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唇角落红线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4608

人气小说:神武天帝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终极美女保镖重生之剑神天价婚宠大明文魁

    厉喝炸耳,任谁都能听出其中彻底不做掩饰的愤恨之意。

    武昌冷笑看着武极以其武道四极力之一的黑佛鬼封将蝉蝉武体彻底封印。以武极的强大,以蝉蝉的弱小,这天底下,谁也解不了封血封骨的鬼封。

    武昌岂会不知唐沁何人?

    岂会不知武极何人?

    他就是来为难武极的,想看看他到底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想看看天才会不会夭折在红颜手里。

    结果不是很满意。

    却也不差,至少如日中天的武极要沉寂一段时间了,有几位家族宿老看着,枉顾家族利益的帽子肯定摘不掉,甚至贪恋美色,不思进取这两顶帽子也能扣到他头上去。

    “武极啊武极,你竟为了一己私欲将我武家回归本族的大好机会亲手掐灭,是为了这个女人吗?可知我武家回归本族将会获得多少资源,便是你自己也有大好前程可期。”

    一顶顶帽子扣下来,武昌恨不得武极当真叛族,武家四脉,以武极这一脉人数最少,却也是武极这一脉与他这一脉最不对付。

    若不是同为武家,两脉必会灭了对方。

    没人出声反驳武昌,便是与武极同为一脉的武老也在长叹一声后看着武昌把心底怨气彻底发作。

    武昌一声高过一声的厉喝在小院里回荡,武极将蝉蝉轻手轻脚放到地上,她似乎是因为武体被封过度虚弱,一站到地上便抱住武极手腕,唐小封去拉,被一把甩开。

    又去拉僵立不动,死咬着红唇的唐沁,小脸上泪珠滚落,轻声呼唤你管管爹爹吧。

    唐沁真就听了武极的,一句话也不说,动都不动一下。

    听着武昌给她们一一定下结局。

    “此女舞女出身,魅惑我武家天才,当逐出红月城,或可遣于青楼之地继续去做舞女。”

    “武家下人的遗留子,继续做我武家的下人,武家宽厚,许他十代之内后人皆可依附武家。”

    “这个叫唐小熏的,任其自生自灭,武家不是什么人都收留的。”

    目光看向蝉蝉,武昌惋惜道:“可惜了你的天生武体,偏生遇到了这么一个无情的父亲,我便将你收为义女,日后给你找个好人家嫁了。”

    嘴脸之丑恶,与其武家家主的尊贵身份再般配不过。

    转头面向随他前来的三位家族宿老,武昌终于将自己真正目的说出。

    “武极虽强,其心不在家族,我武家绝不能交于他的手上,我以武家现任家主的名义提议,废去武极家主继承人的身份,从族内择一心系武家的后辈作为我武家的家主的继承人。”

    “这个人选我已观察良久,武崇星此子性子宽厚,天赋差了点,却忠于武家,最适合不过。”

    安静看着武昌表演的武极听到这里,忍不住咧嘴笑起。

    在武昌刚要张口训他几句的时候突兀出声打断。

    “武崇星死了。”

    “你要让一个死人当家主,是想让武家也死了吗。”

    猛的愣住,武昌看着武极轻蔑笑容,不敢相信从他嘴里听到的话。

    “崇星死了?这红月城里,谁敢杀他?”

    武极鼻孔喷气,呵了一声,没兴趣再跟武昌说下去。

    “一个武侍,你觉得我敢不敢杀?”

    “别说了,我没兴趣再听你说下去,这副样子也吓不到我,武昌,武家家主,你何时敢在我面前耍威风?”

    武昌因暴怒而狰狞的面孔在武极眼里只如小丑,武家真正的掌权人远远轮不到他,吓吓普通武家子弟还可以,他武极从未将其看在眼里。

    “你拿叛族吓我,我也拿叛族吓吓你。”

    “今日以后,你我不为同族,当为仇敌,再见,必杀之!”

    目光转向武老,武极沉默一瞬,脊背略弯,沉声道。

    “我武极,叛族而出!”

    武老听到这句话,身子瞬间佝偻,面孔平白苍老几分,几经犹豫后终于开口下了决断。

    “我知你意已决,武家于你本就可有可无,要不是还有我这老头子在,怕是早就纵意天地去了。”

    “老头子老了,不捆着你,你要弃了武家,由你,你要我保住这一大三小,老头子还活着,她们就会好好的。”

    趔趄着向外走去,武老挥手间唐沁与三小被摄至身边,跨出院门时,一道红线忽落。

    武老留给武极的最后一句话随着红线掉落一起传出。

    “叛族之罪,发配十万里,去吧。”

    继而是让武昌瞬间面色惨白的一句话。

    “武家家主,我做了,你以后做我的武侍。”

    提也未提武极杀同族之事。

    武老之强,武家之存,凡武家之事从不管,却可一言而定。

    武老名武安,武家人只知他与武极一脉,不知其为武极爷爷一辈四兄弟中老五。

    自小离家老大回,无妻无子的老五。

    红线随着武老离去向远方延伸,弯弯曲曲,停不下,止不住,像极了一个大家族里错综复杂的诸多无奈事,更像极了月老手中那根定下世间姻缘的红绳。

    自唐沁唇角而落,至武极心中而止。

    她的男人,顶天立地!

    ……

    李鸦和秦明升与王宗的对话只持续了十来分钟便结束。

    刀术和心法自然给了,李鸦现写现画,一边将心法与刀术写到纸上一边讲解。

    “这一招使出天崩地裂日熄海枯,天王老子来了也得跪。”

    “这一招更厉害,纵横时间长河,让你几时死你就几时死,让你活到想死,你就要活到死都死不了。”

    “这个心法太强,一经运使,方圆百万里凡是活物都要血管爆裂而死,血海见过没?练一练就知道。”

    李鸦几笔鬼画符,三五张破纸,写完了还将其揉成一团,珍而重之交给两人。

    临出门时客气问道:“心法和刀术交给你们了,那个十万里,能不能免了?”

    王宗上下抛着李鸦交到他手里的纸团,没好气道。

    “免不了,要是能免,我何苦把你弄到眼跟前给自己添堵,一巴掌灭了这红月城不是省事很多?”

    秦明升郑重思考,片刻后缓缓摇头,“我们两人并不能抗衡血月联盟,你去冰狱也不一定就是坏事,温柔乡里醉生梦死不好,多多历练些。”

    “活个人,太不容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