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猎杀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2295

人气小说:神武天帝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终极美女保镖重生之剑神天价婚宠大明文魁

    那只持枪冰鬼被斜切两半的尸体就在冰丘前百多米。叶兵灵被李鸦问起冰山山脉中冰鬼一事,起身直跃,落到这只冰鬼尸体前,然后俯身覆掌于它遮盖面孔的面具上。

    一张自鼻孔以上为冰晶之肤,由鼻孔至下巴为血肉的怪异脸庞落入随后跃来的李鸦视线里。

    叶兵灵的平淡话音在李鸦耳边响起,“我从未来过此地,所知全从冰城所存不多的记载而来,冰鬼实力各有不同,以是否身具血肉来区分,实力越强者,身具血肉越多,且实力越强者越喜寒煞。以眼前冰山为界,寒煞比之冰原更烈,其内聚集的冰鬼实力自然更强。”

    “实力强,便会显露出些许智慧,却如兽与人之分,远不能相提并论。”

    李鸦听叶兵灵说话的同时用红甲轻轻刺了一下冰鬼看去为血肉的半面脸孔,与刺冰晶之肤的阻滞感殊无二致,提起红甲后也未见血滴落下。

    视线上移,李鸦由上至下看着叶兵灵粉嫩面颊,光洁额头如白瓷,红眸虽红,难掩其内柔波轻转,红唇紧抿,藏着腹中千言万语,微翘下巴显出几分倔强,却更多是冷淡。

    一张很养眼,极美丽的面孔。

    却不知被白甲遮住的脖子以下,是否还是这般白里透红的诱人模样。

    以身具血肉来区分实力的话,叶兵灵一箭就足以射杀全身皆为冰晶的自己。

    李鸦极不客气的目光没引起叶兵灵半分波澜,任由他审视自己,然后退回到了冰丘下。

    淡淡话音从李鸦身后飘来,“你我皆为异类,人不人,鬼不鬼,不可以常理度之。”

    李鸦未转身,异类确实是异类,却并非不可以常理度之。

    迈步向冰山下走去,身后上官奉剑亦步亦趋,紧随不离。以常理而论,自己一路多有停留,她应该早就追上了。

    以常理而论,叶兵灵不该不识趣的依旧停留在此。

    猎杀冰鬼,凝聚精血,提升自己实力的进程被两人打断,李鸦懒得再从叶兵灵话里找那几分真心,来到冰山下,抬头望了望陡而光滑的山避,从冰甲内取了五滴精血,放到了冰山陡壁之下。

    靠在冰丘下的叶兵灵远远看到李鸦举动,娇躯轻颤,却没出声,只安静看着。

    李鸦与紧紧跟随的上官奉剑向后退了十步,便安静等待起来。

    离冰山越近,寒意越重,冰晶之躯极少有觉得冷的时候,李鸦站了十几分钟却觉得脚底有寒气向上钻,身后从来到自己身边便相隔三步跟随的上官奉剑手中冰剑,更在剑锋凝出一层极锐利的细细冰刃。

    抬头望着这座在冰山山脉中最矮的冰山之顶,从其上洒落下来的刺眼光线在血目中却显柔和。

    李鸦紧握红甲,视线中一只白甲冰鬼跃下,同时身后静立的上官奉剑发出一声类似轻喝的声响,在李鸦反应不及时从身边掠过,自下而上,撩剑迎向冰鬼手中长刀。

    先前被引诱来的冰鬼去而复返,却没有冰箭将其惊退了。

    上官奉剑的异动让李鸦微觉惊讶,便没上前,而是看着她和那只持刀冰鬼在冰山陡壁上缠斗。

    剑刺刀挡,刀砍剑架,偶有精妙招式攻去,却显得很死板,连攻其要害都不知。

    两道身影一边缠斗一边向下落,在李鸦看来,上官奉剑未成冰鬼前一招便可将其击杀,现在却久斗而无果。

    看不到自己想要看到的,李鸦在上官奉剑与那只冰鬼一起落下时提刀向前,找了个破绽,红甲横劈,将那只冰鬼的头颅劈飞了出去。

    上官奉剑随之而停,飞快移步到李鸦身后三步,竟似知道只要将其头颅砍下便能杀死它。

    李鸦收刀后转身看了上官奉剑片刻,白甲覆身,面具遮脸,什么也看不出。

    无奈从这只冰鬼冰心内取出二十滴精血,李鸦收起十滴,再往那五滴里添了两滴,剩余八滴分为两份,自己服了四滴,然后将剩下四滴中其中一滴托到了上官奉剑身边。

    面具缓退,上官奉剑满是冰晶的面孔使李鸦托着精血的手掌轻颤了一下。

    然后看着她微微低头,冰唇仅开一隙,未吸气未吐舌,便将那滴精血摄入口中。

    李鸦再取一滴,看着上官奉剑又安静将其服下。

    四滴精血一一喂服,李鸦又取出一滴,上官奉剑同样将其服下。

    一路行来,李鸦自己服食,给云怀烈服食,储存的精血从未少于十滴,到冰山时还余十二滴。猎杀两只冰鬼得四十滴,李鸦服下七滴,上官奉剑服下五滴,用来引诱冰鬼的七滴,五十二滴还剩三十三滴。

    李鸦在上官奉剑服下五滴后又取出十滴,其中五滴被上官奉剑服下,第六滴时她不再将其摄入口中。

    眼见如此,李鸦便又服下六滴精血,并把引诱冰鬼之用的精血凑到了十滴。

    所剩精血只剩下了十九滴。

    李鸦服下十滴精血后细细感觉体内状况,发觉这十滴精血虽分先后入腹,却在体内被提纯的过程中汇到一起,经由身体各处,最后归于心脏,恰好变成一滴。

    二十滴精血增加一滴,李鸦别无它感,仅觉被轻风从冰山上带下来的寒意减少一分。

    目光落向云怀烈,李鸦有心试一试,却没有一丝把握,自己和上官奉剑还有叶兵灵皆为冰鬼之躯,云怀烈身有寒煞,可还为血肉之躯,破坏他体内两种煞气的平衡的后果难料。

    还是只能等。

    将击杀那只冰鬼后阻绝气味传递的冰层消融,李鸦继续等着冰鬼从冰山中跃出。

    吸收十滴精血的时间李鸦仔细计算了下,整整一个时辰。

    一只又一只冰鬼从冰山上跃下,或隔十几分钟,或隔三五分钟,仅隔一两分钟的也有,却从无两只冰鬼一起跃下,全都有去无回,一个不落地死在了李鸦刀下。

    上官奉剑的状况李鸦观察许久依旧得不出结论,叶兵灵的话也不全是蒙混之言,至少经过李鸦观察,上官奉剑除去紧随自己身后,并隐有护卫之意外,其余和冰鬼没有任何区别。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