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仇怨了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248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极品小神医变身灵山大师姐乡村小邪医画魂真武世界

    如无李鸦,齐圣不会死战到底。

    如无齐圣死战到底,李鸦不会将满城冰鬼都引过来。

    齐圣本不必死战到底,以他之能,飞天而游走,同样能救下很多人,虽不及现在百分之一,却无人可以指摘一言一字。

    李鸦更无需大费周章将满城冰鬼引来,做了太多无用功。

    齐圣或许并未在冰鬼初袭之时便决定要以身而饲,李鸦也未在一开始便要引满城冰鬼引来。然而两人做出的选择却无可避免地让对方将初衷一变再变,从而以互为仇敌的身份,合力救下这座城里的大半民众。

    合力

    齐圣感慨,向着记忆里李鸦所在的方位轻轻点头。

    如能时光回溯,他愿和李鸦交而为友,如今濒死,悔了。

    悔而无憾

    两人均已口不能言,齐圣七窍皆毁,李鸦体成冰鬼,一个比一个惨,齐圣唯一强于李鸦的一点是他马上就可以安心而死。

    武者在不停倒下,冰鬼不知疲倦不知畏惧不知疼痛,永不停歇地冲击着,砍倒一人,啃食一人,千名武者远不能满足其胃口。

    李鸦找了个墙角,安静看着从眼前不停涌过的冰鬼渐渐将那千人一点点吞噬。

    杀戮为他所喜,却不是眼前这样的杀戮,即使同样能平息他积攒起来的戾气。

    没了兴趣混入冰鬼中去砍毫无意义的几刀,李鸦平静无波看着自己一手导致的血腥场面,心中所思,已飘到极北之北。

    冰心之血铺满这条长街,足可以让冰鬼长久盘桓,千人尽殁后,此地将成修罗场,冰鬼之间并不太平,李鸦已看到长街外围的冰鬼为了争夺冰心之血而互相杀戮。

    冰鬼和武者之间的杀戮已到尾声,除了十几个铠身境的武者和齐圣,余者皆死,且铠身境的武者无铠着身,无内罡可用,最多再支撑十几息。

    一只冰鬼扑上,被当胸一枪刺了个通透,枪柄握枪之手用力拔枪,却拔之不动,遂推枪向前,踉跄三五步,顶开十几只冰鬼后,被侧方各两柄冰刃刺入肋部。

    他露出的缺口被补上,一柄细剑连刺数十击,十击杀一冰鬼,剑止人死。

    一柄刃部砍出细小豁口的大斧横扫一圈,势重、力沉、兵凶,拦腰砍断十几只冰鬼,其势不停,旋击冰鬼之潮,击飞数十只冰鬼后没入其中不见踪影。

    大戟横空出,持戟之人如盖世猛将,横扫四方,竖劈则直剖,横斩则断腰,直刺则飞颅。

    戛然而止,戟未断,人却死。

    又一臂粗铜棍翻滚猛击,凡被触之冰鬼,触头头炸,触胸胸塌,触腰腰折,猛汉高跃重坠,在无数冰晶之躯中掀起逆浪,百米而平。

    转眼只剩齐圣一人。

    七窍尽毁,五感去四,内罡百不存一,只剩残体与手中黑刀。

    齐圣依旧盯着记忆里李鸦所在的方位,而李鸦则在那处墙角盯着齐圣。

    黑刀轻颤,齐圣提刀未扬刀,只有从其上分离而出的一片片薄刃渐悬于他身侧。

    如盛开黑莲。

    李鸦混沌脑海顿复清明,靠在墙角的身体也站直,死盯着那朵艳丽至极的黑莲。

    看着它一片片绽放,一瓣化黑火,一瓣化黑云,一瓣化黑水,然后向四方蔓延。

    黑莲怒放,鬼潮忽止。

    齐圣直直挺立的身体周围,扑击噬咬的冰鬼忽然僵住,继而无声无息栽倒,随后一片足有百米直径的空白突兀出现。

    冰鬼依旧在咆哮,李鸦耳中却寂静一片,随后清晰听到齐圣体内血液激荡的轰鸣声,滔滔大江,竟在干涸。

    冰晶躯体上凭空浮现一道道划痕,不应出现在这具身体上的痛觉让李鸦忽然记起,他还是个人。

    还会心潮澎湃。

    眼角挂着两条血痕的双眼缓缓合上,齐圣费力迈了一步,跃了起来,向一直盯着的地方斜坠。

    李鸦跑了起来,撞开一只又一只冰鬼,又被一只一只又一只冰鬼撞的踉踉跄跄,便挥刀,砍下一颗颗头颅。

    齐圣坠下的同时,李鸦的刀停在了他的咽喉上。

    刀尖轻轻往前递了一递。

    刺入齐圣咽喉的同时,薄冰蔓延,顷刻成厚冰,再成冰块,其内,齐圣的尸体直直站立,恍如未死。

    种种仇怨,一笔勾销。

    冰晶之躯上划痕逐渐增多,李鸦抽刀移到冰块后方,随后推着它艰难移动起来。

    没了目标的冰鬼们开始争抢落在长街上的一滴滴冰心之血,长街外的冰鬼们还在涌来,李鸦推着冰块挤开一只只冰鬼,速度越来越快,所过之处,冰鬼被撞倒,被撞飞,又在他身后重新汇聚一处。

    笔直向前,和另一道同样的轨迹越来越近。

    连城冲击冰鬼之海所形成的轨迹。

    他必须找到李鸦,哪怕死,也要看看李鸦到底还是不是那个李鸦。

    如同金属铸成的猿甲已经破碎不堪,仅仅能护住身上几处要害,没被护住的地方被冰鬼的利刃砍出一道道伤痕,连城没像被困住的那千名武者一样选择困守原地,而是挥舞着铁锤砸开一条路,然后合身撞进去。

    冰鬼杀之不尽,只要一停,就再也不能动弹分毫。

    快到了,一定是快到了。

    冰鬼越来越多,越来越密,肯定是要到那里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肯定发生了什么的那条长街。

    连城想知道是不是李鸦所为,想知道李鸦还是不是那个李鸦。

    用尽全力冲撞冰潮,甩开闻到自己肉味而躁动不已的一只又一只冰鬼,连城身上流下的血液一直向长街延伸。

    视线被遮挡,耳中全是冰鬼厉嚎之声。

    连城之力耗尽,突止。

    他本来就是送死来了,他的道理也很简单,只有四个字,同生,共死。

    李鸦推着的冰块出现在连城眼前,斜移,随后连城被李鸦扔到了冰块之顶,停也未停继续向前。

    以为自己必死的连城趴在冰块上方向下看去,李鸦那张变成冰晶样的面孔让他忍不住大笑。

    冰块撞出一条路,停在了冰鬼聚集区域之外,连城从冰块顶上跌下,躺在地上看着李鸦的模样,道道划痕和自己身上的伤口一般无二。

    再看向冰块里的齐圣,连城什么都明白了。

    以前不明白的,刚才不明白的,都豁然而通。

    连城自己亲手铸成的红甲在冰面上缓缓刻字,字字入冰半尺。

    “带他回去,交于武城,需厚葬,传颂其名。”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