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血河(六),斩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470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乡村小邪医霸皇纪首富身边的女人系统之乡土懒人诸界末日在线占个山头当大王

    四个大盗加上位于后方的曲印鹄,像事先商议好的一般一同出手,这场战斗在刚开始的刹那便直接要决胜负。

    败的自然唯有死路一条。

    飞镖速度极快,曲印鹄下手也够狠,明面上射来的三枚飞镖被蓝颖一一拦下,暗处以人体遮挡的十几枚飞镖却然不能预料,刚被蓝颖察觉,便飞至连城身前十来米,只怕眼睛眨上一眨就会扎入他体内。

    盗盟中人人性扭曲之处可见一斑。

    三三两两盘踞却不扎堆的盗匪们响应盗令而来,更为多达上亿的赏金搏命,背后遭袭,仅让盗匪们警觉之后闪开,使曲印鹄暴露在李鸦三人视线中。

    无人对心脏被刺穿的十几人投去一丝视线。

    连城与郭靼相持,不可能腾开手应对射来的飞镖,退让更不可能,一退让,至少得落个重伤的结局。

    蓝颖眼见连城身陷生死危局,心中焦灼,闪身之间连挡五枚飞镖,剩余飞镖却拦不住了,唯有将目光投向李鸦。

    一片绯红刀光荡起,层层叠叠,衔为刀幕。

    连城与蓝颖未至之前,李鸦已将战场后移数十米,打的是杀个过瘾就跑的主意,怕自己跑不掉,一直以血流护身。血禁之术对血液极为敏感,曲印鹄飞镖射穿盗匪心脏,血液喷射的刹那李鸦便察觉到暗器来袭,其速虽快,却架不住他早有准备。

    剩余飞镖一个不落挡了下来。

    脸色却瞬间难看。

    这些飞镖的力道不均,其中一枚以内罡包裹,蕴有巨力,又正好迎上不为实物的光刀,仅被阻了一阻,去势稍慢,却依旧极快袭向连城。

    “嗤”声轻响中,飞镖刺穿血肉之躯。

    闷哼响起,连城怒目陡张,铁猿异象金属之色明显加重几分,而后十丈巨身以肉眼可见速度变小。

    蓝颖以左手接镖,掌心被扎穿,飞镖堪堪留了个把柄在她手掌中。

    四个大盗已杀至十米之外。

    曲印鹄带了上百枚飞镖,刚刚用了个零头,十几枚飞镖之后又跟了十枚,双手此时落在腰带上,已触到飞镖厚柄。

    而连城与郭靼相持之势依旧未分高下。

    “你拖住这四人,我去杀他!”

    蓝颖左手飞镖还未来得及拔下,心知曲印鹄不死,三人迟早要败亡,与李鸦飞快说了一句,不管以李鸦实力能否挡下这四人,提剑飞跃,向曲印鹄而去。

    李鸦同时跃出,却抢在了蓝颖头前,两人目光交触,李鸦虽未说话,蓝颖却明白了他的意思,跃出方向转换,迎向四个大盗。

    李鸦直扑曲印鹄而去。

    两人之间无其余盗匪阻路,被曲印鹄狠毒手段逼开,只有一排又一排不断射来的飞镖。

    持双刀迎上,李鸦挥刀击落当先十枚飞镖,向前移动十米之后,第二排飞镖已在眼前。

    曲印鹄不屑而视,阴森笑起,两人之间相隔两百米,足够他将携带的飞镖部射出。

    他不信这个还没到超武的小子能挡下,给他足够的时间,便是郭靼也挡不下。

    看到自己掷出的第二排飞镖被李鸦艰难挡下,第三排飞镖已越过双刀刀身,曲印鹄讽道“留了你一命,自己上来找死,非要我亲自……”

    似不信自己看到的一幕,曲印鹄话音忽停,看着穿透李鸦身躯后飞出十几米无力坠下的几枚飞镖。

    “疼!”

    “每次都这么疼,非要让我受这份罪。”

    飞扑之势停滞一瞬,越发快起来。

    一排十枚飞镖,仅以双刀格开与自己处于直线,可以威胁到连城的三五枚,其余扎向自己的,李鸦然不管。

    只避过要害,便任其穿透自己身躯。

    肩膀被射穿,以血流堵住,手臂被刺透,以血流堵住,卡在骨头上的飞镖,以罡气和内力逼出后,同样以血流堵住伤口。

    便是扎破肚子,刺穿肠子,一样用血流沿着伤口进入体内,严丝合缝把破开的口子堵住。

    除了让李鸦脸颊抽搐,咬牙切齿的疼痛,这些飞镖造成的伤势远不如刀劈剑刺。

    血禁之术诡异至此。

    让曲印鹄一直阴毒的笑脸消失无踪,换了惊疑不定。

    又换了惊惧难言。

    伸手摸向腰带却摸了个空,而李鸦身前只剩了最后一排十枚飞镖,血流环身提刀飞扑的身影如恶鬼一般直直冲入曲印鹄眼眶。

    两只袖口中滑出密密飞针,曲印鹄抖手扬出,却部飞向李鸦,根本忘记与郭靼相持的连城。

    飞针串联如毒蛇,针尖蓝点闪烁,显然携有剧毒。

    狰狞望向李鸦,曲印鹄不信他还敢不闪不避。

    根本不知道李鸦不是不闪不避,而是完避不过,飞针密麻麻一群,蓝汪汪一片,是个人都知道挨到之后活不了命。

    迎着一片飞针扑来,只来得及以双臂护住自己脑袋,力催动刀河御身之力,李鸦飞扑至曲印鹄身前骤然停下。

    刀河御身挡不住力量极大的飞镖,挡得住力量差上不少本身更是轻飘飘的飞针。

    却只能挡住半截。

    护着脑袋的双臂,脖子、胸口,直到小腹,露了半截在外的飞针将李鸦上半身部扎满,根根直刺,每隔一个指尖的距离便是一根。

    触目惊心之至。

    曲印鹄看着停在自己身前的李鸦僵立不动,双臂无力垂下后,嘴角尚有苦涩无奈笑容。

    向后退了两步。

    细细观察李鸦瞳孔,无一丝神采,胸膛也不见起伏。

    曲印鹄被吓出一身冷汗,他一身本事在暗器上,近身之后连苦苦熬上来的普通超凡武者都比不上,好在与郭靼搭伴无往不利,无人可以近他的身。

    今天郭靼恰好被拖住,又碰上这么个不怕受伤的疯子,险些就被近身。

    这个人死了。

    曲印鹄惊惧之后怒意大起,他生性再残忍不过,只想把李鸦分尸,目光落到无力垂落地面的双刀,立刻起了心思。

    没注意到血流未落。

    太过异常之物让人心惊,却让人心惊之余极易忽略其隐藏在异常之下平常一面。

    曲印鹄向前两步走至李鸦身前,伸手去扯他手中双刀,没扯动,看到李鸦双臂之上飞针动了一动。

    随后看到分立自己身体两侧的双刀动了一动,消失不见。

    两条胳膊飞了出去,刀光再一闪,红刀与白刀交汇在曲印鹄心口位置,刀身相错而过,从其腰间滑出。

    连个表情也没来得及做出的曲印鹄死了。

    李鸦长长出了一口气。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