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血河(一),喝酒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481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乡村小邪医噬帝重生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圣手仙瞳

    听到李鸦询问,云芸蹭蹭两步走近,伸手挽住他胳膊,“去哪儿?”

    “你说呢?”

    “这么急啊。”

    李鸦扭头笑着看了眼云芸,不情不愿的小样挺带劲,也不跟她继续磨蹭下去,胳膊往前一带,俩人向院外走去。

    “老洛,等有空了我找你喝酒,先回吧。”

    跟怅然若失,不知感慨个什么劲的洛南山说了句,李鸦转身把院门锁上,带着云芸慢慢走远。

    风声中传过隐约话音,从洛南山耳边溜走,却反反复复来来回回打搅着他。

    “如有后会……自当无期。”

    差不离就是这几日秋季到来,日头高远,依旧照的人身上热烘烘,却没那么酷热难当了,更有从早到晚时不时不期而至的凉爽秋风。

    两人很快来到连城刀具店前。

    店门紧闭,牌匾还挂着,随着眼力越来越高,李鸦看出石匾上的字不是由利器凿刻,而是钝器边缘随意砸出,凹陷字体内无棱无角,底部过宽,以前觉得很有气势,现在怎么看都觉得写的很丑。

    远不如刻在自己刀上的“无生”二字顺眼。

    敲敲门,里面没有动静,李鸦便耐着性子等在门口,连城肯定在里面,他没地去。

    街道上行人经过店面前不自觉远远避过,城外消息传开,再怎么以讹传讹,光事实本身就足以让安享太平的人们对店主是一个无头恶盗心生忌讳乃至厌恶。

    李鸦一眼瞅到两个身穿血色制服的刑使远远盯着自己。

    便龇牙一笑,避过了两人凌厉视线。

    等了半个钟头还不见有人来开门,李鸦又使劲敲了几下门,轻微脚步声半晌后拖沓响起,紧闭的店门打开,连城黑着脸瞪了一眼李鸦。

    “等一会不行?”

    李鸦看到连城身后满脸潮红的蓝颖,讪笑一声,“行,你继续,我逛会去。”

    哐当一声,连城毫不客气把店门重新关上,埋怨声从店里飘到李鸦耳里,让他颇为感慨,“看看人家,久别胜新婚,一下午了吧,瘾够大的。”

    跟云芸出去逛了一圈,也就十来分钟,李鸦又把门敲开,依旧黑着个脸的连城和脸上潮红还没散去的蓝颖把俩人让进店里,随后紧紧关上了店门。

    店里柜台已被拆除,精良刀具随意堆在墙角,连城搬了张圆桌,蓝颖抱了四把椅子,四人落座后,李鸦把刚才逛了一圈买的酒和吃食拿出来摆上,却没碗筷。

    也没人张罗着去寻几副碗筷。

    “老爷子怎么样了?”

    李鸦找了个说话的由头,伸手把摆在自己眼前的小酒坛酒封拍开,缕缕酒香飘出来。

    “还行。”连城简短答了两字,程黑着脸,酒坛动都没动。

    “我还以为你回不来了,这闹的,本来还打算送老爷子回老家看一眼,正犯愁,你就回来了。”

    连城脸更黑,扭头看了一眼蓝颖,被回瞪后面无表情转过头。

    这女人在自己出去的十几天里都干了什么?

    “没你的事,别瞎掺和。”硬邦邦甩出一句,连城继续说道。

    “你那点本事,不顶用,死了可惜。”

    “我家李鸦本事怎么就那么点了……”云芸小声嘀咕一句,转而后悔,“还没说两句就死不死的……什么人。”

    “就是,什么人啊,我怎么就那点本事了,比划比划?”李鸦跟云芸一唱一和,硬是让连城把俩人一人瞪了一眼。

    云芸他不认识,却不妨碍连城不拿她当外人,明摆着的事,他和蓝颖是一对,李鸦和这个姑娘也是一对。

    都是一对,一样样的一对。

    懒得跟李鸦较劲,连城扭头对云芸说道:“你能管住他不?”

    “能!”

    “真能?”

    “叫他往东他不敢往西,叫他抬头他不敢低头。”

    李鸦连连点头,连城绷不住了,玩味笑起。

    “那我跟你说,我惹下的祸事不小,他要是掺和进去,小命难保,你既然能管住他,把这小子从我这拉走,安安生生过你们的小日子去。”

    云芸伸手,落到李鸦胳膊上,指尖颤抖,扁嘴后强笑。

    “他劲大,我……我……拉不动。”

    蓝颖靠到了连城身侧,柔声道:“他说是你朋友,我不信你还能交到朋友。”

    “怎么就交了这么一个朋友,怎么就有了这么一个小媳妇儿。”

    眼圈不知不觉泛红,温柔贤淑的端庄女子看完云芸看李鸦,微笑道:“别摆你那点脸色了,你这位朋友我打听过,本事一点不小,如今是这座城里风头正劲的人物。”

    把李鸦的事迹娓娓道来,蓝颖慢慢说,连城慢慢听,眼中神采渐盛。

    他早已看出李鸦不凡,没想到十几日变化如此之大,死擂之战,封刀之战,密谷之战,到如今于四院会武上显露的本事,确实不小。

    “朋友……”

    “你认我这个朋友,因为一把刀,可笑了点,”

    “更可笑的是,你可知若有一个闪失,会留下多少遗憾?你若是无牵无挂的,我不管你死活,谁让你愿意呢,你带了她过来,我出城而去,你敢跟,一锤子砸断你的腿。”

    连城不理那些乱七八糟的,也不再摆那张黑脸,蓝颖有私心他不怪,李鸦有情义他也不怪,云芸什么也没,唯独有对自己男人愚蠢而盲目的感情。

    他不仅怪云芸,还要替云芸解决了这个难题。

    “腿断了,好好躺着想想。”

    平静说出这番话,连城一把抓过酒坛,“你带酒过来,浪费了有些可惜。

    “喝酒。”

    “喝完了,爱干什么干什么去。”

    一饮而尽,打开紧闭的店门,正经摆了个送客的姿势。

    李鸦想了想,想不出来能说什么,连城这货说到做到,老爹快死了还要给自己把刀先打出来,一样够蠢。

    真敢把自己腿砸断。

    捉起酒壶慢慢喝完,砸吧着嘴,一点酒味也没。

    “本来就没打算管你的事,找你喝酒喝的一点意思也没,媳妇儿,走,回家。”

    出门而去。

    两人不见了身影,蓝颖问连城,“真砸?”

    “砸!”

    “断一双腿,总好过死两个人,有些人该死,这俩人,得好好活着。”

    “你不会也想把我的腿砸断吧?”

    “你跟了我,就这命了,再说也不定会死,这小城,哪有什么大盗,一帮子蠢贼,大盗看不上那点赏金,也懒得管那些尽做着美梦的老盗们。”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