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血而成肉躯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241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乡村小邪医噬帝重生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圣手仙瞳

    话音落地,李鸦便转身跃向冰山,十起十落,里许冰面已在身后。

    站在冰山下,李鸦深深吸气吐气,猛跃而起,攀着陡峭冰壁直直向上。

    冰鬼之躯破冰极易,三百丈冰山已算极高,却挡不住李鸦,只用了十几分钟便攀了上去,比在平地上飞奔也差不了多少。

    上了这座冰山之顶,李鸦站定后向着冰丘下依稀可见的两人摆了摆手,随即向冰山山顶北侧跃去。

    太过平淡,反显决绝。

    立在冰丘下的云怀烈苦笑起来。

    如芸儿在此,他同样会选择引冰鬼入城,屠不屠城是冰鬼的事,他只是要救芸儿。

    李鸦也是这样想的吧。

    所以才这样做。

    “你说我是不是不应该问他,你去了那里,应该明白我只是问一问,没有丝毫怪罪的意思。”云怀烈问叶兵灵。

    叶兵灵现在更不会搭理他,没人比她更清楚事情的具体经过是什么样的。

    就这样过去吧,反正真相已经埋到她和李鸦心里,也埋在了那座骨碑里,不会有人再问,也不会有人再想。

    李鸦去了极北,叶兵灵不知道该去做些什么,在冰丘下等了起来。

    云怀烈也等了起来。

    一月

    两月

    三月

    云怀烈每天有事没事和叶兵灵说几句话,叶兵灵却打定主意不搭理她,一概冷脸而对。

    三月等待,太漫长,叶兵灵去冰城看了一次,还未见有船靠岸,回到冰丘下后,几经犹豫,攀冰山向极北而去。

    早就有此意的云怀烈悄不言声地跟在了叶兵灵的身后。

    两人攀上冰山后又过半年,连城来到了这里。

    看到了堆叠起来的白甲冰鬼尸体,一具具被破心取血,身体上更有眼熟刀伤。

    连城站在冰山下踌躇不前,他得李鸦托付,照顾云芸,现在找到李鸦留下的踪迹,理应和云芸说一声。

    回返十日后归来,找了一个见过几面的武者,给了些武币,让其代为传话。

    连城也攀上了冰山。

    自连城后再无人到这里。

    李鸦攀上冰山后一路向北,一路都是一座更比一座高的冰山,陡而险,高而峻,以他现在躯体依旧有些吃力。

    好在冰鬼并未像他想象的那么多。

    从第一座冰山开始,十座冰山一个冰鬼也没遇到,直到在第十一座冰山的山脚下才遇到一只冰鬼。

    还是体覆白甲的样子,却比李鸦在冰丘前杀的要强不少,他和上官奉剑合击,尚且用了三招才将其击杀。

    刀尖刺破冰鬼心口,李鸦从它心脏内取出九十九滴精血,便停下暂歇。

    找了个看着舒服点的地方坐下,李鸦取了一滴精血托在掌心,仔细看着上官奉剑反应。

    面具卸下,上官奉剑柔美面庞出现李鸦眼前,冰晶之肤转血肉之肤,慢移至李鸦身前,低头吐舌,将那滴精血卷入口中。

    李鸦乐了。

    立刻又取一滴血,看着上官奉剑再次将其吞入口中。

    一滴一滴喂下去,李鸦忽发感慨,“你越来越像人了,知道吐舌头了。”

    上官奉剑将李鸦放在掌心上的精血卷入口中,低低发出“嗯”声。

    太低了,从嗓子眼里挤出来,让李鸦以为听错。

    直到她又吞了一滴精血,又挤出一个“嗯”字,李鸦才猛然意识到上官奉剑竟然开口讲话了。

    不由忐忑问道:“你……活了?”

    上官奉剑无声而对,李鸦急问,“你能开口讲话了?还知道自己是谁吗?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

    上官奉剑依旧无声,没了精血引动,直起身来,向三步外走去。

    该死的三步外。

    李鸦满脸失望,忽然想起她是在吸**血后出的声,急忙再取一滴精血,看着她将其吞入口中,然后从嘴里发出低至几不可闻的“嗯”声。

    反复几次确认后,李鸦只得无奈停下。

    上官奉剑的反应像是吃了精血后,无意识而发的满足之声,什么也说明不了。

    将九十九滴精血全喂了上官奉剑,又取出此前剩余的精血,只留百滴以备不测,李鸦和上官奉剑将其余的全部分食后,继续向极北而去。

    一座座冰山在脚下越过,视线中最高的那座冰山越来越近,路上遇到的冰鬼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强。

    李鸦本以为自己体质特殊,才可以在体内凝出百滴精血以上,却发现冰鬼体内同样同样可凝百滴以上精血。

    上官奉剑无疑是受自己掣肘,才会需要自己心头之血才能转化部分血肉之躯。

    且李鸦发现冰鬼不止是力气更大,速度更快,随着其体内精血越来越多,冰鬼的灵智也越来越高,甚至有不敌两人联手者,转身便逃的。

    百滴精血之后,再凝出的精血不再存于心脏,而是存于两手。先左后右,逐次增加,左手凝一滴右手再凝一滴,第三滴又凝于左手,第四滴则再凝右手,如此循环。

    到左右手各凝出十滴后,自心脏而生的罡气分出两股,各连于左右手。

    并可离体而出。

    除了能离体而出这点异于初习武之时,其余给李鸦的感受和自己刚刚练刀时,血液生罡气的感觉完全一样。

    “莫非成为冰鬼之躯,再转为血肉之躯,还要重修一次不成?”李鸦困惑而不得解,身边无人可问,更无心法可修,只得任其自行运转。

    却开始寻找冰鬼击杀后取精血。

    以精血引诱太过冒险,蛰伏在冰山山脉中的冰鬼越来越强,引来两人对付不了的,跑都跑不及。

    一路攀山前行,一路杀戮冰鬼,在李鸦到达那座最高的冰山前时,他和上官奉剑的双手化为了血肉。

    两手各凝百滴精血,化为血肉后非但没失去冰晶之躯时堪称刀枪不入的坚硬,反而更胜一筹,以手刺坚冰轻而易举。

    李鸦欣喜之余再不做它想,这条路已成通天大道,等自己将全身转化为血肉之躯,不敢说如何如何强,却可以肯定强到没边了。

    跃过冰山间相连的低矮冰丘,李鸦将最后一座也是最高一座冰山的山脚之下景况尽收眼底。

    陡壁之下窄小冰谷,而冰谷内,则是让李鸦脸色突然难看起来的密密麻麻冰鬼。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