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长谈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241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乡村小邪医霸皇纪首富身边的女人系统之乡土懒人诸界末日在线占个山头当大王

    狠狠瞪了一眼摆弄着赤金长剑的云怀烈,叶兵灵继续无奈且颇显愤意地说道:“我不知你们两人是何种关系,但只从你神态与举动便看出,你们两人必为生死之交,他这无赖是北幽遗世身,与你纠葛一起,你的身份必定不一般。”

    把玩赤金长剑的云怀烈停下了,瞅了一眼李鸦,“你说我无赖,我也确实对你无赖了,行,爱说多少次都行。”

    “至于那什么北幽,还有这个很响亮的狱帝之称,跟我没一点关系,别往心上放。”

    停了一停,见叶兵灵没理自己,云怀烈咧嘴笑了笑,继续道:“这小子的身份确实不一般,说出来吓你一跳。”

    李鸦无奈一笑,如自己预料般听到云怀烈说道,“他是我云怀烈,堂堂剑道大师的侄女婿。”

    “除此之外,再无别的身份。”

    李鸦在叶兵灵翻着白眼冷笑中郑重点头。

    云怀烈颇觉满意,也不在意叶兵灵不理自己,道:“本来觉得让你小子当我侄女婿挺埋汰我侄女,好在还像回事,心狠手不辣,天大的篓子也敢捅,不安稳是不安稳了点,没奈何芸儿中意你,你也中意她,棒打鸳鸯就怕这两只鸳鸯情投意合,挥的棒子也不舒心。”

    “咱俩打见面至今也没坐下来好好说上几句话,不过从你所言所行来看,芸儿无福也有福,我与她岁数差不了多少,却算她唯一长辈,今儿表了态,往后……你俩共度余生吧。”

    李鸦微愣,云怀烈没头没尾说了这么一堆,是为何?

    随后看到云怀烈看向上官奉剑,恍然而悟,便轻声回道:“自当如此,云小叔。”

    他不知昏厥后发生一切,李鸦又该如何去说上官奉剑魂死身不死,依血契而护卫身侧,自己如何能弃,如何敢弃。

    由人而鬼,由鬼而人,如弃,自己与上官奉剑皆为鬼。

    云怀烈盯着李鸦看了片刻,复去摆弄那柄赤金长剑,剑台之术全由内罡而成,这柄剑极好,却需长久磨炼,方能与剑台之术相合。

    许久平静后,李鸦继续和叶兵灵交谈起来。

    “如此说来,你只是得到北幽遗书,并不是遗世之身。”李鸦问道。

    叶兵灵许是站得久了,觉得不自在,与李鸦相对而坐,回道:“遗世之身为武术修到至高的存在遗躯,魂不存,体归平凡,世间寥寥无几,能知道自己是遗世身的就更少了,我怎么可能是。”

    话音微顿,叶兵灵略显困惑道:“说起来,你们两个皆为遗世身,太过巧合了。”

    “巧合而已,如深究,事事皆巧合。”李鸦淡声道,“能否告知你身化冰鬼之后,为何能保留神智吗?”

    叶兵灵与李鸦长谈的目的便是为了化解误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说了声,“稍等,我去去便回。”站起身,来到李鸦杀戮后留下的冰鬼尸堆,随意找了一具尸体,从其脑内挖出一颗灰白色圆球。

    回到李鸦身前,坐下后将其放到两人中间,道:“我能保留神智全靠此物,部族中人将其称为灵核,有定心凝神,提升悟性之能。”

    定定看着那枚灵核,叶兵灵面现恍惚,在李鸦等待片刻后说道:“部族曾有人被寒煞侵蚀化为冰鬼,恰逢冰鬼袭杀,被我射破头颅后露出此物,他争食之后回复神智,自尽而死。”

    冰原种种,于叶兵灵来说岂止是不堪回首,在冰下巨城,为保神智,她吞下不知多少灵核,曾决定将这个秘密永久隐藏,如今平淡说出,盖因终于脱去冰鬼身,更希望借助李鸦与云怀烈之力离开冰原。

    李鸦只听叶兵灵此言便知她为保神智付出极多,微微点头,转而指向上官奉剑问道。

    “你能将她救活,是否也用了此物,且不止一枚?”

    “没错,共用去五十二枚,如不是为了让她能行动,我不会直到这里才追上你们。”

    李鸦沉默,片刻后明知无望,明知云怀烈就在一侧倾听,依旧问道:“你靠此物能保留神智,她……能活过来吗,不是这样,而是和未死之前一样,有自己的魂儿在躯壳内。”

    “她在成为冰鬼前已死?”叶兵灵微怔后低问。

    李鸦苦笑,“是,一刀穿心,确实是死了没错。”

    一直听着的云怀烈低声叹了口气,随后低骂,“死了的人都要往活救,还偏偏给救了回来,不伦不类的样子,你小子也能糟得了这份心。”

    李鸦听到未回,杀人救人,什么人该杀,什么人该救他分得很明白。

    上官奉剑该救,死了都要救,成为冰鬼都要救。

    只凭自己良心。

    叶兵灵犹豫良久,道:“以我所知,她不可能再回复神智,世间武术再神奇,也不可能让一个已死之人再履红尘,我不劝慰你,却想和你说,一切但凭己念,你觉得该如何,就如何。”

    李鸦唯有点头回应。

    该如何他早已想明白,就在上官奉剑从身后冰城追来,立于自己身侧三步那一刻。

    不离,便不弃。

    诸事皆问清楚,冰鬼破城之事李鸦也不打算再问,叶兵灵甚少显露想要渴望离开冰原的执念,却处处皆显露,李鸦知道一个人执念已成魔障后会做出什么事,自己都不惜摧城,更何况是从出生到现在一直与冰为便的她。

    那座城,从一开始就不该立在那。

    如今是时候决定是继续向极北而去,还是想法离开冰原。

    李鸦和上官奉剑冰躯未复,小心遮挡应无事,云怀烈与叶兵灵都为血肉之躯,已可离开这里。

    遥遥望向冰山山脉,李鸦没有自己做决定,而是同时问云怀烈与叶兵灵两人。

    “云小叔,叶兵灵,你们两个说说,是该继续往北,还是掉头向南,回去。”

    云怀烈想也不想,答道:“还用说,自然是回去,你我久不归,芸儿别急坏了。

    得此一言,李鸦直接起身,一番谈话,上官奉剑身躯已移到三步外,显然已将心脏转为血肉,跟随李鸦脚步向南向迈出。

    极北非去不可,却可以暂搁置一段时间,两相权衡,李鸦也觉先回去较好。

    云怀烈也开始迈步。

    最想离开这里的叶兵灵反而没动,而是说道:“现在走不了,我之前去看了,除非我们体内寒煞足够渡海消耗,否则唯有等那边再来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