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遗世之人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239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乡村小邪医霸皇纪首富身边的女人系统之乡土懒人诸界末日在线占个山头当大王

    叶兵灵摇头道:“它不是,如果是的话,你用精血引诱不出来,就算引诱出来,你也敌不过。”

    “你见过?”

    “没见过,我不敢进去,只是推测而已。”

    还没说实话,李鸦不用去看叶兵灵神态,只从她错漏百出的话里便听出太多漏洞。

    为什么要瞒自己,为什么从冰城追到这里,然后说进了冰山就会失魂,去往极北便会不归。

    岂不是她越这样说,自己越想攀上冰山,越想到极北之处看一看。

    尔虞我诈李鸦已经厌烦,叶兵灵不相信一个陌生人情有可原,李鸦却没耐心和她细细探讨下去。

    用力在冰面上刻了“遗世之人”四个字。

    叶兵灵在李鸦刻出遗字时便脸现惊意,等到第二个世字刻出,根本不去看李鸦接下来刻的两个字,而是抬头紧盯李鸦,神色变幻不停的面庞只剩冷漠。

    “你知道自己是遗世之人?”平平语调听不出其中意味,李鸦看着像是变了一个人的叶兵灵,点头后再刻字。

    “你也是!”

    “能否保留神智根本和寒煞契合不契合无关,而是只有遗世之人才可以,可对?”

    叶兵灵淡淡回了一个“对”字。

    “如此说来,你刚才所言无一属实,那你是不想让我去极北,还是想让我去极北?”

    “并非无一属实,你我之前确有能保留神智的武者,有几个我不知道,却知道一个,他创造了冰下狱城,留书提及去往极北,然后冰原上再无此人传闻。”叶兵灵平静开口,娓娓道来。

    “他未留名,只留号,为北幽,冰原武者得其庇佑时,虽苦却不惨,自其不知所踪后,冰原五百年,凄惨至极。”

    “他留书被我所得,得知自己是遗世之人,也知只有遗世之人才能在身化冰鬼之后保留神智,继而踏上截然不同的武道之路。”

    李鸦书字打断叶兵灵,“你说这些对我没用,我只想知道,遗世之人为何能保留神智,何为遗世之人,这世上又有多少遗世之人。”

    叶兵灵皱眉思索,却不是思索李鸦想知道的答案,而是思索该不该告诉他。

    “你为何要去极北?且非去不可。”

    “无可奉告。”

    叶兵灵直视李鸦,从他目中看不到任何情绪,摇头低语,“北幽留书未提及他为何要去极北处,你也是如此,而我脑中时有念头驱使我去看一看,为何要去却不知。”

    “确实是无可奉告。”

    “你没有欺瞒我,那我便告诉你我知道的一切。”

    轻轻摘下背后长弓,轻抚弓背,叶兵灵脸现痴迷,道:“自我有记忆以来,从未想过要习武,只是等着哪一天受不了这里的苦寒安静死去,直到眼里出现了一把弓,握住弓背那一刻,我才知自己天生就是要练弓术的。”

    “遗世之身,遗世之魂,想来你已知是何意,遗留在世间的身体,遗忘了世间的魂灵。一个空荡荡却还活着的躯壳在某一日产生了意识,知道自己叫什么,却不知为何要这么叫,知道自己还活着,却不知为什么要活着,猜测着自己有前世,却从来不曾想起过。”

    “北幽留书,言及遗世之人或为已将武术修至绝巅的武者所留躯壳,其魂灵已许已湮灭,也许归于冥冥之中,他不敢肯定,也无人敢肯定,你问何为遗世之人,我所知道的只有这些。”

    李鸦静静听着,判断着真假,叶兵灵说完,已确信无疑。

    刀术学院正副两个院长也是这么说的,比她说的详细些,武者修至绝巅,可肉身不腐,但是总有那么些即便能不死不灭却不愿再活下去的人,魂死身留,洒脱而去。

    然而他们都没说为何要留下这具躯体,既不愿活下去,为何不将这具躯体生机抹去,李鸦不信能将自己魂灵抹去的人却抹不去躯体生机。

    叶兵灵继续说道:“身化冰鬼却能保留神智的原因不需我说你也应该能猜测到,你我灵智皆为机缘巧合再生而来,归于这具躯体,却又不属于这具身体,冰鬼失智,你我不失智,只有这些区别。”

    李鸦不太确定是否因为如此,却未打断叶兵灵,玄奇之事本就无可探究,如今有一份勉强凑合的解释,再深究下去没用。

    叶兵灵缓缓道出了李鸦最关心的问题答案,“至于这世上有多少遗世之人,以我所知,只有北幽,你,还有我。”

    话毕,叶兵灵沉默不再言,李鸦则低头沉思起来。

    自己是遗世之人,叶兵灵是遗世之人,还有她所说的创造了冰下那座巨城的北幽也是遗世之人。

    冰下巨城如由人力而成,这个人,该有多强?

    叶兵灵是遗世之人吗?

    种种疑问绕心头,解开一个,更多的出现。

    能创造冰下巨城的武者,想必已强至可开山断江,这样的武者如战斗起来,这个世界能承受?

    武道赛事是给人看的,如果有这样的武者参与赛事,什么人来看?

    极北有什么,超武系统让自己去,北幽去而不归,叶兵灵脑中有念头驱使,莫非只要是遗世之人,便注定有极北一行?

    苦思而不得解,李鸦放弃做徒劳功,书字问叶兵灵道:“上官奉剑可是被你救活?”

    叶兵灵看向上官奉剑,道“你是说她吗,确实是我所为,却不是救活,而是以冰鬼脑中所凝的灵珠激发她残留神智,虽能行动,与冰鬼无异。”

    李鸦微微点头便不再继续问下去,叶兵灵此女戒备之心太重,言语多有不实之处,算不上欺瞒,却让人实在无法彻底相信。

    在他看来,上官奉剑与冰鬼截然不同,叶兵灵和上官奉剑能找到自己,唯有自己和上官奉剑曾经结下血契能解释,且她虽静立不动,却不像冰鬼一般蛰伏,而是紧随自己,如护卫一般不离三米之外。

    种种表现,不是叶兵灵简单一句与冰鬼无异所能说通。

    叶兵灵初与自己相见的样子不像作伪,李鸦观人凭自己判断,叶兵灵言有不实,却不像心机深沉满腹诡诈之人,有苦衷,有忌讳,暂不与其撕开面皮。

    便没问冰鬼之祸她是否有份参与。

    而是问起从冰山上跃下的冰鬼来。

    “它们似有神智,你可知为何如此。”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