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黑佛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494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乡村小邪医霸皇纪首富身边的女人系统之乡土懒人诸界末日在线占个山头当大王

    从院子里跑出来,蝉儿寻了方向,奔武家而去。

    遇到面善之人人,就问上一句武家在哪里。

    足足跑了一个小时,幸亏她天生武体,身体能够支撑她不停跑下去,换了唐小封,跑到天黑也跑不到。

    蝉儿在一扇足有十几米宽的铁门前停下。

    铁门后就是武家了,她识字,认得铁门上方武氏联盟四个字。

    四个高大男人守在门口,蝉儿咬了咬牙,走到一个看起来不那么凶的人面前。

    “我要找武极。”

    蝉儿粉雕玉琢的小巧模样起了作用,问的人也确实不怎么凶,自上而下瞥了一眼,没理蝉儿,仅伸手指了指远处。

    “大叔你帮我和喊一下他,我真的有事找他。”

    “小女孩不要胡闹,武公子时下正在午休,从不在此时见客。”

    蝉儿无法,抽泣起来,片刻后嚎啕大哭,边哭边断断续续说道。

    “我爹爹让我来找武极救命,求求你了大叔,帮我喊一下他吧。”

    看着很像那么回事。

    侍卫犯难起来,一个小女孩来找武公子,若是一个女人这样撒泼,抬走扔了就是,可这小女孩……武公子交游广阔,万一真是挚友求援,被他们耽误了可担待不起。

    “在这等着,不要乱跑也不要乱闹,若不是看你年纪小小,这般哭闹早就轰走。”

    担心被人看到蝉儿哭闹,惹出非议,侍卫让蝉儿止住哭声,随后向内通报。

    蝉儿乖乖等着,心里早已焦急万分。

    在自己庭院中独坐的武极皱眉看着蹑足进来的侍卫,他这会正在琢磨唐沁那一句给自己提前准备饭菜究竟是什么意思。

    “武公子,外面有一个小女孩哭闹,说自己父亲有难,请公子您援手。”

    “没空。”想着事的武极毫不犹豫回答。

    侍卫躬身后退,把话传了出去。

    “武公子说没空,小姑娘,你父亲只能自求多福了,不要吵闹,速速离去。”

    蝉儿哪里肯依,扁着嘴又要哭闹,得了话的侍卫却不再客气,一把提起蝉儿衣领,正欲将她远远带离,忽然听到武极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放下她。”

    随后看到武极快步走来,伸手抄起蝉儿,抱在怀里,几步后不见身影。

    “武公子何时与人如此亲近了?”侍卫目瞪口呆,僵在原地不动。

    抱着蝉儿快步离开武家所在,一串串泪珠滴到自己手背上,武极强忍不安,一路向唐沁院子疾行,遇到一处无人地方方才问起。

    “蝉儿不哭……是不是你妈妈出事了?”

    侍卫传报有小女孩找自己,不耐打发走,武极想着唐沁,自然想到了两个女孩儿,立刻便出了武府,看到蝉儿的一刹,心中有如火燎。

    蝉儿这回是真哭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武极就忍不住哭出来,只是觉得被这个男人抱在怀里,和自己在黑暗中等待父亲归来,然后被抱在怀里的感觉一般无二。

    天没塌,山也没倒。

    蝉儿抽噎着说道:“妈妈……妈妈……”

    “到底怎么了?”

    “妈妈杀人了。”

    武极越来越急的脚步猛然停顿,不可思议的荒谬感从心底升起,唐沁杀人?

    谁杀人她都不可能杀人。

    世间人在武极心里分三六九等,唐沁是最上一等,心地之善,性格之柔,观遍人间所有女人,也不会再有此等良配。

    “她怎么会杀人,她怎么可能杀人?”

    一边快速奔行一边缓声询问蝉儿,武极焦急心情暂缓,杀人而已,不管杀的是谁,他都可以一力承担,算不得什么大事。

    蝉儿也讲不明白唐沁到底为什么杀人,杀的到底是谁,武极问一句她便答一句,一大一小两人直到敲开院门,也没有把来龙去脉说清楚。

    武极的目光先是落到唐沁脸上,见她神情恍惚,也不搭理自己,目光下移,仔仔细细打量一遍后松了口气。

    有些许血迹,却是溅上去的,没受伤。

    唐沁要是受了一丝伤,他会把死了的这人再杀一次。

    小胖子和熏儿被欺负了,武极眼力太高,瞬间知道唐沁杀人必是为了三个孩子。

    心中疑惑顿解,能让唐沁杀人的唯一理由,也只有这三个孩子了。

    走上前轻轻拍了拍唐沁肩膀,武极安慰一句。

    “一切交给我。”

    随后把一直抱在怀里的蝉儿放下,对三小和唐沁说:“你们三个回屋去,你也回屋去,我来处理这里。”

    唐沁心里发苦,武极问也不问便将此事揽下,待她已不能再好,可……

    他看到自己所杀是何人,应该会明白吧。

    不愿去想,不想去看,唐沁领了三个孩子进了屋里。

    看着唐沁和三小进了屋,武极蹲身轻轻掀开红布。

    久未动弹。

    一层黑到极致的罡气忽然从他身上冒出来,从头到脚,满布身。

    一尊隐约可见的黑佛在武极背后显露身形,面目狰狞,佛身鬼脸,一眼瞥去,如置身地狱。

    蹲着的身体缓缓站起,武极伸出手掌,紧握成拳,对着躺在地上的武崇星尸体猛力砸下。

    将其砸成粉尘。

    随后转身面相屋内,对隔着窗户满脸凄苦看着自己的唐沁说道。

    “唐沁,你要是敢说一句不能和我在一起,我非揍你不可。”

    “武家于我,早已可有可无,大不了,叛族!”

    ……

    李鸦数次惊醒。

    做梦了。

    记不住做的什么梦,就是想一直做下去,但又一会一会的惊醒。

    “歇会都歇不安生。”

    挣扎着从梦里爬出来,李鸦摇了摇昏沉的脑袋,看向赵洗锋的位置。

    人没在,又四处环视,还是看不到,直到头顶山石上传来赵洗锋的声音。

    “在这呢,别找了,还怕我害你不成。”

    李鸦干笑一声,“还真有点怕。”

    从山石上跃下,赵洗锋先把李鸦昏睡中自己收集的财物放下,随后看了一眼天色,道:“离出去还有小半个时辰,我有几句话想问你。”

    “巧了,我一句话都不想问你了。”

    “问也白问,你们之间那点破事我管不了,怎么折腾是你的自由,就跟你说一句。”

    “咱们都是练武的,练来练去,总不能把自己的心练歪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