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红甲披红甲(十五),入超武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243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极品小神医变身灵山大师姐乡村小邪医画魂真武世界

    但凡兵器之属,首忌噬主,只因噬主之刃有一个算一个,都得冠上凶兵的名号。

    这把红甲,凶极。

    李鸦将其握在双手中,竟觉它将自己深埋心底的戾气全部引爆,直欲大杀一场。

    横刃于眼前,李鸦目光首先被刀身上勾连首尾的两字吸引,鲜红欲滴,像是刚刚从人体流出来。再凝目细看,李鸦赫然发觉这两个红字竟成红甲之血管,其内血液缓缓流动,如同活物。

    也如活物一般源源不绝摄取自己体内力量。

    李鸦体内力量无非罡气与内力两种,红甲此时摄取的力量正是由血液催生而来的罡气。

    他的罡气总量远超同阶,便是超武之下,能与李鸦在罡气与内力二者上相较的,只得寥寥之数。

    却被这把凶刀片刻间吸收到大河成细流,自己耳边更是响起曾听过一次,体内血液如同大河奔流一般的轰轰闷响。

    不同于疯狂战斗后的虚弱感突然袭遍李鸦四肢,手软臂无力,腿乏脚发麻,身体内力量被疯狂抽取,像是短短瞬间走到了人生尽头。

    像是维持自己得以存活于世间的生命力被它截去。

    耳边恍惚听到不甘呐喊,声嘶力竭,扯喉撕肺,隐隐约约却又无比清晰,泣血而诉,诉这天地不公,诉这人间失序。

    李鸦忽然知道修长刀身上红甲两字由何而来。

    冰心一点血,一血藏一魂,这两字内,是不知多少由武者受极寒侵蚀,变异为冰鬼而成的戾魂。

    噬主?

    怕不是不管何人何物何天何地,它都想一刀两断。

    整把刀连同刀柄,连同握着刀柄的李鸦双手全被一层红艳艳血光笼罩,红甲痛痛快快吸收着李鸦的罡气,并借此将天穹赤光扯下一丝挂于刀尖上。

    看着是一丝赤光,却无一人知道这一丝分外显眼,成为实物般的红线到底是何物。

    天呈异象,人心惶惶,冰城表面尚算平静,实际已有至少三分之一的自由身之人离开这里,剩下的要么是自恃武力高绝,要么是亡命之徒,要么就是和李鸦一样,被困在这座城中的罪民。

    天地之威莫可测,没有谁愿意拿自己的运气去挑战这幅天发杀机的天穹之画。

    而现在红甲竟成一道桥梁,将李鸦与天穹异象连接起来。

    这个结果,便是将红甲从无到有打造出来的连城都没想到。

    持锤从屋顶砸下,从得知武猎之事就在心里憋了一股怒火的连城,直接将一个持剑武者砸得硬生生只留下半具尸体。

    提锤后一脚踹飞尸体,任其在仍显纯白的雪面上泼下浓浓红汁,连城胸膛鼓动,深深吸气,嗅着新鲜出炉的血腥味。

    赵洗锋从屋顶轻跃而下,与连城并肩站到一起,持枪面对被连城惊退至十米外的一众武者。

    两人身后,武极高大身躯直立,转目向街道两侧房屋屋顶上武者看去。

    云怀烈脸色罕见严肃,深深看了眼面色陡然苍白,双目竟失神的李鸦后,背转身,面对从五人身后聚拢而来的又一拨武者。

    红甲从天穹扯下的那根红线越来越耀眼,一团如火焰狂燃的赤光渐渐布满整个刀身,并缓缓移向李鸦。

    罡气已涓滴不剩。

    内力开始向红甲内流淌。

    李鸦幻听之后,眼前又现幻象。

    一幅幅画面浮现,有儿时靠于母亲怀中,骑于父亲肩头,懵懂总欢乐,欢乐不思何为愁。有少时诵诗书勤习武,彩蝶作伴时时春光盛,未知苦只思甜。有青年时立下壮志离佳人,两情相许,一生不够定三生,三生三世与尔度。

    亦有冷颜离妻儿,泪洒两滴留千行,武空练,字白识,壮志消磨,三生无幸,白首不归。

    切切实实的人生百态在李鸦眼前一一划过。

    他不知这些画面是否为自己手里这把刀上,红甲两字内化为冰鬼的武者心头血所留。

    却知自己眼里所见,皆为真实发生过的一桩桩事。由儿时到少时,由少时到青年,由青年到中间,直至垂暮之时的老年,一幅幅画面,珍贵至极。

    人死所留,只有记忆还可属于自己,也只有记忆最为珍贵。

    当这些画面在李鸦眼前消失后,由天穹赤光而成的赤色光焰已将李鸦全身笼罩。

    与此同时,他所修来的所有力量被红甲全部吸收。

    李鸦此刻已连维持自己站立的力气也没有,罡气与内力全失,让他觉得自己羸弱如婴儿,手不能提物,足不能立身。

    再吸下去,就死了。

    眼前只剩一片纯白,耳中没有任何声音传来。

    李鸦捧刀而立,看不到天看不到地,看不到人看不到物,听不到人声也听不到风声,便连自己心脏跳动血液流淌的声音也听不到。

    吸摄感依旧从红甲上传来。

    视线里只有红甲与那根和天穹相连的红线,李鸦恍恍然发觉自己顺着那根红线不断往天空攀爬,低头而看,什么也看不到。长街上的武者、长街上排列整齐的建筑、冰城中星罗棋布的街道、甚至将这座城覆盖的积雪也消失不见。

    莫不是灵魂出窍了?

    李鸦顺着红线一直向上爬,举目四顾,天地只剩一片纯白。

    除了正北方渐渐浓郁起来的红光。

    不断往高升,李鸦终于看到红光覆盖下的地面之景,不是如今所处的这座冰城,而是城外茫茫冰原,冰山雪丘,光亮如镜,倒映着赤穹的冰面。

    以及密密麻麻,无穷无尽的红点。

    竟是冰鬼的猩红双目。

    满布冰原,不知其穷尽,让李鸦悚然而惊的是,自己眼中所见有一片空地,空地周围的红点最多最密。

    无尽寒意从不知名处灌入李鸦全身,再抬头,又举目,李鸦惊觉自己竟不知何时重新回到了那条长街中。

    连城、赵洗锋、武极、云怀烈,分立自己四方,每人身前皆染红色,皆躺死状各异的尸体。

    低头向红甲看去,红线依旧和天穹相连,赤焰依旧狂燃,红甲两字好似凸出刀身,眨眼之极。

    鲜红色内罡肉眼可见,从刀身回流向自己躯体,裹挟着刺骨寒意。

    李鸦知道了那条红线是什么。

    是这片天地中蕴育了千万年的极寒之煞。

    自己要成就超武了,以意料不到的方式,以意料不到的极寒之煞。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