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红甲披红甲(四)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448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乡村小邪医噬帝重生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圣手仙瞳

    李鸦肆无忌惮上下游动的目光令上官奉剑感觉些许不自在,柳叶儿眉眉梢向上挑了挑,板着脸问道“何事?”

    位于她身前的齐圣将刀鞘斜支于地,饶有兴趣的看着故意将自己晾在一边的李鸦。

    李鸦正待开口,认出齐圣身份的袁通抢先一步,对其拱手施礼,道“这位可是齐巡查使?何时竟到了如此偏僻之地。”转而向上官奉剑说道“上官特使未提前告知,招待不周之处还望勿见怪,两位莅临刀术协会,不知所为何来,何不入内详谈?”

    齐圣摆了一下手。

    上官奉剑静等李鸦回话。

    两人挪都没挪上一步,袁通丝毫不觉尴尬,未得回应,便不再开口,并笑着向后退了一步。

    李鸦右手轻抬,搭于刀柄上,食指轻敲,道“我欲成立一武盟,得知需经由武城备案,再通传天下各势力,武城的人我只认识你一人,想经你之手操办,可好?”

    上官奉剑思量片刻,轻轻点了下头,侧首看向齐圣,“巡查使能否帮我这个小忙,此事你应有定夺之权。”

    齐圣无所谓的点了下头。

    武城巡查使监察天下,权柄极大,八十一大盟他管不到,大盟之下的分盟他也管不到,其他诸如盗盟器盟之类势力极大的暗盟,各个遍布天下的武术协会,名义上都可管上一管。

    管不管得了却是另一码事了。

    “所成立的武盟如何命名,盟内成员,武盟为何种性质,报上来。”齐圣声如金石,身份够高,却没摆谱。

    李鸦视线转向齐圣,上官奉剑已表明将这件事交给了他,那就和他说。

    “武盟名鸦,成员为李鸦、连城、赵洗锋,性质……随意。”

    “随意?”齐圣呵笑一声,武盟性质多种,涵盖各行各业,随意可就随到没边了。

    换做旁人,只此一句这武盟便成立不得。

    上官奉剑开口,随意便随意。

    齐圣当即允下李鸦这个只得三人,小的不能再小的武盟成立,并跟袁通要来纸笔,将李鸦、连城、赵洗锋三人名字写下,归于鸦盟之下,将此盟随意的定为商盟。

    留一缕内罡于薄纸上,齐圣将其交于袁通,看着他遣人将其送往专司传递消息的飞禽司。

    “十日之后,你这鸦盟便可天下大小势力皆晓,此事算办妥了,还有何事需要她办,说来听听?”齐圣似笑非笑看向李鸦。

    李鸦摇头道“没了。”

    “再想想。”

    李鸦认真点头,认真思考,要说想办的事确实还有一件,奈何其中颇多掣肘,和上官奉剑的牵扯,和刀术协会的牵扯,自己异于常人一面没人当面提,就怕都放到心里时刻惦记着。

    离开此地之事,提不得。

    “没了。”李鸦再次说道。

    “好,你的事我给你办了,我的事,你也得给我办了。”

    齐圣陪李鸦在这里儿戏,帮他成立一个三人之盟,自然有他自己的目的,沉声道“将你施于上官奉剑的封禁给解了,今日之后,如有再见之日,你于我不敬之事,另行计较。”

    齐圣比李鸦高出半头,这番话居高临下而说,可谓盛气凌人。

    从齐圣站到自己面前就一直紧皱眉头的李鸦笑了,薄唇半扬,微抬头,直视齐圣双眼,道“解不了。”

    “解不了?”

    齐圣缓缓摇了一下头,“这世上就没有解不了的封禁,无解之结只因无人解,你下的封禁你解不了,是要让我解吗?”

    李鸦瞟了一眼上官奉剑,从她眼中看到期待,也是,换做任何人,都不愿自己生死被他人所制,便是连城也只是丝毫不在意罢了。

    两人寻到这里,应是上官奉剑求助于齐圣,血启之术过于诡异,以齐圣之能无法解除,便直接来找自己这个系结之人。

    可惜系结之人不一定就能解开自己亲手打的结,若非如此,世间何来千般烦恼。

    回目看向齐圣,李鸦轻轻摇头道“我是解不了,你要是能解,你就解。”

    冰面映人,看不清面孔看不到表情,只看到齐圣脚下影子忽然扭曲,猛涨猛缩,欲噬人。

    齐圣撇目看向上官奉剑,再看向李鸦,笑意吟吟。

    “你敢给武城特使下封禁,果然胆儿够肥,我帮了你,忍了你,嘁……”

    斜持在手中的黑柄长刀轻跳,支在冰面上的刀鞘鞘首随之离地一寸,齐圣身未动,一道白芒离鞘而出。

    瞬息袭向李鸦脖子。

    上官奉剑忽然战栗,死亡将临的恐惧让她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道一闪而逝的白光从李鸦喉间抹过。

    自来到李鸦面前,齐圣便携杀意。

    其冷其寒,比之冰狱之地的极寒还要酷烈,比之无时无刻都在侵蚀人体的漫天寒气还要入骨。

    却只有隔两步当面而站的李鸦与齐圣知道。

    齐圣任巡查使一职,监察天下,可定夺诸事,最主要原因便是他的武力够高,余者不谈,还未到超武的李鸦不是其一合之敌。

    白光伴血,刀离喉断,李鸦抬手捂喉,指缝间流出道道红线,将要从掌缘垂落时诡异回流。李鸦未来得及拔刀的右手按到刀柄时停住,与此同时,捂住脖子的左手松开,露出被一条血线包裹的喉部伤口。

    齐圣诡笑,怪异画面没让他动容,出鞘一瞬的狭长黑柄白刀归鞘,低声闷响后,齐圣啧啧出声,道“你是叫李鸦吧。”

    “如果我没弄错,你是从沧月大盟下属血月联盟而来,杀了几个人来着?”挑眉想了一瞬,齐圣无所谓的跳过这桩事,道“这件案子报到我那,你猜我最感兴趣的是什么?”

    盯着在李鸦喉部伤口蠕动的血线,齐圣眼中炽热一刻比一刻灼烈,仿佛看到举世罕见的珍宝。

    “是血”

    “杀人摄血,伤而难死,红月城前将那连山从将死中救活,堪比起死回生之术,若你武术层次够高当不得大事,可你现在什么层次?连超凡之境都未入。”

    “小儿持刀,伤人倒也伤得,可这刀,你觉得你会一直拿得动?”

    喉部被伤,对此时的李鸦来说算不上致命,却暂不能发声,齐圣刀快如移形换位,让他反应不及便被割破喉管。

    死亡令人恐惧,李鸦毫不例外战栗发抖,并深切感受到生死之间其实并无大恐惧。

    仅觉让自己脑袋快要炸开的极怒。

    被衣物包裹的身皮肤皆有青筋鼓起,其内疾蹿的血流不停冲向心脏,李鸦按刀右手肌肉隆起如蛟游,五指似龙爪,死扣刀柄。

    将碎白刀在鞘内尖鸣,血光逐渐从刀鞘中透射出来,李鸦失声,白刀代其嘶吼。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