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红甲披红甲(二十二),破城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268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乡村小邪医噬帝重生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圣手仙瞳

    将冰雪之城与冰原隔开的巍然冰墙高三百丈,无人可越。

    此墙横卧冰原之上,墙后一座巨城,一座小城,再往后,便是以天涯为名的无边大海。

    从空中俯瞰,巨型冰墙如山丘高盘,将冰城包围在内,墙内是繁华人间,墙外则是极寒炼狱。

    冰狱之地,最是名副其实不过。

    冰墙面向城内一面,每隔三里便凿有直达顶端的冰阶,一阶一米,共九百九十阶,作为城内守卫攀爬的通道。

    这样的冰阶由那个城内外唯一通道的冰洞向两侧扩散,共百条,每条冰阶都有一队守卫负责,一队十人,两人一轮替,每次轮替的间隔为两日。

    负责在冰墙顶端瞭望放哨的守卫有两百人,三里地两人,可将城外异动巨细无遗的观察清楚。

    冰墙建造之初,墙外曾发生大战,稍有智慧的武者便知道此墙一旦建成,墙外之人再无自由可言,更会被死死钳制,没有任何话语权,说的难听点,与被圈养的奴隶没有任何区别。

    大战惨烈,死伤不计其数,城内现留史书有只言片语的记载,尸叠尸,十里不见白,血盖雪,眼中独留红。

    除了那场大战,随着冰墙不断筑高,冰原上再无暴动,凑巧的是,千百年来积攒下来的仇怨,三万三千为铸身境之上的武者攻城,被李鸦和武极碰上了。

    三万三千铸身境以上的武者不是一个小数目,便是这座冰城内也没有如此数量,却部身陨,换来的是城内守卫十不存一,此城的防备之力空前虚弱。

    冰墙之顶,无一守卫。

    冰原上武者倾巢而出,死在眼皮底下,负责此城防守事宜的十三大盟从未如此放心过。千百年没出事,城外罪囚威胁尽去,有人可派都要抽一半人出来,无人可派,难不成要让大盟驻于此地的高层去受那高空寒风之苦?

    城内距离冰墙最近的是外围民居,武城巡查使开启武猎,无关人皆要回避,民居内十之八九是城里最底层的武者,自然在武猎开启之日乖乖呆到了自己家中。

    民居距冰墙一里地之远,墙下阴寒,无人愿居,世代下来一迁再迁,寸土寸金的城内只允许民居迁到墙下一里,依旧阴寒,却不像墙下一般能将人生生冻毙。

    一户民居内,一家三口盘坐在冰炕上吃着午饭,一碟咸菜,一碟青菜,一碟牛肉,夫妻与一个十来岁的少年一人面前一碗白米饭。

    少年裹在厚厚棉衣里,手上戴着御寒效果极佳的薄皮手套,捉着一双筷子夹向咸菜。

    却被另一双筷子架住。

    “难得清闲一日,大老爷们神仙打架,要城回避,不必去做苦工,咱们一家聚在一起,开个荤,吃什么咸菜。”其父拨开少年筷子,自己手中筷头一转,把一碟牛肉夹了近半,塞到少年碗中。

    再将另一半牛肉夹起,塞到了温婉妇人碗里,“不明白你为啥爱吃这个,又扎牙又噎得慌。”

    妇人白了一眼自家男人,端着碗把碗里肉食分了两半,一半拨给儿子,一半拨给丈夫,自己夹了一筷子青菜,“就你心好,跟了你算我倒霉,儿子,你要好好练武,别跟你爹一样没用。”

    男人讪笑,少年偷笑,一同端起碗大口吃饭。

    “媳妇,你说他们什么时候能打完,还有这天上红的让人瘆得慌,对门老王一家昨个搬走了,邻居也都搬走了,咱们要不也搬走吧,钱攒的差不多了,够供咱儿子习武。”男人几口将一碗饭吞完,放下碗筷道。

    女人小口小口吞咽白饭,皱眉道:“搬离这里,哪里还有这么高的薪酬,再呆一年吧,瑞儿习武花费多少说不准,多攒些钱总没错。”

    “听你的。”

    “瑞儿,若你练武有成,当不负你母亲这番劳累。”

    少年懂事的点了点头,两年前父母一齐来到此地,千般辛苦万般劳累,他都看在眼里,人小已知恩。

    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冰地酷寒,饭后惯例要活动一番身体,少年放下碗筷,轻快跃下冰炕,几步便出得屋门,来到院里。

    刚刚摆开架势演练起基础武术,一阵刺耳的咔嚓咔嚓声忽然传入少年耳中。

    侧耳而听,声音由冰墙方向传来,连绵不绝,一刻比一刻声音更大。

    少年不知这些声音是何种声音,不由高声将父母喊出来,夫妻两人刚一出屋便听到显得刺耳之极的咔嚓声,以及像极兵器划到冰面上的尖锐嗤声。

    “我去看看。”男人脸色凝重,从屋里取了一把刀,就要去查看到底发生何事。

    “怕不是武猎的双方在打斗,你去看什么,被卷进去,我们娘俩哭都无处去哭。”

    “我去看一眼便回,听声音不像……”

    一声如野兽般的沉闷嘶吼猛然响起,男人话音突滞,脸色瞬间难看,来此地两年,他从未出过城,自然不知冰鬼此物,但他至少还是一个武者,只听此音便知发出嘶吼的必然不是善物。

    城内人能出城者极少,对那座冰墙之外的广阔冰原畏惧之余,生出许多传言,恶兽、怪人、神秘巨怪,无一不是穷凶极恶之物。

    “速速收拾细软,咱们走!”男人返身回到屋内,其妻子与儿子跟随在后,三两分钟便出屋,也不管武猎需无关人回避的规定,打开院门,向城内急走。

    又一声嘶吼响起。

    唐沁心中惊悸,她实力提高听力也跟着提高,此处离冰墙至少五六十里地,沉闷嘶吼却如在耳边,恶声惊心,心生不祥。

    冰层被破开的咔嚓声,冰鬼利爪挖在冰面上的尖锐嗤声,凶恶至极的嘶吼声,在唐沁耳里一声高过一声,交织为低沉却振聋发聩的进行曲。

    毁灭前奏。

    “你干了什么?李鸦?”

    唐沁再难按捺心中焦切,按着刀柄的手缓缓提起,看向长街上的武极。

    天空上的红甲所披红甲已散,内罡还在,和天穹赤色同为一物的寒煞却重返其本质,化为一团赤光,向这座冰城洋洋洒洒而落。

    一缕赤光一丝血,丝丝缕缕,铺满整座冰城。

    冰鬼因极寒而生,而极寒的实质便是这满天的赤色寒煞,赤穹初起,在冰原上或蛰伏或漫无目的游逛的冰鬼便觉醒,它们可感知武者体内气血,可感知寒煞,而李鸦将两者做成一道大餐,堂而皇之摆到了冰鬼眼前。

    冰鬼可轻易破冰李鸦并不知,但也确定冰原中无数冰鬼用头撞也足以将那座冰墙轰开,更何况冰墙开洞,十重铁门,连三万血伍都挡不住,遑论几百几千甚至几万个三万。

    寒煞散去,李鸦同时失去借其观察城外状况的能力,实际他只匆匆看了一眼城外,确定自己预料没错就没再多加关注。

    他们几个能否撑到冰鬼破城之时尚是未知数。

    不

    他们几个,已经撑到冰鬼破城。

    冰墙上突生裂缝,一只冰晶也似,指甲如利刃的手掌从裂缝间刺出,再回缩,再刺,反复几次,一个足够使冰鬼钻出的洞口出现。

    洞口前,赫然站着几个因好奇而聚集的武者,和将头部露出,有着一对猩红双目的冰鬼正正对视。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