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冰山阻路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238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极品小神医变身灵山大师姐乡村小邪医画魂真武世界

    放下不着边际的猜想,李鸦横放红甲于膝盖上,仔细打量这把刀。

    连城铸刀时恐怕没想到在刀身内添加冰心之血,会引发自己吸收寒煞而突破铸身境,更没想到红甲竟与天穹不知因何而起的寒煞之潮勾连,进而有后续一系列事情发生。

    这把刀不是凡物,铸刀材料李鸦不懂,但添加其内的冰心之血的神异功效足以使其成为一柄妖刀。

    勾连天穹异象放一边,这把刀……噬血!

    且不反馈其主,噬武者之血,噬冰心之血,存于刀身内,使原先仅仅只有红甲两字呈红色的刀身变得鲜红。

    极利,极凶。

    寻常刀剑难伤分毫的冰鬼冰肤,在红甲之下就如血肉之躯,一削即破,一刺便透,一砍便断。

    冰城长街一战,它吸收了不知多少冰心之血,许是已经饱和,没有再作怪,现在过了不少时日,鲜红刀身鲜红依旧,可李鸦看去,总觉鲜红之上,包裹着一层透明之物。

    就像无形之炎。

    放到身前的冰心之血久不生效,李鸦便又取出两滴,然后等待起来。

    从冰山山脉刮下来的风里裹着寒气,李鸦挪到云怀烈身前,忽然看到冰山上有身影跃下。

    百丈冰山,三落而到底。

    百丈冰原,三起而到身前,随后猛停。

    李鸦早已提刀在手,蓄势待发,却被身影陡然停下的举动所惑,跨前一步后猛停,刀悬身后,凝神看去。

    白色冰甲覆盖全身,持枪在手,血目在冰心之血上只停留一瞬便看向李鸦,随后落到李鸦身后的云怀烈身上不动。

    相比之前遇到的那只白甲冰鬼,有理智存在的样子更明显。

    这个持枪的白甲冰鬼所持之枪同样为冰制,却与李鸦之前所见双刃与斩马刀不同,不是寒煞所凝,倒和李鸦眼前冰山上的冰块相像。

    血目似乎在仔细打量云怀烈,瞳孔左右移动,隐见困惑之意,再看向李鸦时,陡然出枪刺向靠坐冰丘的云怀烈。

    速度奇快无比,看着自己却刺向云怀烈更让李鸦始料未及,仓促之下红甲斜挥,刀背磕到了从身边飞掠而过的枪杆上。

    枪尖擦着云怀烈脸颊刺入冰丘,带出一条血痕,其上所蕴寒煞顷刻侵入云怀烈体内,使他身上结出寒霜。

    如无红甲磕了枪身一下,这一枪会穿透云怀烈眉心。

    李鸦不知道这个冰鬼有多少理智存在,从来到两人身前到出枪的种种举动,无一不表明它的智慧不低。

    却见面下杀手。

    没向自己下杀手也许是因为自己与它同为冰鬼,但向云怀烈下杀手,便是死敌。

    无需试探着去沟通,李鸦举刀直刺这个冰鬼的心口。

    失去内罡,武术种种异象随之失去,刀轨仍可拟万物,却难上十倍百倍,轻易使不出。

    战斗回到了刀光剑影的景象。

    刺向心口的一刀被这只冰鬼侧身避开,持枪之手回缩,枪身架住李鸦斜劈一刀后,冰鬼飞退,凶戾血目瞪向李鸦。

    猛然厉吼。

    随后左手凭空凝出一枚冰枪,力掷而出,扎向李鸦的咽喉。

    挥刀劈开掷来冰枪,李鸦身不动,却瞬间凝出数十枚冰枪,甩手便向冰鬼蜂拥落下。

    凝冰之术声势浩大,实则威力甚小,寒煞所凝之冰更与自然生成的冰块不同,数十枚冰枪这只冰鬼避不开,落到它身上白甲却生效甚微,只刺出白印便坠地消散。

    紧随冰枪之后的红甲依旧刺向冰鬼心口。

    刀来枪挡,冰鬼手中冰枪极为坚硬,枪尖更锋利无比,李鸦护身冰甲被其轻擦便留痕,而更为锋利的红甲落到冰鬼白甲上,如劈土石,三五招过后便切开十几个口子。

    李鸦的刀术得自超武系统,堪称顶尖,能和他过三五招,这只冰鬼的枪术已不仅是粗浅。

    从交手中李鸦已知这只冰鬼的力量比之前那只白甲冰鬼大上一倍,不及自己,却相差不多。

    不再试探下去,李鸦持红甲退两步后猛进,鲜红刀身划出半月弧度,落刀处却在弧度之外,锋利刀尖剖开冰鬼白甲,从其腹部划过,依稀可见红甲入腹半掌。

    止于冰鬼腰下后,向上斜撩,刀身已不止是入体半掌,而是尽没冰鬼体内。

    将它自腰间到肋部斜斩两半。

    少了让李鸦每每觉得赏心悦目的血液喷洒,斜错着滑落的半截尸身却也有那么几分暴力之美。

    起脚踢倒另半截尸体,李鸦刺开冰鬼心口,从里面取出了二十滴精血。

    一滴、十滴、二十滴,体内所含精血不同,实力便不同。这只冰鬼力量更大,速度更快,相比普通冰鬼全凭本能和之前那只冰鬼的粗浅武术,它所使招术已经可称精妙。

    李鸦取了精血后,略一犹豫,服了三滴入腹。

    越向冰原内走,所遇冰鬼越强,这只持枪冰鬼从冰山上跃下,足以证明在那片山脉中潜伏着更多也更强的冰鬼。

    也许还有更聪明的。

    一滴滴吸收下去太慢,李鸦不敢保证以现在实力可以强过所有冰鬼。

    精血入腹,依旧被寒煞盘剥一番才汇于心脏,冰心之血是血液精华,其内所蕴寒煞同样为寒煞精炼所成,一滴只得十分之一,便是自己强于这只持枪冰鬼的原因。

    冰鬼体内精血是身为武者时全身气血所凝,而自己吸收的,是已经凝练过一次的精血。

    称之为凝练不太恰当,倒像是又提纯了一次。

    用来引诱冰鬼的三滴精血李鸦未收起,他决定在等待云怀烈苏醒过来的时间里多斩杀一些冰鬼,多储存一些精血,同时能提升多少实力便提升多少实力。

    李鸦将云怀烈挪到百米之外,然后回到放着三滴精血的冰面上,只等了小半个时辰,又一道身影从冰山上跃下。

    身后冰丘同样有动静传来。

    李鸦向前跃出十几米,迎向冰山跃下冰鬼的同时向身后冰丘望去,一前一后两只身披白甲的冰鬼正飞奔而来。

    从冰山上跃下的冰鬼手持长刀,而从身后飞奔而来的两只冰鬼一只持剑,另一只举弓。

    举弓的那只竟隔着老远便射来一枚冰箭。

    携着刺耳尖啸,瞬息便抵身前。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