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血河(七),大龙卷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4403

人气小说:神武天帝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终极美女保镖重生之剑神天价婚宠大明文魁

    不需多,只要有一人相助曲印鹄,死的就是李鸦。

    曲印鹄视人命如草芥,嫌在场的盗盟之人太多,上亿赏金他与郭靼得大头也满足不了其贪婪之心。

    要让李鸦多杀些盗匪,连城到来之后更以人躯遮挡飞镖,打着一石二鸟的主意。

    现在死在李鸦刀下一点不冤,没能留下尸更是只能用自作孽不可活来形容。

    血液喷洒,汇于李鸦身遭,薄了一层的血流变回原样,刺在身上的飞针在李鸦长出口气后掉落,血点浮现之后后隐而不见。

    除了脖子上的血点以血丝堵住,其余飞针刺出的伤口李鸦理都未理。

    一物降一物,曲印鹄碰上几乎可以无视暗器造成细小伤口的李鸦,死的再干净利落不过,若是换了蓝颖来,就算不死,也必然无再战之力。

    决然应付不了在曲印鹄身死后,以为有便宜可占的众多盗匪们。

    连城与蓝颖处,连城以内罡凝聚的铁猿已缩为丈高,郭靼所凝石熊对其连连挥砍,却未能撼动其分毫。

    而蓝颖拦着的四个大盗已有三个脱离了出来,只留一人阻住蓝颖,其余三人挥动兵刃向连城杀去。

    李鸦尚在两百米外。

    盗匪尚余一百十之数。

    连城与蓝颖到达之后,杀场一里之外,在城内不知何处呆了几日,不早不晚赶在出城众人中间的赵洗锋第一个到达。

    不动手便不离背后木盒的长枪已握在手中,银色罡气覆于其上,早早赶至却在一里外停下,看着三人厮杀静默不动。

    在他身后,洛南山第二个赶到,吴淼第三,武极第四,再下来是数十人三三两两快步行来,云芸独自一人行在最后。

    洛南山一到来便将目光落到李鸦身上,密谷之时隐约看到的血色清晰出现在他视野中,本就凝重的面色更加深沉,喃喃自语道“果然如此……果然如此……这便是他的倚仗,这就暴露了出来……日后……”

    吴淼愣怔后阴笑,他与洛南山都隐有猜测,如今也与洛南山一样知道了李鸦为何能连战不疲,伤而不死。

    “这一身本事,可是让人眼热的紧,是我的话,说什么也要把这血液护身之秘掏出来。”

    赵洗锋早知李鸦有此能力,他关注的也不是李鸦,吴淼有意提高声调的话未引起他一丝波澜,却让武极露出颇感兴趣之色。

    吴淼如今属于武家之人,自然站到了武极身后。

    “武公子,您看……”

    被武极摆手打断,“且先看着,其他过后再言。”

    “相比血液护身,我更想知道他现在使出的刀术,是何等刀术。”

    十六柄光刀,宽刃红刀与修长白刀,共十八柄刀,在李鸦罡气操纵下形成两片刀扇。

    向围拢过来的数十名盗匪扫去。

    连城与蓝颖他顾之不及,管不了就是管不了,此刻便是连城脑袋要掉,李鸦也过不去。

    唯有先将眼前这数十人杀了。

    刀扇起风,风随刀走,初为微风,被刀扇不断搅动风势渐涨,劲风袭耳,平地起旋,气流在刀扇之间来回鼓荡,细碎微尘先起,细碎石粒随后。

    旋风不断扩大,底部是旋转不休的刀扇,往上则是灰白色气流,一个裹挟着灰尘与石粒的十几丈漏斗状漩涡出现在天地之间。

    九式之一,天字之下,天式·大龙卷。

    不去看蜂拥而上却惧而后退的一众盗匪,李鸦仰头望向在自己双刀下成型的旋风,轻叹自语,“大龙卷,虽然小了点,终是使了出来。”

    脚下漫步,旋风随之移动,卷起一人后,旋风中忽添血色,灰白色转眼变成淡粉色。

    十八柄刀刃瞬间斩击不知多少次,五个大盗被牵制,剩余盗匪哪里挡得住李鸦。

    罡气不断消耗,又被体内由血液新生的罡气补充,一个又一个盗匪被卷起,旋风的颜色由浅粉到淡红,再到鲜红,直到成为暗红色。

    数十个盗匪转眼消失在旋风中。

    又数十个盗匪被不断裹挟而起。

    从李鸦身处之地开始,一直到连城与蓝颖所在,伺机欲动,妄想多得一份赏金的上百名盗匪尽皆被缓缓移动的血色旋风淹没。

    旋风散去,血幕由天而落。

    真正的血幕!

    如在半空中扯了一大片红布,飘飘荡荡,烈烈扬扬,漫漫洒洒,缓缓垂落人间。

    此景之壮,让人忽视血幕中夹杂的残肢碎肉,忽视这一刀术凶戾本性。

    “如此刀术,莫说是红月城,便是沧月城,乃至天下武道圣地之武城,几人可使,何人得见?”

    武极为之目眩,洛南山为之神迷,眼里只剩了连城与其负在背后的连山,赵洗锋内敛到极致的双目中锋芒乍现。

    已数赶至的数十人都静默后深深吸气,唯有落在最后的云芸黯然轻语。

    “他是我的男人,我喜欢的男人就是要这个样子才好,我不能拴住他,拴住了他……我的心再不会像现在这样跳动。”

    安静立在人群后,云芸看向血幕落下后,李鸦被血流笼罩后若隐若现的身影。

    不再是血流

    而是一条窄窄血河,李鸦便漫步在血河中,他走,血河随之流动,恣意从容,如置身轻淌溪流中。

    盗匪惧而后退,从荒野来向荒野逃,几十人飞快逃走,没逃走的,都变成了一地残肢与李鸦脚下身周的血河。

    连城……已被刀剑加身。

    蓝颖拼了命又拖住一个大盗,内罡化形为一只蓝色大鸟助她行动之间迅捷无比,却挡不住两个大盗联手,眼睁睁看着与郭靼相持的连城任由另两个大盗持刀劈向他脖子。

    铁猿已缩小至两米高,黑亮金属色越发耀眼,与郭靼相持的锤头被压至头顶,斧刃已落至脑门上,在连城眉心上方正中位置切出一道细细伤口。

    连城若死,腾出手来的郭靼对付蓝颖与李鸦,只会是一斧一个。武力相差太多,李鸦杀的众盗匪胆寒的刀术大龙卷,再有十个也会被他以内罡化形而出的石熊轻易劈散。

    赵洗锋动了。

    只迈出一步,长枪便向前直刺,十步之后,覆着银色罡气的枪身上再覆一层无色内力,与罡气飞快混杂一起,互相交融。

    他曾言随时可入超武,如今在连城生死当口,赵洗锋百步成超武。

    枪尖所指,为连城背后连山。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