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北行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236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乡村小邪医噬帝重生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圣手仙瞳

    上官奉剑已失智,更失魂,不懂疼痛,栽到地上后无声爬起,向北向缓行。

    被墙壁所阻,身体本能而动,手上瞬间凝出一柄冰剑,看其模样,和她生前所用长剑除材质外毫无区别。

    坐在床上的冰灵满脸错愕,已她所知,冰鬼如不是嗅到武者或者体有气血的活物,只会常年蛰伏。

    莫非外面有武者?

    几步走出房屋,冰灵只看到空荡荡的长街,和破开房屋走出来的上官奉剑。

    虽无灵智,身体却在本能适应冰鬼之躯,赤身在走到长街上时已覆上白甲,毫不停顿向北方行去,速度越来越快。

    冰灵看着她身体本能举动,似有所悟,立刻随到了她身后。

    两人离去,长街只剩尸山与骨碑,风吹雪动,将碑前空地上字体掩埋,只隐约可见还未来得及被积雪掩盖的碑前两指处五字。

    “离北摧城赋。”

    ……

    李鸦背着云怀烈穿过一重又一重铁门,一重两重尚未察觉,到第十重铁门时,终于看出这些铁门不是被冰鬼所破。

    至少不是被城内那些毫无理智的冰鬼所破。

    无利刃砸击的痕迹,在铁门正中处被重物猛砸,落于地面的粉碎冰屑无疑告诉李鸦是巨大冰块。

    冰鬼凿冰而出,十重铁门却被砸开,破城之事显然并不是自己一手造成,倒像是里应外合,合力而为。

    知道的迟了些,却已经是无所谓的事,李鸦仅停顿片刻便向茫茫冰原疾行。

    他要去极北之北,超武系统从自己来到此地便驱使着他去,不愿去,便未管,如今倒是正好了,身化冰鬼,再无去处。

    无边无际的冰原,难分日夜的黑穹,除了冰与雪以及偶有遇到的冰鬼再无它物,天大地大,纵意飞奔。

    脑中混沌感袭来时便吃一滴精血,精血不够十滴便寻找冰鬼猎杀,走的烦了便停下来练一会刀,时间已毫无意义,距离已无法计量,冰原之广,显然超出李鸦预料。

    让他颇觉欣喜的是,心无旁骛的赶路和练刀,刀术有所精进自不必言,心脏里所蕴精血由九滴恢复十滴用了两滴冰心之血,而后不断吸收,一百滴冰心之血让自己心脏所蕴精血变成了二十滴。

    冰化近半,也只剩下最外一层,其内重新恢复为血肉之体。

    李鸦看到了希望。

    他的猜测在目前来看并无错漏。

    云怀烈的状况也有所好转,未醒,但那七道伤口处,可以清晰看到赤色寒煞与其不知名煞气由互相绞杀变为缓慢融合,形成呈赤金色的怪异煞气。

    赤金色煞气只一丝,相比其余两色煞气只有百分之一,如两种煞气彻底融合完成云怀烈才能醒,显然将会是一个漫长的时间。

    随着两种煞气的融合,云怀烈体内所蕴气血一刻比一刻强盛,以冰层封住还好,如彻底暴露在外,十里之内只要有冰鬼,必会循味而来。

    做冰鬼的时间长了,李鸦也发觉冰鬼嗅觉不是失去,而是只对气血有感,他常背着云怀烈,可以闻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气,拿眼去看,能看到他身上未覆冰层时的诱人血光。

    停下飞奔的步伐,李鸦找了个避风的冰丘,放下云怀烈,观察了他片刻,然后将覆在他体外的冰层消融。有云怀烈在,寻找冰鬼容易了许多,李鸦用起来也颇顺手。

    将红甲从他以冰凝成的刀鞘内拔出,李鸦先是服了一滴精血,随后提刀练起刀术来。

    无尽刀决内蕴刀轨无数,皆可引天地之力,李鸦信手而挥,一道风刃斜飞百米后消散,再起刀,电芒骤凝,成刀后延伸一丈,继而消散无踪。

    停刀而思,李鸦知无尽刀诀潜力无穷,却成也无尽败也无尽,以一人之力,不可能将所有刀轨尽掌于心,与人交手,更不能繁而无威。

    超武系统所给的九招可随刀术精进而威力攀升,但同样有缺点,便是消耗过巨,一力摧城固然好,可仅需破开城墙之力却要使出摧城之力,未免多余。

    杀鸡用杀鸡的刀,杀牛用杀牛的刀,杀人用杀人的刀,刀术应当同样如此,只需平直一刀挥去便可砍头,非要弄许多繁复变化,太蠢。

    自得九大限,李鸦再没创出契合自身的刀术,一是一直不得清净,二则是被超武系统所给刀术威力所迷,没想到种种不适当之处。

    这段时间除了飞奔便是练刀,该放下不该放下的心思都暂放一边,天广地旷,心思通透许多,李鸦琢磨出了几招刀术,很是适合自身。

    一招风起,一招月暗,一招不归路,一招归青冥。

    还有两招,琢磨出了却没练好。

    斩圣!

    摧城!

    云怀烈的气血香味很管用,李鸦听到了冰鬼飞奔时极有规律的起落声,挥手在他身上覆了一层薄冰,扭身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一只李鸦从未见过的白甲冰鬼飞袭而至,离自己十丈便高高跃起,与之前所见冰鬼手持两柄冰刃不同的是,这只冰鬼提着一柄刀背极厚刀柄极长的斩马刀。

    李鸦竟觉悍勇气息扑面而至。

    有心试一试这只不同寻常的冰鬼实力如何,李鸦立在原地不闪不避,一手举刀,一手架刀背,横刀而挡。

    劲风迎面,两刀相接,比寻常冰鬼大上至少三倍的巨力使红甲切入那柄冰质斩马刀两寸之多,李鸦两臂高抬,侧身让过刀锋,抽出红甲,正欲在斩马刀落地时砍下这只冰鬼的脑袋,却出乎预料被避开。

    落地的刀刃也没像李鸦预料那样猛砸,而是轻落之后横扫,刀刃所去之处,正是自己的双脚脚腕。

    一避一扫,已不能用本能反应来解释。

    李鸦看到了粗浅的刀术。

    红甲立地,挡住突扫而来不及避开的冰刃,李鸦随后飞退五步,风起随之而出。

    微风起处,不知其何来,微风落处,不知其何去。

    红甲鲜红刀身伴微风而动,拂过白甲冰鬼的脖子,摘下一颗头颅。

    收刀来到未倒尸身前,开胸取血,取了十滴精血出来。

    将十滴精血收好,李鸦心中再无迷茫,一滴、十滴,冰晶、白甲,必为一条百转千折却同样可通尽头的武术之路。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