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冰鬼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438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乡村小邪医霸皇纪首富身边的女人系统之乡土懒人诸界末日在线占个山头当大王

    一场毫无征兆的大雪在两人往回折返的路上出来作妖。

    一片一片雪叶子连成一条线,一条一条雪线再拼接成一块一块的雪幕,大块大块雪幕最后形成铺天盖地的雪穹。

    极北之地不能靠日头分辨时间,李鸦也看不到太阳在哪,天昏沉沉,日光惨白,从他们自囚笼出来时就是如此。

    两人一个黑罡覆身,一个血罡覆身,在雪天里极是显眼,如果不是此时有暴雪遮挡视线,隔着三里地就能被人看到。

    走在前头的武极只走出三里路就迷失了方向。

    冰墙太长太高,反而失去了参照的意义,只要是往南走,东南西南都像是正南。

    李鸦紧走几步接近停下来四处张望的武极,随后走到他前边领起路来。

    顶着风雪前行,两人很快看到一辆辆被遗弃的囚车。

    “这些囚车就这样扔在这?”李鸦疑惑问道。

    “应该不会,此物铸造所用材料很珍稀,冰城内的人肯定会将其收走。”武极答道。

    抢夺食物的数百人已不见踪影,足迹也被掩埋,李鸦却像知道他们踪迹一样,绕过齐齐摆成一排的百辆囚车,向西北方向走去。

    哗哗铁链响动的声音忽然从冰城方向传来,两人一起扭头看去,见到十条铁链从黑漆漆冰洞内抛出,链头有钩,抛铁链的人手头很准,十条铁链各自钩住一辆囚车,缓缓将其拉向冰洞。

    两人看着这一幕心里俱是一沉。

    “敢把咱们送出来,却不敢出来把囚车拉回去,这里的古怪劲还真是古怪到让人猜不透。”李鸦继续向前走去,武极却停了片刻,凝目望向冰墙方向。

    十辆囚车刚刚被拉动十几米,又十条铁链抛出,钩住囚车后向冰洞拉去,如此十次,一百辆囚车一个不拉被收走。

    感觉会有什么事发生,直到最后十辆囚车接近冰墙依然风平浪静,武极见李鸦走的远了,便不再观察,举步追赶。

    两步后看到李鸦突然扭头,耳边传来惨叫声,武极下意识看向冰洞方向,只见鲜红血液在雪中泼洒。

    短短时间里积了一层厚雪的囚车中,一道道和雪一样颜色的身影跳入冰洞,兵器碰撞声响了片刻,几十具尸体被扔了出来。

    红色蔓延,转眼被飘落雪花覆盖。

    隐约有怒喝声穿透风雪刺入两人耳膜。

    “不死心的冰鬼,再有下次,连血食都不送出城,让你们死绝!”

    李鸦皱眉思索片刻,换了个方向,走向被抛出来的尸体。

    冰洞内铁门已被关闭,囚车尽数拉了进去,宽阔冰洞洞口几十具尸体横七竖八躺了一地。

    走到近前,李鸦低头看向一具尸体,嘴角抽了抽,想笑笑不起来。

    这些尸体不是什么诡异东西,都是人。

    白发白眉白肤,穿着不知什么野兽皮毛缝制的白皮衣,从头顶的头发一直白到脚底的厚雪。

    “知道这些……人,是人吧?”话到半截,李鸦忍不住问蹲下仔仔细细看观察着尸体的武极。

    “是人!”武极肯定回答,伸手去翻尸体眼皮。

    “知道这些人……还是冰鬼更恰当,这些冰鬼……什么来路?”

    翻开尸体眼皮的武极看着猩红双目,脸颊猛抽,站起身向另一具尸体走去。

    还是猩红双目,尤以瞳孔中血色最浓,像一团血充当了瞳孔,刺目而诡异。

    沉声回李鸦,“什么来路我不知道,但他们都吃过人肉,而且不是普通的人肉,是七品炼罡境以上武者的血肉。”

    “据我所知,流放到冰狱的囚犯,没一个炼罡境以下的,唯有罡气护体才能撑过这里极寒。”

    李鸦不作声了。

    看着武极将几十具尸体都看过后,招呼一声向原先方向走去。

    似乎又是一桩了不得的大事。

    两人这次并肩而行,走着走着,李鸦忽然问武极,“你说要是时间够长的话,人能不能变成另外一个种族。”

    “比如冰鬼。”

    武极答不上来,在他看来所谓冰鬼是吃了武者血肉的邪恶物事,不是人,可他们除了太白了些,身体构造五官脏器,和人一模一样。

    是人

    李鸦继续说道:“假如咱俩在这冰原里呆上十年二十年,是不是也就成了冰鬼。”

    像在问武极,话里却没一点询问的意思。

    两人并肩,是觉得这块天地里,只有彼此可以同行了。

    李鸦像是漫无目的行走,入眼只有厚厚积雪,没有足迹没有一切可以称得上是线索的痕迹,武极却只管和他并排而走。

    两人一来一去耽误不少时间,在冰墙前更停留许久,即便此刻走的方向正确,那几百人也早走远。

    李鸦快武极便快,李鸦慢武极便慢,不知走了多长时间,风雪渐小,又向前走了十几分钟,雪不下了。

    足迹和拖动兽尸的痕迹出现在两人眼前。

    雪层也没那么厚了,李鸦试了试,原先踩到底直至大腿的雪层这会儿只能埋住小腿。

    再往前走,雪层越来越薄,以罡气覆体的两人却察觉到这里比之冰墙前冷上许多。

    李鸦含了口唾沫,把护住自己身的罡气开了一个小口,往外吐去,吐了个冰珠出去。

    如刀冷气从罡气开口处灌入,李鸦嘴唇立时被冻的发青。

    打着哆嗦道:“也就只有变成冰鬼才能在这里活下去了。”

    “只是不知道所谓冰鬼还把不把自己当人了,别成了种族之争,相比这个,什么事都不算事。”

    武极学着李鸦往出吐冰珠,吐了一个又一个,直到撑不住才停下,哆嗦了一会,冷声冷气道:“种族之争便种族之争,这些冰鬼,见一个杀一个。”

    李鸦呵呵笑了两声,“行,就你能耐,见一个杀一个是吧?”

    “把这片块地儿的……甭管是人还是冰鬼杀光了吧。”

    武极怔望前方,只看到一块块硕大冰块立在前方,十几米的,三五米的,挨得近隔得远的,摆放的没任何规律,极杂乱。

    粗看去,密密麻麻一片,几百还是几千却数不清了。

    刚想问李鸦这里哪来的冰鬼,忽然察觉自己潜意识里用的是摆放这个词。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