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何人敢言无辜?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451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乡村小邪医噬帝重生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圣手仙瞳

    天上下起了雨,只浇李鸦一人,方寸之地内天空与大地被一根白线连接,冰屑之雨倾盆而落。

    四人分守四方,云怀烈独御天空,当五人站定那一刻,便已经决定除非陨落,必寸步不移。

    云怀烈直至从天空掉落,未求助一声,更未呼救一声,李鸦四人同样未出手助他分毫。

    如此境况下,连城三人都寸步不移,李鸦简单两句怎么可能撼动他们?

    三人甚至没有转头看李鸦一眼,成魔?做鬼?能将这十九人和齐圣杀掉吗?还是能将作壁上观的近千武者屠戮一空?

    十九人分为四股,李鸦、武极、赵洗锋方向每人面对四人,连城则被七人围杀。

    齐圣再次飞坠而下,上官奉剑死的轻巧,然而身为武术修为在铠身境的武城天骄,她耗尽全力的一击齐圣应付起来并不轻松,否则早就亲手将云怀烈杀死。

    刀翅已被齐圣收回,那柄长的过分的大长刀再次出现在他手中,黑柄黑刃,搅动风云,化为一条黑蛇向李鸦噬去。

    齐圣可以容许云怀烈留一口弥留之气,只为蓄力,而后将李鸦彻底杀死!

    遗世身,遗世魂,不容于世!

    李鸦似有感应,忽然高高仰首,血红双目中浓郁至极的杀机从黑刀刀锋迸出,黑刀之后,齐圣杀欲之强更胜修罗。

    “呵……呵呵……”无意义的呵笑声从李鸦嘴里发出,“看看你……大费周章的要杀我,呵呵……我怎么死都可以,唯独不会让你砍死。”

    毫不掩饰的嘲讽笑意从嘴角扩散到整个面孔,李鸦扬刀上挑,急坠而下的冰屑转为冰渣,再凝为薄冰,悬在红甲刀尖,不断加厚,最终在齐圣坠下的刹那形成一块两米厚的冰块。

    “崩”的一声闷响远远传开。

    黑刀劈砸冰块之声如同锤击,一道裂缝从冰块顶端飞快扩散,齐圣从百米高空而坠,势狂力猛,黑刀剖冰如剖竹,直落李鸦头顶。

    李鸦只轻轻向前迈了一步便避过。

    冰块挡不住齐圣之刀,却能将他的刀路限制。

    但正如李鸦所说,他怎么死都可以,唯独不会死在齐圣刀下。在李鸦身前,尚有四个铠身境的武者,向前一步的后果便是他被四兵破肤,四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出现在两肋。

    微一皱眉便将割骨之痛忍下,李鸦脸上嘲讽愈重,和四个铠身境武者错身而过。

    握着红甲的右手不知何时已色如冰晶。

    转身面对齐圣与四人,李鸦连挥红甲,三块厚冰凝出,轰轰闷响中,落到了连城三人身前。

    背后十丈黑佛变为五丈,胸背与双臂覆着恶鬼之铠的武极,恰好看到李鸦挥刀右手已成为冰晶样。

    忽然明白何为做鬼。

    狂怒骤起,武极大吼一声,五丈黑佛再矮一丈,佛面覆到了他的脸上,瞬息后转为鬼面,佛面与鬼面不停变换,最后成为半佛半鬼的面具,把他的容貌彻底遮住。

    佛面狰狞,鬼面慈悲。

    左脸佛面,左拳击出,恶鬼厉嚎。右脸鬼面,右拳击出,佛陀诵经。

    恶鬼道,善佛道。

    十鬼噬身,十佛往生,武极以铸身境越境而杀两人。

    冰块破碎,武极胸口插剑,腹部刺枪,连退十步,惨笑望向李鸦。

    “你竟然…你竟敢变成冰鬼,一死而已,为何如此?”

    李鸦摇头不言,挥刀凝冰,在武极身体四周凝出厚厚一层冰块。

    确定武极无力挣出冰块,李鸦再挥刀,却是将上官奉剑的尸体和云怀烈的身体一起凝在冰块内部。

    身上衣物不胜极寒,化为碎屑落下,露出被其包裹在内,李鸦已变成冰晶状的上身。

    “连城,你觉得咱们都死在这好一点,或者是你们被我冻入冰块内好点儿,还是你带着他俩离开比较好?”提刀连挥,一块块冰块不停出现,挡住杀向三人的武者,又轻易躲过唯一能轻易破开冰块,却刀速慢了太多的齐圣,李鸦闪身来到连城面前,轻问。

    赵洗锋已身受重伤。

    连城遮于猿甲后的面孔淡笑,落入李鸦眼中却显得异常凶狠。

    一根手指触到李鸦胸口,铁甲上冰霜立现,这根手指慢慢蜷缩,连城铁拳随后重重捣下,“这是什么招数?怪吓人的。”

    拳变为掌,推着李鸦的身体向后退去,“红月城外我跑了,那是我这辈子头一次逃跑,而且是留下一个将所有罪过揽于自身的挚友逃跑,我脸皮厚,过来找你,想帮帮你,然后呢?”

    狠狠一把推开李鸦,连城挥着他那柄铁锤,咬牙切齿道:“然后我再一次落荒而逃?脸往哪放?”

    “我那婆娘说了,要么把你完完整整带回去,要么去死!”

    李鸦沉默。

    除去脖子上方,冰晶已覆满他全身。

    连城身左,赵洗锋拄枪而立,腹部开出一个巴掌长的口子,鲜血淋漓而下,他却一如既往冷硬如铁。

    咔声脆响不断响起,李鸦以寒煞所凝冰块被全部击碎,齐圣和十三个尚有一战之力的铠身境武者围了上来。

    一丝喘息之机也未留给三人,身披罡铠的十四人齐施武术,兽吼兵鸣,向三人碾下。

    冰晶开始向李鸦脖颈蔓延,血身在他背后暴涨,寒煞铸身,凝冰为甲,以冰为刃,十丈多一寸的血身开目观冰城,纯黑双目如同李鸦双目一样飞速染上一层鲜红。

    血身竟也渐渐转变为冰晶状。

    天穹陡黑

    连城狂吼,暴戾本性使身披猿家的他化身暴怒无比的凶猿,高举铁锤,托山砸地!

    赵洗锋再披半身龙鳞甲,长枪电芒交织,成雷蛟,耀天地。

    十丈一寸冰晶血身先动一步,挥动手中十米冰刀急插冰面,一堵堵冰墙随之而起,排山倒海一般砸向十四人。

    碎!

    再碎!

    咔嚓嚓,轰隆隆,齐圣黑刀破墙,红甲撞墙,一脸铁青与杀机,现于李鸦眼前。

    长街尽头忽起惨叫,冰鬼厉嚎之声撼人心魄,齐圣眼中,李鸦三人背后人如黑潮翻涌,黑潮之后,点点血光连为血海,吞了这座城。

    齐圣忽然知道李鸦所言成魔是什么。

    双眸急扩,眼角猛撑,齐圣目眦欲裂,恨声高喝,“你竟将冰原无穷冰鬼引入城内,可知此城有武者三千万,他们何错之有,竟遭此滔天祸事?”

    李鸦嗤笑,“三千万武者,何错之有?”

    “何错?”

    陡然怒声咆哮,“三千万,哪个敢言一声无辜?”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