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叶兵灵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2450

人气小说:神武天帝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终极美女保镖重生之剑神天价婚宠大明文魁

    一点寒芒破空至,所过之处,虚空生涟漪,冷光衔锐风。

    李鸦侧步移身,冰箭从身左尖啸而过,转瞬便至冰山上跃下的冰鬼身前,急坠后钉在它脚下。

    冰鬼突停,另一支极速而来的冰箭再次钉在它脚下,叮叮数声脆响过后,共五枚冰箭齐齐刺入冰鬼身前冰面。

    似在警告它向前再迈一步,便会被箭矢穿心而过。

    李鸦眼见如此,擎刀不动,立在两方冰鬼正中冷眼旁观。

    冰丘上飞奔而下的两只冰鬼很快便离李鸦只有百米之远,持剑的那只毫不停顿,飞奔向李鸦,持弓的那只却停了下来,看向李鸦放在冰面上的三滴精血。

    持剑冰鬼手虽提剑,却剑尖向下,向李鸦飞奔的速度极快,百米距离眨眼便过,到李鸦身前时急停,与他只隔了三米站定。

    白甲贴身,难掩其曼妙身姿,脸覆面具,手上提着的长剑和它的怪异举动,却让李鸦立时知道这只冰鬼正是自己留在长街空屋中的上官奉剑。

    她活过来了?

    到底还是成为冰鬼了,双目猩红,看不到任何理智在内。

    李鸦提刀的手紧握刀柄,盯着来到自己身前便一动不动的上官奉剑,一时竟不知该做何反应。

    而百米外的冰灵却走到那三滴精血前,手洒赤光,在其上覆了一层厚冰。

    冰层阻绝了精血在冰鬼鼻中香甜无比的气味,冰山上跃下的冰鬼转身攀上冰山,几个呼吸便不见了踪影。

    冰灵见其退去,将长弓背到身后,行至李鸦身前,站定后与李鸦对视片刻,而后脸上面具缓缓消失。

    露出了绝美容颜。

    无冰晶之色,白皙面孔上有淡淡红晕,双目虽猩红,却有神采在内。

    李鸦静立身躯突颤,猛然跨前一步又突止,死死盯着那张在自己记忆里尚有几分熟悉的面孔。

    挥刀在地上刻字,“冰灵?”

    “冰灵……”这个随口报出的名字被刻在冰面上让冰灵失神,一路追寻,来到李鸦身前,终不负所望。

    “你还醒着……你还醒着……”

    “我还有个人能说说话,多长时间了,终于有个人和我说说话了。”失神自语,冰灵似喜极,欲展露笑颜,却从眼角滑落泪滴。

    仅一滴,晶莹剔透,落地无声。

    喜极而悲。

    茫茫冰原,无数武者在天穹起寒煞时化为冰鬼,在那座冰下巨城中冰灵目睹一切,经历一切,恨透了一切。

    冰原上武者已死绝。

    无声无息,无人知,无人关心,即便有人去想一想冰城之外是否还有武者存活,也仅仅是想一想罢了。

    摘下背后长弓,在冰面上刻下一个“兵”字,冰灵轻声道:“不是冰灵,是兵灵,叶兵灵。”

    叶兵灵。

    名为代号,人存于世间,求权求财,求美好生活,叶兵灵只求己名还有人知,还有人记在心上。

    李鸦明白了她的心意,挥刀刻下自己名字,又刻下简简单单五个字,却让叶兵灵盯着久久未动。

    “你好,叶兵灵。”

    轻柔微风拂面而去,一串泪珠滴落,冰灵静立不动,李鸦刻下五个字后缓步回到了冰丘下,身后上官奉剑紧紧跟随。

    将云怀烈移回来,李鸦靠坐冰丘下,看着上官奉剑没有任何理智的样子,轻轻吐气后等冰灵心情平复。

    许多疑问能有个人问问了。

    冰山阻路,前行不得,李鸦以为自己会在这里呆上很长一段时间,上官奉剑和叶兵灵的到来,他何尝不欣喜。

    冰丘与冰山山脉中间相隔里许地,冰面光滑如镜,向横向两侧远远延伸,如不成冰,应是一条大河,李鸦静下心来观察地貌,忽觉高耸而起的冰山群落过于突兀,归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勉强了点。

    而从天涯海海边便被冰层覆盖的无边冰原,更远远超出李鸦认知。

    想到天涯海,李鸦便想到天涯海另一侧,那片还未在自己认知里成型的八十一大盟,不计其数的大小势力,以及一座横压在所有武者头顶的武城。

    挂在心头的几个人不敢想,李鸦便想死擂,想擂场,想由小而大,从始至终便极为残酷的武道赛事。

    想着想着便出神了。

    这个世界,何其诡异。

    叶兵灵缓缓来到了李鸦身前,而后也学李鸦那样靠到冰丘下,好奇的看了眼昏厥不醒的云怀烈,甚至伸手摸了摸他身上显得破破烂烂的衣服。

    “能和我说说外面是什么样吗?”叶兵灵轻问。

    李鸦指了下自己喉咙,然后在冰面上刻了三个字,“说不完。”

    “一定是极美的。”叶兵灵低声道了一句,随后看着李鸦化为冰晶的皮肤,道:“你体内寒煞太多了,以你的情况,不应如此。”

    李鸦刻字,“什么情况?”

    “具体我不太清楚,只是听部族中老人讲过,如你我这样虽被寒煞影响,却仍旧能保留神智的,万中无一,能活下来的更是少之又少,冰原中曾有过先例,此类武者天生与寒煞契合,更可借此继续向武道之巅攀升。”

    李鸦心生困惑,既有先例,为何从未听过,自己孤陋寡闻便罢,可冰鬼之祸,无论心善者还是心戾者,至少该出来露个头。

    “你我之前,有无此类武者存在?”

    叶兵灵点头道:“有。”

    “何在?”

    “死完了。”

    李鸦默而不动,片刻后缓缓刻字,“我不信,你所言,有不实之处。”

    叶兵灵沉默,看着李鸦继续在冰上刻字。

    “你无需试探我,狱城已毁,一路行来未见任何武者,你我两人多半已是此地仅存有智之人,我如害你,无异自掘坟墓。”

    “你若欺我,不如就此别过。”

    叶兵灵神色变幻,看着李鸦欲言又止。

    “可有不敢言之事?”李鸦刻字而问。

    叶兵灵摇头,反问道:“你到这里要做什么?”

    “去最北方。”

    “能不去吗?”

    “非去不可。”

    叶兵灵神色转黯,沉默片刻后轻启唇,“我告诉你,先辈传言,极北不可去,去者不归,入冰山而失魂。”

    “被寒煞侵蚀而保留神智的武者,全在这片冰山里,日日夜夜游荡不停。”

    李鸦指向被自己杀死的冰鬼尸体,“它是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