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不敢,敢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4498

人气小说:神武天帝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终极美女保镖重生之剑神天价婚宠大明文魁

    得了答案的云芸泪眼模糊着将头转过去,李鸦说了这么多,都无所谓,她想听的只有喜欢这两个字。

    有了这两个字,她会安安静静的照李鸦安排去做,让她走,她就走。

    有了这两个字,她就可以慢慢等下去,一天、两天、一月、两月。

    总会等到的。

    连城与连山将云芸护在中间,快步向等在那里的赵洗锋与蓝颖走去。

    直面三人,十步之外的两个刑使在他们走到身前时冷脸举刀。

    不说嘲讽不屑亦或欣赏怜惜的废话,却拿出公事公办的派头,讲出云芸罪名。

    “此女当众杀人,手段残忍,我们两人身为刑使,需得秉公办事,将其捉拿。”

    连城拐向两人身侧,只管向前走去,李鸦是明白人,让他们走,岂会考虑不到刑使出手阻拦。

    位于三人身后的李鸦在刑使举起弯刀时便提刀上前,边走边说,“两位卖我个面子,也别为难一个女人,事儿都摆在那里了,你们把她捉拿,顶什么事?”

    “我二人只以联盟律法作准。”

    李鸦皱了皱眉头,随后嗤笑道“联盟律法是要把当众杀人者就地砍头吧,怎么着,她杀人了,我也杀人了,砍了我们脑袋,你俩敢?”

    刑使沉默不言,李鸦干系着功法之秘,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他,云芸所杀之人为武家人,要杀也得等武家下手。

    “让开吧。”

    “我好言跟你们说,还真是顾忌你们两个的身份,连城,你也别顾及我,再有人挡,直接杀出去!”

    “死了人,我抗!”

    这句话一出口,选择相信李鸦的连城紧皱眉头终于松开,唇角也向上扬起,如果没记错,现如今的他生死可是受制于李鸦的。

    李鸦死,他就得死。

    李鸦憋屈,他也憋屈。

    “本来还以为这小子有什么办法呢,到头来还是这么回事,我就说自个脑袋瓜子不怎么聪明但也不笨,想来想去只有这么一个法子。”

    “杀出去!”

    “把他这小媳妇带出去,就什么都好说了。”

    却听刑使说道,“既你不遵律法,便休怪我等以私事论处。”

    “拿下这女人,不信拿不下你,你说的还真没错,事儿都明摆着,为难的还就是她。”

    三言两语把所有人都能看明白的事说清楚,刑使揪着云芸不放,除了对武家有个交代这个可有可无的理由,最终依旧落在李鸦身上。

    久居红月城的武者们都知道,血月联盟之所以四家学院分掌重权,便是因为这四家学院各掌一套传承功法。

    废话了半天,李鸦奢想着能不跟刑使起冲突,至少缓上一缓,待云芸离开后再说怎么解决自己功法问题,随着刑使把话说开而告终。

    既然把话说开,面皮也就撕开了。

    “假如我说,谁拦,谁就别想从我嘴里问出一个字,你们能不拦吗?”视线掠过两个刑使,李鸦望向观望着的数十人。

    看到刀剑出鞘。

    “那我说假如刀术学院的诸位替我挡住其他人,我把刀术连同心法拱手奉上呢?”

    无人回应。

    李鸦笑了笑,看着云芸轻轻颤抖的身体,道“芸儿,听好了,记住了,在你小叔那等着我去寻你,这个小破城,永远不要再回来。”

    “咱们还有大把的快活日子可过。”

    看到云芸一语不发甚至都没回头,却背对自己用力点了下头,走到两个刑使身前的李鸦缓缓扬起了双刀。

    他们又拦在了连城三人身前。

    杀百十个盗匪眼睛都不眨一下,李鸦叹气后再次对两个刑使说道“两位还是让个道吧,好歹也是执法之人,我有点不敢下手。”

    两个刑使动也没动,倒是跟李鸦有过节的那个似乎记起自己当初被挑战权威,却碍着洛南山面子放了云芸一马这回事,不屑道。

    “有点不敢?你是说要杀我们二人吗?”

    始终冷漠的面孔上慢慢出现一个带着三分不屑却足有七分狰狞的笑容,刑使压低嗓音,几为低吼。

    “把头摆在这里,你敢杀我?”

    伸出脑袋,指着自己脖子,刑使自认便是借给李鸦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把刀砍下来。

    洛南山面色瞬间惨白,他看到李鸦扬起了刀,他没料到刑使会这么蠢,也不信李鸦会这么蠢。

    杀了刑使,李鸦便是交出功法,也再难逃脱罪责。

    血光突现,察觉到李鸦当真动手的刑使缩回脖子,胸前被划出一道伤痕,火辣辣的疼痛让他后怕之余怒火攻心,暴喝出声。

    “好胆!”

    “从我血月联盟立盟之初,凡联盟之属,从未有人敢对刑使下手,今日之后,天下虽大,再无你立足之地。”

    弯刀兜头向李鸦劈下。

    猛然停在他硬挺着不动的脖子前。

    如此没有一点脑子可言的一幕让众人只觉荒谬,便是连城都觉得莫名其妙,刚刚还让他带着云芸赶紧走,现在是什么意思?

    砍刑使那一刀明显留手了,被刑使砍过来的这一刀更是无头无脑。

    没有人注意到一直一语未发的连山身上猿铠竟在缓缓变化,更没人注意到从铺成路以后就平平躺在那里的大块大块青石,不知从何时开始微微颤动着。

    伸出两根指头夹住弯刀刀刃,甚至有闲心欣赏一番极是赏心悦目,如弯月一般的弧度,李鸦将弯刀一点点往后推。

    “我不敢杀你,你也不敢杀我,尽管这会儿不太合适,我还是想跟你说句憋在肚子里很久的话。”

    “就我杀过的人里,你最难惹,也最傻逼。”

    右手白刀闪电般递出,两人相距过近,也压根没想到他会留手之后再下杀手,刑使直接被李鸦一刀捅穿心脏。

    嗬嗬喘了两口气,浑身气力骤失的刑使随着李鸦白刀刀刃在心脏里搅动,抽搐几下后,死不瞑目地咽下最后一口气。

    “我是真不敢杀你啊,刑使,呵……”

    “这暴脾气是没法治了。”

    抽出白刀,顺手向自己肋间伤口上抹了一下,将自己血液与刑使尸体中淌出血液混合,然后将其都汇至连山身遭。

    “老爷子,就看你的了。”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