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红甲披红甲(十二)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2501

人气小说:神武天帝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终极美女保镖重生之剑神天价婚宠大明文魁

    盘坐在地,犹自不肯起身的李生脸现困惑,不明白李鸦为什么非要教他刀术和心法。

    他已经知道当初李鸦貌似随手而传的刀术极其珍贵,以他如今实力,所见所学,无一能与其相提并论。

    至于李鸦嘴里的大侠,李生没听懂,也没往心上放。

    “起来!”李鸦不耐烦低喝,声调极严。

    李生见李鸦似有发怒之意,悻悻从坐垫上站起,在他心中,李鸦不是杀得血流成河的嗜血之辈,也不是砍下十七手给他送礼的嚣狂之辈。

    而是传道受业的师长。

    微垂首立在李鸦身前,李生左臂提刀,不再似以往般瘦弱,匀称身材看去十分精悍。

    “我已教你九字刀诀,由其衍生而来的九极光刃你也掌握,现在我要教你的刀诀名为无尽刀诀,另有直至超武的整套心法,你虽已达铸身境,现在却与重修无异,正好把心法替换了。”

    “我已有心法……”李生脸现难色,开口欲拒,被李鸦直接打断。

    “换了,我的刀术必须与我的心法配套,不配套,我怕你练死了。”

    李生默默点头。

    不再相拒

    李鸦已开始演练刀术,无尽刀诀内含万物刀轨,根本演练不完,便是李鸦自己,到现在为止也没将刀诀内刀轨全部练明白,说是教李生无尽刀诀,实际只能将无尽刀诀的精髓展示给李生看。

    一条条刀轨在这间练功室内出现,水滴、火苗、石块、草木、沙砾,由微及大,浪头、高燃之火、锋锐之兵,受练功室所限,李鸦未施展声势过大的刀术,饶是如此,练功室内一时间也五彩缤纷,让李生看花了眼,深深沉迷进去。

    开眼看世界。

    如李生这样的武者,受所能习得的刀术所限,再受自己眼界所限,最后为自己匮乏的想象力所限,只知武术练到巅峰,可成万物,却不知如何去成这万物。

    李鸦为李生打开了一扇大门,且将开门的过程一点点展示出来。

    在李鸦将九极光刃以无尽刀诀的刀轨之术施展出来后,李生看着他挥刀勾勒一柄柄光刃,犹如醍醐灌顶,提刀相随,瞬息勾勒出同样的一柄柄光刃。

    继而刀势转换,刀尖起火苗,生水滴,没能像李鸦那样挥洒自如,很艰涩,却终于明白李鸦教自己这套刀术的精髓。

    心有无尽世界,刀才能成万物。

    看到李生刀术变化,李鸦停刀,道:“意思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但你须注意一点,人力有时而尽,心要够大,却也要懂抉择,刀术无尽,择其一其二其三乃至其九其十都可,唯独不能超出自己所能掌控的范围。”

    “我有九招,取名九大限,每招都有多种变化,待会我将这九招根本演示给你,你可学可不学,更可自成一路。”

    李生敬立点头,如此刀术让人痴迷,李鸦愿教他,自己便学了。

    “这九招我还没练明白,我练,你看,能掌握多少掌握多少,能学去多少学去多少。”李鸦说了一句,便开始一一演练超武系统归纳而来的九招刀术。

    李鸦掌握最深的是火击,便先演练火击。

    名为一招,实则可不断提升,李鸦只将其核心展示,不为火之刀轨,而为无与伦比的爆发力,是一团火由起而燃,火苗炸裂的瞬间。

    李生眼前开始不断出现火焰炸裂,各种各样的火焰,血火蓝火,一团团火不停炸开,其内有火之暴烈,更有刀术之暴戾。

    血火之莲

    妖火血莲

    直至李鸦忽然兴起,将他如今掌握威力最强,不仅限于火焰的火击·岩浆使出来。

    李生震撼无比,不由问道:“此招叫什么?”

    “火击,金木水火土,乾坤阴阳心,心之刀术教不来也学不来,其余九字一字成一招,每招都将其所代表意义演至极限,所成招术便为九大限,此为其一的火击。”

    “火极,火之极限,极限之火,如此刀术……我可以学吗?”李生喃喃自语,目光忽然落到自己空着的右臂位置上。

    李鸦嗤笑,“我只管教你,学不学是你自己的事,况且你觉得我还会把这些刀术再教给第二个人?”

    “为什么要教我?”

    “为什么?你想听听为什么吗?”

    “想!”李生郑重点头。

    “好,那我就告诉你为什么。”李鸦盯着李生,看着那张没了青涩,没了为前路而迷茫的面孔,“我教你刀术,初不安好心,后欲斩断因果,如今,我想让你代我去做一件事。”

    李鸦抬手指天,“以我之武术,扬名天下,让你李生之名,天地皆知。”

    “而后,我要这世界上的武者知道,何为武,何为侠,我说过,你我不是一路人,我永远做不了的人,你可以去做,没了一条胳膊,能做得更好。”

    “侠?”李生轻念,他从没听过这个字,不知道这个字是什么意思,更不知道李鸦为什么纠结于此,甚至不惜将凭以立身的刀术教给自己。

    “何为侠?”李生低问。

    李鸦轻回,“我也不知何为侠,曾听劫富济贫为侠,曾听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也曾听侠以武犯禁,更曾觉心有侠,人人可为侠。”

    李生安静听着,他依旧对李鸦口中的“侠”不知所以然,依旧不明白李鸦为何要纠结于此。

    “你是要让我去做一个侠吗?为什么?”

    “为什么?哪有那么多的为什么。”李鸦忽然恼怒,他该怎么和李生说,说因为自己那点情怀?还是因为自己始终不能释怀?

    “继续学刀术,然后离开这里,该干嘛干嘛去,喜欢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就当我没跟你说过。”不等李生再问些乱七八糟的问题,李鸦已挥刀将其余八式刀招演练。

    一个教一个学,教的够用心,学的也够用心,可称废寝忘食。

    三天里前两天加一个半天被李鸦用来教李生刀术,还剩的半天里的小半天,李鸦把心法传给了李生。

    九禁·血河篇学了对李生没有任何好处,而且李鸦九成肯定九禁除了自己以外,无人可学,便没教李生。

    武猎的时间快要到了。

    将自己一身所学几乎全部教于李生,李鸦在练功室内坐垫上盘坐片刻,打了个盹,回复了些精力,便向练功室外走去。

    “你如今实力不再,留在这里对我所处境地无任何用处,回去吧。”

    “你我终归不是一路人,我不留你,你也莫缠我,今日之后,有缘便见,无缘便不见。”

    推开练功室的大门,李鸦停顿片刻,解下腰间刀鞘,轻轻放到地上,“这把刀送你了,现在身边没把趁手的刀,把你的刀拿来给我用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