的人肯定有一些信得过的心腹。

    “武极刚回去。”

    唐沁不疑有他,低声回了句便要将院门关上。

    一只脚跨过门槛,出现在唐沁眼里,让她关门的动作停住。

    “武公子刚回去?”

    “一上午都在这里?”

    “一连六日,每日都要在这里呆一上午?”

    一连三问,让唐沁立刻察觉到不对劲。

    “你不是来找武极的,你是谁?”

    声线提高几分,稍带尖利却始终改不了柔弱性子本质,唐沁自认为极为严厉的声音听在武崇星耳里没有一丝威慑力。

    冷笑从嘴角爬出,武崇星话里的讥讽未做丝毫掩饰。

    “堂堂武公子,超武之下第一人,血月联盟分掌三分权势的武家接班人,竟找了一个舞女?”

    “我不会让一个舞女日后骑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不光我不会,家中任何一人都不会允许此事发生。”

    唐沁身子一颤。

    目光骤然黯淡,像明月高悬繁星满天的夜空失去了明月也失去了繁星。

    没了一丝色彩。

    “你走,我不想再听你说。”

    武崇星冷笑看向一直低着头,连面目都不敢示人的唐沁。

    随侍在武极身边,跟着他看了整整三年刀舞,岂会不知武极对她有情?

    武极从庶子一步步崛起,找个女人都要找一个身份卑贱的舞女。他武崇星,只因天资不高,便从正正经经的武家嫡三子,一步步失势到沦落成侍从。

    “你不想听也得听,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只是让你明白一件事。”

    “武极想和你离了联盟双宿双飞的美梦,做到头了。”

    早已厌倦做一个名为辅武实为侍从的下等角色,武崇星终于找到能让他抓住的一条软肋,那个让他日日嫉恨夜夜愤恨的武极软肋。

    “你盼着我走,可知我回去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上报家中长辈,被他们寄予厚望的武极,注定要迎娶一位身份地位尽皆般配的大家闺秀,却和一个舞女混在一起。”

    “一个养了三个孩子的舞女。”

    唐沁再也听不下去了,武崇星说的话句句戳在她心头,是她太痴心妄想,以为武极愿意,自己愿意,就能组成一个五口之家。

    世间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又哪有这么美好的事。

    泪珠从眼里不争气的淌下来,唐沁的一切遐想被轻易击破,自己的尊严都被武崇星踩在脚下狠狠践踏。

    却无力也无法反驳,只能哀声道。

    “不要再说了,你走吧,求求你走吧,我不要再听了。”

    三个孩子将这些话一字不落听在耳里。

    都能听懂。

    孩子的心思简单,管你什么道理什么身份,欺负我娘就不能忍。

    武极他们都敢怼,武崇星早已让他们恨的牙痒痒,明目张胆欺负自己软弱过分的母亲,天王老子来了都不行。

    唐小封在唐沁眼泪掉下来的一瞬眼珠子都瞪红了,他只是憨厚了点,却一点都不傻,心里比什么都明白。

    爹不在,他就是家里唯一一个男子汉,敢欺负他们的母亲,身上掉块肉都得拍这个王八蛋脸上去。

    一股子猛劲上来,唐小封抄起唐沁佩刀,照着武崇星的脚脖子直接砍去。

    他身后的熏儿和蝉儿一个拿了一块石头一个拿着刚到手的玉刀,闷不吭声的跟了上来。

    武崇星冷眼瞧着三个不自量力的小屁孩向自己袭来,不屑嗤笑一声,抬脚轻易踏住没什么力道的刀,随后当胸一脚踹到唐小封脯子上,直接把小胖子踹成个滚地葫芦。

    两个小女孩更没被他放在眼里。

    熏儿拿着一块石头想往他膝盖上敲,被他一把擒住手腕。待看到石头一端被打磨锋利的石刃,眼角抽了抽,骂了句“小小年纪就心思歹毒,哪里来的野种。”,随后提起熏儿,一把掷到院子正中。

    正好砸到了唐小封身上。

    一把纤细长刀忽然递到他眼前。

    唐沁弯腰拾起自己佩刀,终于被激起血性,从来柔柔弱弱的话音里透出了狠劲。

    “滚,不要逼我动手。”

    武崇星双眼凝视刀尖,然后看向唐沁,骨子里的不屑让他把脖子往刀尖上凑了凑,用喉咙顶住寒刃,抬着下巴说道。

    “动手?”

    “你敢吗?”

    向前一步,武崇星喉咙刚被刺破层皮,流出了一丝血,刀尖便无力往下垂。

    看着唐沁只强硬了一瞬便恢复了惊慌失措的样子,武崇星阴阴一笑,往地上吐了口唾沫。

    “本来不打算提这茬,毕竟武极不好惹。这两个小崽子敢跟我动手,免不得回去揭了这个野种的底。”

    “唐小封,就看武极保不保的住了。”

    记着自己秘密的蝉儿再也忍不住,拿着无锋无刃的小巧玉刀重重砍到武崇星膝盖上。

    没留手。

    剧痛从膝盖上传来,武崇星看着碎了一地的玉刀,不敢相信竟是由一个小女孩砍出。

    随后一拳两脚让武崇星稳不住身形,踉跄向后退去。

    惊疑不定看向蝉儿,武崇星终于不可置信的惊叫出声。

    “天生武体?”

    “竟然是天生武体?”

    肯定了自己猜测,武崇星忍不住低笑起来,伸手抵住蝉儿再次挥过来的拳头,随后动用罡气将其牢牢擒住,武崇星笑声越发肆意。

    “有了你,武极又能拿我怎么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