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红甲披红甲(七)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436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极品小神医变身灵山大师姐乡村小邪医画魂真武世界

    红月小城三五人三五事,云芸一个,连城一个,武极那一家子,赵洗锋一个。

    还有一个李鸦认为因果已了,再无牵扯的李生。

    倔强的李生,出身贫寒极其努力的李生,认为这世界充满不公平的李生。

    李生断臂报传刀之恩,曾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李鸦听懂看懂,送他十七手作礼。

    这个己,为己心。

    李生得十七手,望李鸦背影,念李鸦长挂嘴角之笑,刻苦依旧,倔强依旧,却不再觉得什么公平不公平。

    公平两字,从来是强者怜悯弱者而言,弱者悲叹自身而发。

    为己心而活的李生循着己心的指引来到此地,又由着它操控自己,以低微之身行高傲之举。

    光刀落到李鸦白刀上,一柄接一柄融入其中,九极光刃李鸦早弃而不用,华而不实,顺手而习,在李鸦看来做过渡之用足够,拿来对敌却显不足。

    潜力够大,但有九大限刀术可用,开发其潜力对李鸦来说是舍本逐末之举。

    李鸦未深练九极光刃,李生却一直在练,得空便练,从他得到这套刀术至今,已有三月余。

    没人比李生更清楚这套刀术的不可思议之处。

    落于白刀上的光刃贴着李鸦所凝红甲再凝一层光甲,不堪承受齐圣与李鸦力量的白刀早已嘎吱脆响,此刻得光刃加持,顷刻稳定下来。

    齐圣手中墨云递出速度变缓一丝。

    背后薄刃而成的撩天刀翅将雷蛟击飞,将剑鸾击散,与四柄金剑相持不下。

    狞笑逐渐阴沉,齐圣看着跃来的李生独臂挥刀,其背后与李鸦血身明显同出一源的异象随着他的挥刀动作而跨步向前,竟立到了李鸦身后。

    缕缕内罡从李生异象中探出,轻搭李鸦身后,在李鸦身体轻微颤动后,又一具血身异象逐渐形成。

    没有黑目,却挂诡笑。

    李生已至超武,异象为内罡组成,此内罡与李鸦罡气同源,可为李鸦而用。

    不用回头看,李鸦已知此时是谁在助自己。

    那个愣头青依旧还是愣头青,仅凭猜测就敢行此荒诞之举。

    也算歪打正着了。

    李鸦不知异象为何会凝铠,却知该如何让其凝铠,察觉自己可操控这具由李生而凝的异象后,立刻催动体内内力与罡气向其灌入。

    第二具血身同样高十丈,得李鸦内力与罡气灌注,不再往高涨,而是一点点压缩,似缓实快,眨眼后异象缩小至与李鸦一般大小,贴于他身体表面,形成一具与他自己无比契合的铠甲。

    顾不上关注自己所凝铠身是什么模样,得到铠身加持的李鸦终于可以稳住手中白刀不再后撤,插入喉内的黑刀墨云再不得寸进。

    武者呼吸停滞几分钟算不上事,李鸦可控血,破喉之伤同样算不上致命,喉间插刀,于此刻的李鸦来说,死不了。

    齐圣沉下脸来。

    如李鸦只有一人,他有一万种方法可以杀了他,可现在他需要面对的除了李鸦还有赵洗锋,还有出手一次就收剑而立的上官奉剑,这两人一者实力不到,一者心有顾忌,齐圣可轻松应付。

    可还有这个控制四柄金剑乱砍的该死家伙。

    “云怀烈……”齐圣咬牙低喝,从牙缝里钻出的声音带着深沉杀机,“你向来行事荒诞,这次向我出手,有什么理由?想死吗?”

    李鸦听到齐圣口中云怀烈三字,不由向一手提着一柄金剑,内罡操控两把金剑的青年看了一眼。

    依稀看到云芸的影子。

    是她的的那个小叔吧,她等着自己,她的小叔却来了,为什么会来?

    此地不是善地,云怀烈必知,涉险而来,呵……

    自古人间存情义,错综复杂之处,语不能言,字不能写,唯有心可品。

    云怀烈一剑紧过一剑劈在齐圣刀翅上,未显异象,未凝铠身,未用剑术,仅凭其自身力量便砍出一片又一片火星。

    能被齐圣直呼其名,云怀烈即便不如齐圣,也相去不远。

    他唇上蓄着短须,极俊面孔因而添出几分不知该说的是英武还是儒雅的气质,听到齐圣威胁自己,不屑的吹了口气,手下丝毫不停,道。

    “我想死不想死关你屁事,赶紧的收刀走人,别惹毛了老子,信不信先把你砍死。”

    齐圣震怒,他与云怀烈见过不止一次,知道这是个混世魔王,“据我所知,你与此人毫无关联,你既出手,给我个理由。”

    “看你不顺眼,人五人六的,光做恶心人的事儿。”

    齐圣气结,只觉郁气无处发泄,云怀烈已在加力,明显动真格的了。

    “看我不顺眼?你以为我信,云怀烈,你何时救过人,此番救他,别让我查出来为何。”

    齐圣收刀疾退,云怀烈搅局,李鸦得助,使枪的那人也快到他身侧,他为巡查使,可唤人相助,更可命人将这几人部击杀。

    却知既然云怀烈到此,这个局便算搅了,此人别的本事高低不知,带着几人逃走,便是自己也追不上。

    齐圣不想让李鸦逃走。

    疾退十丈之外,齐圣忽然扬翅而起,升至百米高空时悬空而停,在不知练武竟可飞天的低层武者恍如见到神明的眼神中高喝。

    “我为武城巡查使,今起武猎,一猎李鸦此人,二猎其武术,三猎其所组建之鸦盟,得一猎者入武城,得两猎者任武城特使,得三猎者可举荐至武城,修天下无双之武术。”

    “武猎三日后开始,持续十日,无论何人何势力皆可向我报备,此次武猎由我齐圣而起,当冠其名为圣猎。”

    收起四柄金剑的云怀烈骂骂咧咧,“圣你个狗腚,武猎都敢搞出来,别到时候哭相难看。”

    李鸦不知何为武猎,看着齐圣扬翅飞天,目露艳羡。

    袁通退走,邀李鸦进入刀术协会之事提也未再提,上官奉剑目露震惊,进退两难,复杂看了李鸦一眼后,转身飞快离去。

    云怀烈骂完齐圣看向李鸦,恼怒不减,道“要不是看你还像回事,就冲你这惹事的本事,我都想砍了你。”

    李鸦不理云怀烈,而是扭头看向李生。

    青涩无踪,三月便显老成,右臂在自己刀下而断,此刻空无一物,只剩的左臂提刀与自己平静对视。

    李鸦唯有叹息,“恩恩相报何时了,你这小子……”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