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是个人了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459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乡村小邪医霸皇纪首富身边的女人系统之乡土懒人诸界末日在线占个山头当大王

    王芝龙和自己谈话的时候,李鸦不愿答应他任何条件,想等两天,是想等一个人。

    曾和自己同为门卫的秦明升。

    洛南山曾言调查自己过往,仅仅查到自己出现在红月城出现在刀术学院的大门口时,便被人用刀架到了脖子上。

    秦明升更直言自己练什么都很快,一月便可至超武。

    李鸦对此深信不疑。

    即使现在距离一月之期只差了两天,他离超武还远得很,却依旧相信秦明升所言。

    因为李鸦刻意放慢了练刀的进度,谈了情说了爱,风了花雪了月,搞了很多事杀了很多人,喝了几坛酒变了几回心。

    唯独没有好好练刀。

    李鸦心里有很多疑惑,多到一砚墨汁写不完,不想不问不理,却一直在心头缠绕。

    挥之不去,忘之逾浓。

    超武系统

    十年面相不变

    前尘化埃,无人寻无人问无亲无朋无爱无恨无所喜无所悲。

    除了一具完陌生的身体,一个像一只虫儿掉到大湖里,连惊恐都被茫然掩盖的脆弱灵魂,什么也没了。

    坐在藤椅上的其中一人,沉默寡言的秦明升正沉默看着李鸦,面目稍有改变,和李鸦记忆里的那个门卫似是似非。

    另一人……

    李鸦记不清他到底长什么样子了,甚至一时记不起他叫什么名字,笑眯眯,懒洋洋,伸手去拿茶杯惯例要在手没挨到杯子时吹一口气。

    直到走到两人身前,李鸦才想起他叫什么。

    王宗

    自己意识还未彻底清醒时,第一个出现在眼里,让他选择继续小心翼翼做了三年门卫。

    站到两人身前,李鸦张口无言,自嘲一笑后不请而坐,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却放不下去了。

    神飞天外

    “我觉得你肯定会帮我解了这个困局,果然我的感觉是没错的。”

    “却没想到还多了一个人。”茶杯里的茶水清亮悦目,茶香淡而怡人,李鸦盯着淡绿色茶水,看茶不看人,说话也只是说给自己听。

    “有很多话想问,又不想问,想知道我到底从哪里来,又到底要到哪里去,又怕知道了以后……我不再是我。”

    “值得两位演戏给我看,想必我是有些来头的,你们说我该不该问问?”

    秦明升淡声说了“该问”两字。

    王宗笑容古怪起来,上上下下打量李鸦,一口一口吸溜着喝茶,一张口,让李鸦心中猛起惊涛。

    “像个人了,不,是个人了。”

    ……

    李鸦被擒回城里时,武极正好赶到了他为唐沁新购的小院里,旧的那个院子里埋了尸体,已住不得人了。

    唐沁正在练刀,自打李鸦将光刀之术教了她,打心底里喜欢刀术的唐沁只要一得空便练刀,练的勤,自然琢磨出点别的东西。

    她以刀轨凝出的光刀转折勾勒,竟形成一个曼妙身影,随着她舞刀而舞动,舞姿极是动人,武极推开院门时恰好看到光刀勾勒身影散去,十柄光刀被唐沁罡气操纵飞舞盘旋,于半空书写一行行字体。

    李鸦练刀为杀人,唐沁练刀为作舞,孰优孰劣说不清,武极看到她将刀术练的没一丝烟火气,更胜仙子三分,脸上笑意忽起。

    唐沁收刀俏立,习惯性低头,却在脖子刚弯便重新直起来,一对儿剪水双瞳温柔看向武极。

    “他……怎么样了?”

    唐沁知道李鸦之事,想出城去看看,武极没让她去,临近四院会武结束,两人打算等四院会武一结束便去沧月城。

    那里没有武家,武极也只是一个普通武者。

    就差一步,两人便可离了这阻碍重重的红月城,过自己想要的流水日子,一丝差错也出不得。

    “他被抓起来了,除了他之外,其余人都离了这里,得偿所愿,已是最好结局。”

    唐沁目光黯淡下来,武极说得轻巧,可李鸦终究被抓住了,最好结局不应这样。

    武极轻声劝慰,“天上的月儿不是想让它圆就会圆,空中的鸟儿飞的再高再远也得落到枝头,水里的鱼儿永远离不了水,地上的人也是如此,总得有个牵挂有点烦心事。”

    “他能做到眼下局面,已经拼了命。”

    唐沁点头,继而问武极,“你能救他出来吗?”

    武极笑道:“你让我救,我自然能想法子救他出来,只是……”

    “只是什么?”唐沁紧张追问。

    “只是我连自己也救不得了。”

    唐沁瞬间愣住,好好的怎么说这样的话?

    耳边忽然传来纷乱脚步声,越来越近,唐沁心慌直至惊恐,定定看着武极笑意不减,一刻比一刻笑的让她心慌。

    “你不是好好的吗?怎么会救不得自己,告诉我怎么了,是蝉儿吗?”

    “是小封吗?”

    “你们武家就算容不下两个孩子,不,不能让他们带走蝉儿,不能让他们欺负小封,到底怎么了,我们一起走吧,现在就走,走的远远的。”唐沁脑子彻底乱了,武极不会拿这种话跟她开玩笑,一定会发生什么事。

    可是她不明白武极为什么会说救不了他自己。

    脚步声快至院外,清晰的应答声传到唐沁耳里。

    一句“是这里吗?”

    一句“自搬来这里便守着,绝不会弄错。”

    武极的行踪,哪里能瞒住武家之人。

    武极将唐沁的惊慌失措看在眼里,她的性子柔弱,没什么主意,以武极的身份来讲,不搭配。

    那就把这身份去了。

    “我本想着带你离开红月城,天大地大任我两人逍遥,可武家不会任由我走,四院会武的要紧当口更找不出理由脱身,我若强行带你们走,走不掉。”

    “蝉儿武体之事已被武家得知,封儿的事算不上什么,你的事也算不上什么,一切的源头其实在我身上。”伸手触了触唐沁变得惨白的面孔,舍不得放手,武极索性捧起她双颊。

    “我想和你长厮守,月儿时时圆,鸟儿永不落,可这世间没有万的法子,武家对我来说,是一个挣脱不出去的泥潭。”

    “想要保你们,唯有擒了蝉儿交于武家,武家……是武城里那个武家的分支,蝉儿说什么都保不住的。”

    唐沁目光由哀而怒,她不敢相信武极竟要把蝉儿送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