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攀冰山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234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逆流2004大汉龙骑美女总裁的透视高手太古龙象诀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富盛华降落远古

    往下坠落的身体急停在冰丘半腰,收敛心脏内缓缓流淌的罡气,李鸦身躯瞬间转为冰鬼之躯。

    顺手扯住了上官奉剑。

    她除去吸收精血的时候,一直以白甲覆身,倒不虞惊动底下冰鬼。

    站稳身形后,李鸦再向冰谷内看去,神情已恢复平静,冰谷不大,百十来米宽,里许长,从谷口到谷底全是直挺挺站在那里的冰鬼。

    皆身披白甲,手持兵刃。

    如军伍列阵,肃杀之气扑面而来。

    李鸦从未想过在这人迹失踪的极北之处,竟还有如此之多的冰鬼,且全聚在这座冰山脚下的窄小冰谷里。

    太过反常了,必有其成因。

    冰山直攀天际,其高,视线所不能及,其伟,只雄之一字可述,其壮,天地只此一座。小小冰谷中聚集的冰鬼在其脚下仅如蚍蜉,渺小至无可言说,而立于冰丘半腰的李鸦相较冰山更如尘埃般微小。

    李鸦受超武系统指引而来,冰鬼聚在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被眼前情景所触,李鸦忽然想起自己一路所杀冰鬼,有一个算一个,无一例外是向这座冰山的方向游荡而来。

    再细思下去,身披白甲的冰鬼智虽不高,却和完全没有智慧的普通冰鬼有极大不同,最显著一点便是或多或少掌握还未成冰鬼前所修习的武术,手中兵器各有不同,却显然是其生前常用武器。

    豺狼虎豹,牛羊马兔,飞鸟游鱼,乃至生于大地上的花草树木,各有其生存之道,各有其栖息之处。无土则木不能存,无水则鱼不能游,豺狼虎豹逐肉而食,牛羊马兔啃草而活,生来便是如此,为生命之本能。

    冰鬼由武者而来,生冰心,凝灵核,凭本能而动,无论如何去看去说,都是一种生命。

    聚于这里,像是来朝圣的。

    仔细看了一会儿,李鸦看到这个冰谷里的所有冰鬼,全都微抬下巴,体虽僵,却努力仰望高不见顶的冰山。

    让李鸦觉得自己不应去打扰这份属于它们这个另类种族的宁静。

    冰谷被冰鬼占满,却还有另外的路通向冰山,李鸦再三权衡,终究放弃搅扰这数万冰鬼。

    绕了点远,从西侧来到这座冰山的山脚下。

    没有犹豫,没有停顿,也没有找看起来容易攀爬的路径,来到冰山脚下,直接就开始往上攀。

    来时他已看过,正北只有这座冰山立于天地间,两侧空荡荡,也许是天涯海,也许是无边冰原,无论是两者哪个,都不可能去绕路。

    李鸦在前,上官奉剑在后,两道渺小身影在冰山上缓缓移动,时有微风拂过,时有狂风卷过,闪亮冰屑从两人攀过的地方不停往下掉落,伴着山顶簌簌而落的细碎雪毛远远飘走。

    一天歇一会儿,一天吸收一滴之前特意留存的精血,十天之后,两人攀到了冰山三分之一处。

    恍然未觉中,由冰山西侧来到冰山南侧,以两人移动轨迹来算,再有一日或两日,就会到达山脚下那座冰谷的正上方。

    也即那些冰鬼的正上方。

    李鸦一手刺于冰层中,一手持红甲在冰山山体上凿出一个米深浅坑,然后扯着上官奉剑站到里边。凿冰甚是费力,李鸦刚开始还会往宽凿一些,最近这两次只凿出能容一人站立的浅坑,自己在里面靠冰壁站立,上官奉剑则搂在怀里。

    免不了胡思乱想,毕竟搂的是一个女人。

    相处时日久了,焉能无情无感?

    人跟人就是这样,点头之交算认识了,爱死爱活不关己事,最多几句闲话,生人更不必说,便是死在眼前也不过一时半刻的不忍,就怕处久了,越久越难离。

    越久越生情。

    尽管上官奉剑现在依旧是一个冰鬼,尽管李鸦不知自己因她而生的是什么情。

    取出一滴精血喂入上官奉剑口中,指尖不知第几次触到她温热红唇和湿软香舌,李鸦附耳对上官奉剑,对自己低语。

    “我该拿你怎么办?”

    即便没去冰城那边看过,李鸦也知道不管是武城还是八十一大盟,天下大大小小数也数不清的势力,甚至是那些连习武都不知为何而习的武者们,不可能放任冰鬼不管,更不可能放弃其体内天然而凝的精血。

    一年不来大船,两年不来大船,三年五年总会来的,到时候自己必然是要离开这里的,然而到时候两人根本不可能将身体转化为血肉之躯。

    遮遮掩掩,自己不嫌累,也能遮掩得住,上官奉剑却只要显露丝毫,便无立足之地。

    李鸦不想再生波澜了。

    也不想让上官奉剑游荡在冰原之中,也许哪一日被猎杀,也许像山脚下冰鬼一样天长地久立在那里。

    要到极北,便是想着或许那里有转机之处,山脚下聚集的冰鬼不能说明什么,却也使李鸦生出希望。

    因为李鸦自己看来,冰鬼活着,动着,杀人噬尸,可谓世间极恶之物,其所追求的,不过是重新为人。

    歇了有一个时辰,李鸦和上官奉剑再次开始攀起冰山来,直直向上。

    然而不管是没有神智的上官奉剑还是李鸦,都没有察觉到,两人攀爬的路线一丝一丝偏移,一点一点接近了冰山的正南侧,也即两人的正北向。

    一日攀爬,当李鸦正想凿出一个冰坑休息一会的时候,习惯性四下张望,忽然看到自己右手方向有一道白甲身影在缓缓移动。

    不止一道,在它的上方几十米高处,同样的白甲身影在移动,李鸦惊讶之下凝目细看,方才发现,每隔几十米,便有一道白甲身影缓缓移动,一道白影连一道白影,离得远了看不到,离得近了也只看到十几道身影一直在向上方移动。

    是那些白甲冰鬼?

    李鸦粗算一下自己离那些白甲身影的距离,横向大概在一里半左右,冰山上不比平地,这一里半,得花费小半天的时间才能过去。

    白甲冰鬼如聚在山脚下不动,李鸦不会去惹它们,现在竟在攀冰山而上,自己怎么也得过去看看。

    有心试一试这些冰鬼,李鸦丝毫没有遮掩凿冰的声响,一边用红甲劈冰,一边看向停都未停一下的冰鬼。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