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一只乌鸦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427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大汉龙骑美女总裁的透视高手太古龙象诀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盛华降落远古

    这些冰鬼身体异变的程度堪称恐怖,接连几把兵器砍到身上只有道道白痕,而它们手中冰刃与覆着罡气的铁制兵器互击丝毫不落下风,连冰碴都不往下掉一粒。

    刀枪不入的身体,坚硬异常的冰刃,行动起来迅捷无比,几十人围攻一个只有三两把兵器能落到他们身上。

    竟还修有武术。

    两把短刀挥动时绝不是仅凭本能,极具章法,路数诡异无比,看着往前挥,姿势僵硬,却眨眼袭向左侧右侧甚至后方。

    李鸦与武极两人走后不过一刻钟,此地聚居的武者已躺倒上百人,有死有伤,死的人不是砍头断脖子,而是被冰刃寒气直接冻毙,伤的人同样被寒气侵体,僵在冰面上动弹不得。

    这些冰鬼由人而来,被极寒侵蚀,又靠着罡气与内力活下来,硬生生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如今修习武术得来的罡气与内力与极寒互相中和,在其体内形成冰煞之力。

    冰灵知道它们是抢夺食物而来,更经历不知多少次,从被人保护到保护别人,厌倦了。

    李鸦与武极明知此地遭难却束手旁观的举动也没有招来她的怨恨,冰原上人情寡淡如冰,莫说是两个过路的路人,就连她自己见着这样的事也不管。

    更大的可能是冰鬼肆虐后再上前劫掠一番。

    已经没有几个人还想活下去,几十人的命说送便送出去,这块聚居地里只剩绝望。

    对冰灵来说,更大的绝望是即便她靠着自己强大实力多次拒绝。可经过这次冰鬼肆虐,这块生她养她的地方必须要有新生血液,而这个小小聚居地里,女子只剩不到一百人。

    其中二十人怀有身孕。

    她还能拒绝几次?

    可笑的生育机器。

    冰灵作为这片聚居地的首领,常与外人接触,知道外面的天地是什么样,知道这个世界有太多美好,更知道他们这个小小部族,连存在都是悲哀。

    冰鬼肆虐,从一个个冰屋内飞快钻入钻出,分割开的一块块肉食被拖出来,躺在地上的死尸被拖到一起。

    冰灵看到死了五个女人。

    让她从李鸦与武极走了之后就开始糟糕的心情越发恶劣。

    不再向出射冰箭,纵身跃起,弓弦为刃,圈住一个冰鬼头颅后猛力拉拽,冰鬼有智却所剩不多,两柄短刀被冰灵轻易躲过,她的弓传自父亲,弓术与箭术也传自父亲,以弓弦为刃在弓术里有个专门称呼。

    弦刃弓杀术

    远程的射手变成了近身的刺客,弓术里带了一个杀字,出手自然非死即伤。

    冰灵很快搏杀了一个冰鬼,弓弦在其坚比寒冰的脖子上不断切割,一点点把似乎毫无痛觉的冰鬼脖子锯断。

    脖子断开,头颅掉下,不见血液流出,一颗像冰疙瘩一样的头颅掉在冰面上当当作响。

    把四处寻找食物的其余冰鬼目光都吸引过来。

    此物智慧犹存,劫掠食物时杀人只够自己吃就收手,却见不得同类被杀,也不知是不是因为知道它们这一类被极寒侵蚀而变异的“人”数量过少,只要同类被杀,必会疯狂报复。

    无一例外。

    一场血腥杀戮在李鸦与武极身后疯狂展开,同类相杀亦或是异类互残,被绝望笼罩,死反而是解脱的武者,和已不知绝望为何物的冰鬼。

    李鸦和武极是看不到了。

    不知道真名假名的冰灵生死未卜,李鸦走到极远后,隐约看到冰凤飞掠于低空,持续几分钟后消失不见,飞掠的方向和两人似乎相同。

    狱城内

    载着李鸦与武极的囚车从大船上下来后,一直在船舱内未露过面的方云涧下了船,一路缓行,验证数道手续后进入狱城,最后来到狱城最中心的一条街道上。

    进入一座极高冰块被精心雕琢后极显华美的冰楼内。

    冰楼最底层大厅外,三米高宽大门头上,刻着一行凌厉字体,以刀尖一气呵成刻出,庄严肃然。

    “刀术协会狱城分部”

    方云涧进了这座名为刀术协会分部的建筑内,直接来到大厅正中前台,递上红月刀术学院为其开具的证明。

    前台接待是一位美艳女子,仔细查看方云涧递交的证明后,浅笑着打量挺拔俊秀的方云涧,魅声道“你前途如此远大,为何要来此地历练,连个知心的人儿都遇不到。”

    方云涧自不会被这女子所诱,平淡道“我来为两人,与其各有一战。”

    美艳女子只是欣赏方云涧,他若对自己心动反而平白看低,平淡反应自然不出意外,对着方云涧媚笑后,低头很快为其办理了相关手续。

    方云涧拿了手续转身走出刀术协会,只一刻钟后,同船不同路,同行不相知的花轻衣走进来。

    “又一个?”前台女子诧异看向花轻衣,她披了一件厚衣,遮住美妙身段,倾城面容却露在外面,虽有罡气覆盖,却挡不住无双风姿。

    “你们这个刀术学院名不见经传,出来的人却着实不凡,他为两人而来,你又是为何而来?”

    花轻衣微一思索便知这个前台女子口中的他是谁,娥眉轻皱后浅浅笑起。

    “他果然也来了这里,真是有意思。”

    “你需告知我来意,虽无关紧要,至少要有个名目。”

    花轻衣轻点头,向显得很华美的冰楼内部看了一圈,眼里俱是满意。

    “我觉得这里肯定很有趣,便来了。”

    “有趣的地方,有趣的人,一定可以看到很有意思的事,说不定……能找个如意郎君回去呢。”

    “如此说来,你也是为刚才那个叫做方云涧的口中两人而来了?”

    “这也要告诉你吗?”花轻衣轻咬朱唇,脸上忽现红晕。

    “我只是好奇问问,说不说都可。”

    “这样啊,那我偷偷告诉你,我是为一个人而来,一个很有意思的人,想让他做我的如意郎君,却不知道他愿不愿意。”娥眉时而皱起时而舒展,美目迷离,似想起什么,花轻衣轻声细语,就这样把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

    这么美的一个人儿,这样宜嗔宜喜的神态,前台女子同为女人都看得有些痴了,不由问道“什么样的人值得你放弃大好前程来这里虚度光阴呢?”

    “是一只乌鸦,我见过最有意思的男人。”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