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一路顺风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439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极品小神医变身灵山大师姐乡村小邪医画魂真武世界

    李鸦看武极不顺眼,很不顺眼,大家族出来的天才一个个拽的二五八万一样,拽就拽,非得祸害良家女。

    唐沁多好一女人,自打认识了他,乐呵了几天?

    “说说你都干了什么,别跟我瞪眼,再瞪,干不过你也得揍你一顿。”

    武极冷笑,他看李鸦一样不顺眼,脑袋里不知道装了什么,跟人不一样。

    不耐烦的回了声,“关你屁事。”

    “有本事,给我伸一根指头试试?”

    囚笼多大点地方,李鸦抬起胳膊,一指头戳到武极胸口,戳着不放,道:“不关我事?不关我事我管你武几,就你这破名我就不爽,武几武几,武二你都不行,顶天给你评个武大。”

    武大什么玩意?

    武极没听明白李鸦话里的意思,却不妨碍他一拳头砸向李鸦那张怎么看怎么烦的脸上。

    正想找个由头发泄发泄。

    俩人在小小囚笼内扭打在一起,拳来教往,揪头发拽耳朵,泼皮无赖一样的架势让随行十几人热血沸腾。

    一边倒的支持武极。

    看着他不负众望将李鸦彻底压制,双臂缚双臂,双腿控双腿,李鸦扭来扭去不顶一点事。

    “投降!”

    李鸦不知耻的叫了一声,等武极放开他后靠着囚笼仅有一掌宽缝隙的粗栏坐下,“说吧,不说还揍你。”

    “一边去。”

    “行,你不说,我自己猜。”李鸦盘起腿摸着下巴开始琢磨,片刻后开口,道。

    “能跟我做伴,肯定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你的身份残杀无辜强抢民女不算伤天害理,也没人不长眼的去惹你,是蝉儿的事吧。”

    “跟家里闹翻了?”

    觉得有点不对,李鸦又盘算一会,道:“这么多人送你,武家的不到五人,那老头……你不会叛族了吧?”

    “蝉蝉和唐沁还有那俩孩子都没事,天生武体的事露了出去,蝉蝉能没事,没人管没人问的,你挺能干的啊,说吧,怎么办到的?极封之力?”

    武极听着李鸦分析的头头是道,像亲眼看见一样一说一个准,方知在他眼里匹夫一个的李鸦有着一颗七窍心。

    “叛族这么伤天害理的事你都能干出来,够狠的。”

    “封了天生武体这一手也挺漂亮,争天生武体,没了自然没的争了,不过这还不够让你叛族,杀了人?”

    “也不够。”

    “对武家有怨气啊,没听过你有爹娘亲人,看来又是一个无聊极致的狗屁故事。”

    “但是你都忍了这么长时间,非要挑这节骨眼上搞事,啧啧,看来你用情够深啊,她那性子,到了你们这种家族里,迟早连点骨头渣子都剩不下。”

    把武极叛族的理由一个个说出来,从小到大,由浅而深,最后一个不愿让人窥知的理由使武极猛然变色。

    真恼了。

    突然出手,搭住李鸦肩膀后,黑色罡气在他指尖一现即隐,随后絮叨个没完的李鸦乖乖闭嘴,悄悄坐在那里不动了。

    只一息后,一声轻叹传入武极耳里。

    “我还奇怪唐沁为什么会那副模样,呵……武极啊武极,你可算看明白了那女人性子。”

    “柔而弱,善而愚,却是一顶一的倔,十足十的烈。能让她把这股劲缓下去,你也算没白忙活,进了她心里了。”

    许是武极怪异眼神让他不自在,李鸦转了转脖子摇了摇头后,指着武极手掌上比刚才浓郁许多的黑色罡气,嘲道:“你这罡气让人不能动不能言,可惜对我没啥大作用。”

    明嘲暗讽,嘲武极,讽自己。

    不怕毒不怕伤,武道四极力中最诡异最强的极封之力,对他没用。

    是个人,却不像个人。

    武极皱眉散去罡气,他最初知道李鸦这个人是从武老那,说此人诡异,现在看来,确实很诡异。

    和人不一样的脑子,和人不一样的身体,偏生长了一副人样。

    囚车驶出城门洞,随行的人又少了几个,除了八个刑使外,只剩了六人。

    方云涧不紧不慢跟在囚车后,神情安然,迈步间直直看向远方。

    花轻衣左顾右盼,囚车向北而去,北方荒凉,甚少有人往北方走,宽宽一条青石路,只有一架囚车和随着囚车的一行人。她从没来过这里,一切都感觉很新鲜。

    聂飞嶙,洪惊雷,剑术学院和枪术学院的头号天才同样在这六人之中。

    封刀之战因李鸦而成笑话,四院会武因武极连个笑话都顶不上。城里还在打的热火朝天,主角们却都掀了大幕,离了舞台。

    四人之外,嘴里说着不送李鸦的王芝龙混在人群里越走越远,出了城想停下,又走十里。

    洛南山相送百里。

    随在囚车后抬脚落脚,一步一步,百里地不知不觉晃眼而过,天黑才惊觉。

    没人上前跟两人说句话。

    囚车走走停停,有时白天赶一天路,有时晚上赶一夜路,在囚车里的两人不辨方向不分日夜,想睡觉就躺下睡一会,想练武就盘坐在那练一会,觉得寂寞了就互相说两句话,觉得手痒了就找个由头互殴一气。

    有个伴确实不一样。

    李鸦和武极刚开始还记日子,一天两天十天,后来懒得记了,没用,白天完了是黑夜,记不记都是那样,该走多长时间走多长时间。

    十万里,很长一段时间。

    如画风景视而不见,风土人情与己无关,直到走着走着天上忽然掉起雪花,两人才知道快到地头了。

    勾肩搭背的从囚笼缝隙向远方看去,武极看到茫茫雪原一片纯白,李鸦看到漫天雪花纷乱妖娆。

    齐齐打了个哆嗦。

    两人从红月城出发时穿的是夏衣,武者身体强壮气血旺盛,更有罡气护体内力壮身,区区寒气自然不算什么事。

    那片海……

    视线尽头茫茫一色,分不清天地界限,囚车于大雪中碌碌而行,咯吱声中碾出两条车轨。

    坐在囚车囚笼前方的八个刑使停止前进。随行的人早都离去,十人一路行来风平浪静,这会儿,终于要到了。

    前方,是将极北之地整个圈起来的天涯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