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极夜已过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2404

人气小说:神武天帝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终极美女保镖重生之剑神天价婚宠大明文魁

    双手分持两柄弯刀状冰刃的冰鬼心脏内只有一滴精血,而这个被自己摘了头的,体蕴十滴精血不说,光这柄斩马刀便透露出许多讯息。

    是其生前武器自不必说,倒是它以何种方式凝出这柄武器值得深思一下。

    是本能?

    还是记忆有所恢复?

    倘若是本能的话,为何不是两柄弯刀呢?

    它所施展的粗浅武术可以用生前千锤百炼得来的自然反应来解释,但懂得避险,懂得攻其不备,却根本解释不通。

    这只白甲冰鬼,有理智存在。

    有意思了。

    脑中混沌感袭来,李鸦取了一滴精血服下,为验证白甲冰鬼的精血和普通是否有所区别,李鸦特意服下刚得这十滴中的一滴。

    体内无感,无论内罡还是内力、罡气,在自己转为冰鬼之躯时便被寒煞吞噬,所开辟的力脉,构筑的力桥,内里流转全成赤色寒煞。

    精血入口,过喉落腹,散到全身各处,被赤色寒煞盘剥一番后归于心脏,一滴精血,最后被李鸦所得仅有十分之一。

    虽少,但若以一滴精血相当一个普通武者修到武体境巅峰后全身气血精华而论,这十分之一就显得十分恐怖了。

    一滴便是一个资质普通的武者苦修十年之功,十滴便是李鸦未到铸身境前,种种际遇之下的全身气血精华。

    杀普通冰鬼,一百个就够,杀白甲冰鬼,十个就够。

    而这片冰原上,有无穷冰鬼。

    李鸦思索一番,只能慨叹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倚。身化冰鬼是大祸,大祸之后却是厚福了。

    “全身血液皆为精血,该是何等光景?”

    “起码不用再做冰鬼了吧?”

    白甲冰鬼冰心之血与普通冰鬼并无区别,李鸦也未再做探究,回到云怀烈身边将他背起,继续向北方疾行。

    冰心之血内蕴寒煞,一次吸收过多后果难料,李鸦心切,却不能不谨慎。

    捷径虽好,失足之下却不仅仅是跌倒,而是再也没有爬起来的机会。

    李鸦离开后半个时辰,上官奉剑与冰灵来到了那具被开胸取血的白甲冰鬼身前。

    上官奉剑径直向北方跃去,却被冰灵手中赤光所牵,安静落地。

    冰灵仔细观察白甲冰鬼无头尸体,低声自语,“还要向北?再向北,便是那些怪物的地盘了。”

    略一犹豫,冰灵散去手中赤光,继续跟随上官奉剑追向李鸦。

    高大冰山开始密集起来,一座连一座,矗立冰原之上,李鸦脚下的路也从略有起伏却始终保持平坦变得崎岖起来。

    从北向吹来的狂风一刻不停,背风处可以看到积雪,其余地方却只剩下光滑如镜的冰面。

    跃过一座冰丘,由冰山组成的山脉出现在李鸦视野里。

    疾行身影猛然停下,李鸦立在冰丘之顶,看着雄伟山脉上方升起的万丈金光。

    极夜已过。

    阳光剥开黑穹的一刹那,耀眼无比,天地间能与之媲美者唯有心头佳人展颜一笑,倾城不足比,倾国太轻浅,倾世却是再适当不过。

    冰山折射阳光,道道瑰丽光线攀上天空,一张属于天空的倾世魅颜让李鸦失神而立。

    能看到这一幕的,只有自己了吧。

    七彩祥云悠闲浮于天边,冰山之顶大日悄升,黑暗一点点褪去,光明迎面而来,一座座冰山晶莹剔透,阳光落于其上,散向四方,宛如在冰原上立了一面又一面巨大冰镜,照出了一个人间仙境。

    一片未被俗世搅扰的净土。

    极北之北,到底是什么样呢?

    超武系统为何要让自己到那里去?

    遗留世间的躯体,遗忘世间的魂儿,被自己这个不请自来的冒失客搅扰,到底意味着什么?

    极北之地的最北方,到底有什么?

    李鸦跃下冰丘,向冰山山脉飞奔。

    冰晶之躯视光滑冰面如平地,不知疲累不懂痛楚,省去李鸦不知多少功夫。

    李鸦很快来到第一座冰山前,陡立而起,没有可以向上行的路,也没有可供攀爬的棱角,李鸦未停顿,直接抽刀插入冰山中,直直向上。

    久违寒气在红甲插入冰山时侵体而入,李鸦向上百米,忽然看到云怀烈身上结霜,不由心中一紧,从冰山上落了下来。

    冰山上寒煞过重,他吃不消。

    这座冰山高达百丈,李鸦攀爬百米的过程中已发觉越往上寒煞越重,云怀烈身体被冰层所护,依旧百米处结霜,等到山顶之上,恐会结冰。

    与自己付于他体外的冰层不同,这些冰全为寒煞凝结,如今云怀烈久久不醒,体内金色煞气与赤色寒煞互相融合,如果寒煞过重,破坏了这种平衡,后果难料,却必然对他不利。

    要将他暂时放到这里吗?

    李鸦犯难,云怀烈看不出要醒来的迹象,寒煞与金煞融合只有三分之一,显然还需长久时日。

    冰鬼出没,难保不会发现他,自己一去又不知需多长时间,把他放在这里,无异于要将他置于死地,且云怀烈为血肉之躯,冰原上没有食物,李鸦隔一段时间便要喂他一滴精血,以免他身体得不到补充,过于虚弱。

    这座冰山之后还有更多更高的冰山,一眼看不到边际,哪怕爬上这座冰山,后面的冰山他也撑不住。

    只能等他醒来了。

    李鸦一直没有计算时日,不知道从冰城出来到现在过了多久,却也大概知道最少有一月了,两月三月都有可能。

    太漫长,太煎熬,时间在感觉里慢到极致,便失去了计算的意义。

    按云怀烈体内两种煞气的融合进度来看,怕不是要多半年,等得要等,等不得也要等。

    冰山寒煞太重,李鸦衡量清楚,便在离冰山百丈外的一座冰丘下找了个避风角落,放下云怀烈,然后取出两滴精血,自己服下一滴,喂了云怀烈一滴。

    冰心之血含有香气,李鸦久食之后也不再想它从何处来,有用便可。

    想了一想,李鸦取出一滴冰心之血放到了眼前冰面上,然后安静等待起来。

    眼前的雄伟山脉横亘天地间,也许从开天辟地之初就存在,却不知这座山脉是否是极北之地的尽头,在它后头,是天涯海,还是又一片冰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