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红甲披红甲(十三),雪满人间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245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极品小神医变身灵山大师姐乡村小邪医画魂真武世界

    没等李生做出反应,他握在手里的长刀便被一股劲力轻拽,下意识松手,长刀被隔了十几步的李鸦以罡气摄走。

    “你……”李生张口欲喊,李鸦却提着刀轻步迈出门外,转瞬不见了身影。

    一股难言苦涩涌上李生心头。

    迈步来到李鸦留下的白刀前,李生拾起刀鞘,拔刀而出,拔出满腹郁气。

    那把让他艳羡许久的优雅白刀,只剩了个刀柄,李生倒持刀鞘往出抖了抖,零零落落的碎刀渣洒到他脚面,随后在他眼前铺了一片。

    白光刺眼,生疼。

    “留一把碎刀给我,竟留一把碎刀给我……”李生抓起一把碎刀渣,摊手任其从指缝滑落,失魂自语。

    ……

    李鸦提着不太顺手的长刀离开练功室,倒不是这把刀不好,而是李生如今只剩左臂,施展刀术自然要按照自己身体状况,所用之刀为左手刀,和李鸦惯用的右手不怎么合适。

    把刀换到左手,别扭感轻了很多,李鸦便索性左手提刀,好在他曾使过双刀,不至于手足无措。

    练功室外为走廊,极长,李鸦顺着走廊向外走,一步紧过一步,一步疾过一步。

    武猎开启的时间没定准,只说是三日后,现在已到三日后。

    这三天他和李生钻在练功室里,没人来找没人来问,也许是连城等三人不欲打扰他,也许是武猎已启,他们三个正陷于围攻中。

    走廊很安静,来往客人不见踪影,令李鸦心生疑惑。

    走到近半时,隐约可以看到外面白晃晃的街道,显然是这三天里下了一场雪。

    依旧可见红光铺于白雪上,未能将白雪之白遮住,却也将本该刺眼的白光压下。

    走廊里很安静。

    一间间练功室的门或开或闭,开着的内里无人无声,关着的便是有人有声也看不到听不到。

    外面街道上同样没有声音传进来,行人踪影不见,热闹街道上的嘈杂声响似被抹去,李鸦耳中听到的只有自己脚步声在走廊里不停回荡。

    踏、踏、踏……

    百米长廊,李鸦越走越觉心焦。

    疾步走到长廊尽头,风声灌入耳中,夹杂着低语声,很耳熟。

    店面与街道高低相差三道台阶,李鸦此时才看到雪层已厚达两层台阶,同时看到如此厚的雪层上,竟无一个脚印留下。

    这会儿没有雪花飘落,应是暴雪已过,在这座城里留下满城的积雪。

    低语声近在耳边,李鸦一边猜测着为何无人清扫积雪,一边转头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一高一低两道身影落入李鸦眼中,低的那个依旧花里胡哨的晃眼,高的那个却让李鸦会心一笑。

    “啥时候过来的?”李鸦笑问。

    武极瞅了眼李鸦提在左手里的长刀,低头看向他空空如也的腰间,道:“有两天了,没好意思进去喊你,完事了?”

    “完事了。”李鸦走下台阶,和武极、云怀烈一起站到厚达膝盖的积雪里,闲聊起来。

    “怎么这街上不见人,不会是让你俩吓跑了吧?”

    云怀烈扭头向空空荡荡的十里长街看去,一片素白,连天穹落下的赤光都被掩去不少,没人且不说,除了李鸦出来的这家练功室,其余商铺皆铺门紧闭。

    “要说被我俩吓跑了,还真差不多,不过应该加上你,还有连城和赵洗锋他们两个。”云怀烈故意卖个关子,忽然闭口不语,一旁的武极却接起他的话茬,直截了当和李鸦讲明白了为何会如此。

    “齐圣将这座城作为武猎的场所,在武猎期间,城内与武猎无关的人都要退避,期间损失由他一人承担。”

    李鸦不由啧声称奇,“我这么大面子?一座城,呵,这是要尽情尽兴的玩一回了。”目光落向云怀烈,李鸦好奇问道:“你跟齐圣应该见过几面吧?”

    “也就那么一两回。”云怀烈嫌弃道。

    “知道他为什么付出这么大代价,弄出这个武猎吗?”

    云怀烈把玩右腰剑柄金穗,有些不确定地说道:“为了你的功法?”

    李鸦无奈,“我知道是为了我的功法,我是想知道他为什么对我的功法这么执着。”

    “为什么?”云怀烈冷笑,“你看不出来他修的功法同样以血为主?”

    “果然如此啊……”李鸦没有丝毫惊讶,只是觉得有些好笑,想起同行是冤家这句话。

    问明白这个只为解去心中几分不确定,李鸦得到答案便不再纠结,看向武极,道:“怎么样?喝杯酒去?”

    武极愣了一瞬,继而笑道:“我正想讨杯酒喝。”

    李鸦咧嘴欢笑,当即便向离几人最近的一座酒楼迈步而去,却忽然想起售酒之处皆停止营业,不由停下脚步。

    目光向雪地扫去,李鸦瞬间有了主意,挥手摄雪,凝雪而成酒杯,一连做了三个,交给武极和云怀烈一人一个,自己握了一个,再往三个酒杯内摄了三团雪,将自己杯里的融为雪水。

    “没地买酒去,以雪代酒挺有意思的,走一个,中不?”

    云怀烈比刚才谈起齐圣时还觉嫌弃,险些直接将酒杯给扔了,却架不住武极毫不在意融雪为水,一饮而尽。

    作陪需得有个作陪的样子,云怀烈懒得费那劲,直接嚼了一口雪。

    李鸦连用雪凝成的酒杯一块吃到了肚子里,见俩人满脸惊奇,笑道:“觉得有点火大,降降火。”

    背后练功室的店门忽然从内紧闭,上锁声清晰可闻,咔咔脆响后,整条长街只剩了李鸦三人。

    静悄悄,空荡荡。

    白雪覆红光,雪满人间,似血满人间。

    三人脸色瞬息皆肃。

    “里面的那位?”武极问了李鸦一句。

    “和咱们没关系,怎么说呢,一个挺有意思的小子,搞不好,以后能听到他的传闻。”李鸦出乎武极所料说了长长一句,得他此言,武极略有所思后闭口不言。

    看向长街之内小巷中、屋顶上、墙角边突然冒出的一道道身影。

    四面八方,身前身后身左身右,缓缓围了过来。

    “五人差两人,知道他俩哪去了吗?”李鸦犹有闲心的问了一句。

    “赵洗锋在你出来之前还在,说是去给连城引路,免得他乱找,哦,忘了告诉你,来这之前我们三个和连城见了一面,他让我们跟你说声,新刀不凡,提前做点准备。”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