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天下为之而改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245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乡村小邪医噬帝重生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圣手仙瞳

    云怀烈和上官奉剑站在那座有着十帝遗身的冰山之巅上,眼中银白色光芒如水银泻地,平铺而下,如从天而降的巨浪将两人淹没。

    云怀烈腰间赤金长剑在被银光覆盖的一瞬,陡然长鸣,声极锐,由低到高不断攀升,与此同时,上官奉剑举在手中的白玉长弓弓弦轻颤,铮铮之音一声接一声传出。

    两人猛然从惊骇中回转,听着自己兵器自行发出的声响,竟觉心生欢快。

    像解去了束缚。

    身后的十帝遗身所携兵器同样有声响传来,或轻而脆,或低而重,或淡雅,或高昂,有铮铮而鸣之声,亦有金玉轻触之声。这些声响彼此交融在一起,本该杂乱无章,刺耳扰心,但传入云怀烈耳中,却觉自有一番韵律在内,听得片刻,竟是心潮澎湃起来。

    遂起剑台,凝出一柄一柄赤金剑刃,盘旋于身侧曼曼而舞。

    叶兵灵见状露齿轻笑,同样凝出一枚枚冰箭,融入云怀烈所唤剑光中,箭与剑彼此牵连,环两人身侧欢快飞舞。

    两人不知不觉中将心中一切放下,沉浸继而沉迷。

    他们身后,十帝遗身所携兵器共有十八柄,此刻皆悬空而起,静静漂浮片刻后,围绕自己主人死而不腐的躯体轻转起来。

    一声又一声轻鸣此起彼伏响起,留恋不舍之情从轻鸣中传递出,十八柄冰刃沐浴银光之中,似开启灵性,通了人性。

    北幽所留双刀绕着他的躯体轻转片刻后,低鸣数声,而后疾射云怀烈身前,停于他双手下方,刀尖外转,刀柄对内,静静漂浮不动。

    云怀烈低头看着两柄刀,明白了它们的意思,伸出双手,轻轻拨开了刀柄。

    也不管它们听不听得懂,低头笑语,“我这一生,已练了剑,你们无需找我这个旧主,该去哪,去吧。”

    两刀低鸣,刀身轻颤,似不愿离去,又向云怀烈手掌靠了靠,继而被轻轻拨开。

    便不再眷恋。

    缓缓来到叶兵灵手上白玉长弓前,刀尖轻触弓弦,触了三下,似在告别,而后刀身浮空三丈直立而起。

    铿锵脆鸣从刀身内传出,随后两柄刀刃贴刃,柄贴柄,刀尖斜对冰山之下无边大地,急坠而去。

    刀光掠天地!

    紧随北幽两柄长刀之后,剩余十六柄十帝遗兵各起光华,划破苍穹,向着冥冥不知处落去。

    一柄又一柄不知存于何处的兵刃接连飞上天穹,数也数不清,漫天而舞,银光之后,天空中再次被无数耀眼光华遮蔽,全是一柄一柄不知何时遗留下来的神兵利刃。

    散于苍茫大地中。

    归于有缘人。

    云怀烈和叶兵灵立在冰山之巅,回首看向没了兵刃在身侧的十帝遗身,再看向两人眼中异常清晰的无数道光华,早已将震撼忘的一干二净。

    “这一幕,是出自李鸦之手吧?”云怀烈低问。

    叶兵灵仰首望天空,“我哪里会知道是不是出于他之手,可是……”

    “可是除了他,还会是谁呢?”云怀烈接道,继而没来由地笑起来。

    “北幽说天下为之而改,我还以为是冰鬼破城之后,世人知晓如此恶物,难免动荡不安。哪里会想到竟是如此,如此不可思议,如此无可避免。”

    “这天下,真真是要为之而改了。”

    万兵横空!

    云怀烈便是放开了脑袋去胡思乱想,也绝想不到自己这个世界中,竟有多到数也数不清的通灵之兵。

    飞天之后为通灵。

    世所罕见,如今却满目皆是。

    在另一座冰山之巅,举冰锤而砸城门的连城被银光笼罩时,耗尽所有内罡而凝的冰猿飞快消融,仅仅过了两三息,已露出了他那身半血半铁的猿甲。

    银光剥去冰猿身落到连城身上后,血猿之甲先生变化,鲜红色猿甲与银光一点点融合,越发红的刺眼,一寸寸从连城身上剥离,短短片刻,一只血猿在连城身前出现。

    铁猿之甲重新覆盖连城全身。

    血猿似有灵性,站在两扇城门前,举臂挥拳,与连城的铁锤一起砸了上去。

    嘭嘭闷响一刻不停传出,连城被寒煞侵蚀而成的血红双目已恢复黑色,连城随之恢复理性,看到这只莫名其妙出现的血猿后咧嘴无声笑起,砸着城门的动作却一刻不停。

    虎口被震裂,每砸一锤都会有血珠飞射,每砸一锤身体都会被震的后仰,连城现在已无内罡可用,只余凝为猿铠的内罡加持自身力量。

    持锤之臂已折。

    只靠着猿铠支撑。

    血猿举拳砸城门,每拳下去如血肉之躯般溅出点点血珠,不落于地,而是落到了连城举锤的手上。

    血滴渗入猿甲,顺着他被震裂的虎口融入体内,血珠一滴滴融入,城门被轰砸而发出的闷响越来越沉,越来越重。

    随着血猿渐渐变淡,连城眼中神采越来越盛,他感觉到早就没了痛觉的右臂开始疼了起来,体内无罡气,力气却一刻比一刻大,砸在城门上的力道也一刻比一刻强。

    属于肉身的力量无比充实,连城索性卸去猿甲,将其化为内罡融入体内,十几锤子消耗地一干二净后,看着血猿陡然停下,然后散为极为纯净的气血之力缓缓融入自己躯体。

    好像明白了现在自己正在经历的是什么,连城砸城门的动作愈发快了起来,浑身被震得要散架,血猿消散后形成的浓郁气血之力却融合得越来越快。

    而身体所蕴含的力量渐渐强到连城此前从未想过的程度。

    自古使锤者皆力大,此力不为罡气之力,不为内力之力,也不为两者融合为一的内罡之力,而是单纯肉身之力。

    连城武术皆为家传,一代一代口口相传,传到连城这一代虽未断了传承,却多有缺漏,其中最重要的便是没有只言片语留下,仅有两字未被遗弃的修习肉身之术。

    铸体

    连城未修过铸体之术,不知其效果如何,然而自己现在所经历的,必不输于铸体之术。

    筋如弓弦,骨胜金石,肉比坚铁,发力如箭出弦,急而猛。

    在血猿全部融入自己身体的刹那,连城也知道了这两扇城门该如何打开。

    把铁锤重新挂到腰间,体无内罡无法凝铠,也无需凝铠,连城肩抵成门,弓腰发力,仅凭肉身之力将两扇怎么砸也砸不开的城门推开了一道缝隙。

    开此城门,需肉身开山之巨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