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来者是客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454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乡村小邪医噬帝重生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圣手仙瞳

    半个血身由内力与罡气组成,内力隐于罡气中不可见,如血火狂燃的罡气却过于张狂。

    武极侧目,脚步停顿,他与李鸦距离过近,可清晰感知到李鸦背后血身散发出逼人煞气。

    凝聚血身,自然跨入武体境,李鸦所修武体暂不知,看所凝异象模样,与超武只差一步。

    武道艰险,武者各行各路,走的累点难点,也许实力比一路坦途之人要强上一些。

    随着李鸦血身异象出现,一个个冰屋内武者走出,转眼已达数百。

    半个血身异象欲继续往下凝聚,最先出来的那人挥手止住蜂拥而出人群异动,李鸦一直观察对方反应,看到这一幕,嘴角勾起,停止继续凝聚血身。

    收刀向前走去。

    两人并肩,武极也散去黑佛,片刻后走到拿冰箭射他俩之人身前,隔了五步站定。

    两个人,四只眼,上上下下仔细打量这人。

    穿着动物皮毛缝制的厚皮衣,厚皮衣之下应该还穿着厚棉衣,比正常人看起来胖出一圈。头上戴个厚皮帽,两扇帽耳一直落到肩膀,脖子上围着像是狐尾制成的围脖,把眼睛以下围的严严实实,皮帽帽沿更是压到眼皮上。

    整个人除了露在外面的眼睛,被包裹起来。

    饶是如此,李鸦跟武极依旧盯着这人打量半天。

    看眼,看手,看手里握着的弓。

    瞳孔黑如墨,眼白如雪一样,一对眼睛黑白分明,任两人看个没完。

    覆着冰晶一般罡气的手看不出长什么样,唯独看出秀气和玲珑。

    是个女人

    拿着一张在这冰天雪地里格外显眼的蓝色大弓,几乎和她等高,看不到箭在何处,也许是其以武术凝聚。

    “霸气啊……”

    李鸦长声感叹,这个女人个头不高,却拿着立起来直到她头顶的大弓,弓身弯如残月,弓弦紧绷,再想到她一人便射出连绵不绝冰箭,李鸦眼前似看到这个女人持弓射箭的绝世风采。

    人是主人,他们是客,理应主人先开口,李鸦等了半天不见她出声,咳了一声,笑道:“我们两个初来乍到,不知这里是什么情况,冰原里乱转恐迷失了方向,便跟了过来,还望不要介意。”

    被瞪了一眼。

    两人如此醒目,武极更是杀了他们两人,怎么会不知道这俩人来意难辨,无奈赶都赶不走,打起来不一定能杀了他们,他们却一定能杀上几个人扭头就走。

    脆如水滴入泉的悦耳声音从厚厚围脖内传出,“此地不欢迎外人,你们若是讨要那几只兽尸,能否拿了就走?”

    “不能”

    武极冷不丁插嘴,让李鸦瞬间觉得谈话不愉快了。

    “你别当回事,他就这脾气。”眼看着一对眼里怒意翻腾,李鸦伸手捅了武极一下,继续笑着说道:“能告诉我们怎么称呼你吗?”

    “不能”

    清脆两字立刻把李鸦噎的颇觉难受,想了想,说道:“要我们走也可以,先把抢我们的东西还来。”

    “别拿那几头兽尸说事,也不跟你们多要,一百头就行。”

    “做梦,今日本就轮到我们……”似知自己失言,话音立止。

    李鸦眯起眼睛,“今日轮到你们去抢夺食物,这么说来,像你们这样聚居在一起的人想必不少,更有相应规矩……别紧张,老早就猜到,如果我猜的不错,你们就是冰城中人口中的冰鬼……一族。”

    说到一族两字时,李鸦略做犹豫,这两字意义过深重,轻易讲不得。

    眼前女子的反应让李鸦松了口气。

    竖目怒斥,“我等何时成了冰鬼一族,若为冰鬼,怎能口出人言?”

    “吃人之事作何解释?”跨前一步,李鸦沉声发问。

    “互食血,御极寒。”

    “于冰墙前送死又是为何,别说为搞偷袭杀几个人,我能看出这种事不止发生一次,除了送死,没有任何解释,送死却解释不通。”

    哀意从眼中浮现,李鸦连声发问,问的都是这女子想都不愿去想的问题。

    但……至少他问了,问了,便是知道了生活在冰原里的人,何其凄惨。

    “活不下去,不想活下去,不能再活下去,不敢再活下去,便去送死,痛痛快快,不必挣扎否自我了结。”

    李鸦重重呼出一口气,沉默看着那双眼里越来越多的麻木。

    活不下去,大概是因为吃的不够;不想活下去,也许是因为所谓冰鬼和互食血液之后身体异变;不能再活下去,或许是因为活一人要耗一份食物,就那么些食物,有人吃的上就有人吃不上,有人生就得有人死;不敢再活下去,怕不是这片冰原上真有冰鬼此物。

    由人一直变,变成冰鬼。

    本是同根生,岂止是相煎何太急,根都要没了。

    “这世上,再没有比人更能造孽的东西了。”

    对此,李鸦唯有此言。

    随后向女子说道:“既不是冰鬼,我们杀了那两人,想来也是不想活的人,谈不上仇恨,没仇没恨的,来者是客这道理你总知道吧。”

    “劳烦招待一番,当了两月囚犯,出了囚车还没歇上片刻,累了。”

    女子犹豫片刻,觉着李鸦跟武极不好对付,与其闹翻不如顺着他们,说了声,“跟我来。”

    转身向她走出的冰屋行去。

    刚才出来的人早在她示意下回去,这女子实力比之武极和李鸦暂不知孰高孰低,却已算罕见天才。

    除非她是个老女人。

    冰屋斜向下开口,口很小,只能容一人钻入,整个冰屋和寻常房屋外观然不同,就是一块冰疙瘩。

    女子当先钻进冰屋,李鸦随后,武极最后。

    一进入冰屋,饶是李鸦与武极一直以罡气御寒,依旧感觉到温热暖身,李鸦第一眼就注意到脚下所踩不再是冰面,而是铺了厚厚一层动物皮毛。

    抬头向上看,从外面看像一块实心冰疙瘩,内部早被掏空,头顶悬有自发光的不知名矿物,柔和黄光将整个冰屋照的暖意融融。

    女人的屋子都收拾的整齐干净,冰原物资稀少,寻常闺房扑鼻香气一点没闻到,只有淡淡体香环绕在鼻尖。

    除了位于冰块内部,这个冰屋里家具齐,都是冰块凿成,都裹着厚皮毛,与平常人家没有多大差别。

    这女子八成是一个小富婆,光是把冰面都遮住的厚皮毛在冰原里就价值不菲。

    进了冰屋内,女子摘下帽子,解开围脖,脱下厚皮衣,又将皮衣内厚棉衣脱下,露出穿着连身练功服的婀娜身段。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