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九禁·骨山篇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242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乡村小邪医噬帝重生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圣手仙瞳

    云怀烈显然没料到叶兵灵会这样说,微微一愣后心中些许烦闷一扫而空。

    不再说剑术传承之术,对满布天空的淡淡微光也不再关注,仅微微抬头一望,便将目光落向冰山下看不到底的深渊。

    “咱们回吧?”

    叶兵灵一直在等这句话,轻笑点头,与云怀烈一起跃入深渊,各起飞天之翅,飘摇坠下。

    冰山之巅,云怀烈接受剑术传承时,立足之地的冰层内,有九十九道剑印一闪而逝。

    ……

    连城站在高塔前,目睹着一道道光影连成一片光幕飘向天空,只觉摸不着头脑。

    “这是闹鬼了?”

    光影成人形,飘飘忽忽,和连城印象中鬼魅形象一般无二,而心中突生的肃然之感让他只当自己被冷不丁吓着了。

    满城白甲冰鬼就够瘆人了,再加上这些凭空出现,又升了天的光影,连城觉得自己是进入了森罗鬼蜮。

    这城的名字叫平狱城,城内城外处处可见大战留下的痕迹,一定是久远年代之前,先辈武者把冥府给推平了,这座城就是冥府和人间的交界之处。

    这些冰鬼是冥府鬼兵,而不停从高塔内冒出的光影,就是冤死之魂。

    连城片刻间就猜测出一个“真相”。

    甚至猜想李鸦是杀进了冥府,大战鬼兵。

    恰有一道光影未像其他光影一样升天而去,停留在连城身前,且向他飞快靠近。

    连城正一脸狰狞,想到了李鸦陷入鬼兵重重围困而不得出的景象,见这不识趣的光影竟敢靠近自己,提前铁锤就是一锤子砸了过去。

    “小小冤灵还敢偷袭我,找死!”

    光影被连城一锤子轰退,几欲溃散,继而飘向天空,连城却是兴起了,提着铁锤四处乱砸,将一道又一道既没招它也没惹它的光影砸的越发淡不可见。

    好在连城忌惮静立不动的冰鬼,不敢闹出动静,落锤之处只在光影身上。

    此处光影不似云怀烈处,不停冒出,不知有多少,连城一通乱砸,无异于云怀烈驱剑术传承之举。

    锤术罕见,却架不住这些光影太多,百中取一,千中取一,在连城猛砸一气后,也如云怀烈般引动高深传承。

    却不是一道光影接一道光影出现,而是瞬间在连城身前凝出共计二十四道面目清晰可见的光影。

    其中更有一道相貌极显悍然的身影体高一丈,刚一显现出来就让连城觉得凶狂之意扑面而来。

    “打了小的,来了老的。”

    连城低骂一一句,提锤迎上,二十四道身影轰跑二十三个,最后一个任他怎么轰却岿然不动。

    正是那道高达一丈的光影。

    连城之执拗非常人可比,轰不动也要轰,一锤接一锤,九十九锤轰下,再轰第一百锤,光影在锤落的瞬间溃散。

    没有消失,而是尽数融入连城身体。

    只轰了一百锤却感觉比轰城门时还要累的连城在光影溃散,融入他身体后直挺挺栽倒。

    体表竟浮现淡金色光芒。

    一篇只修肉身的武术出现在连城脑海中,名卸山。

    在冰山山脉中奔行的武极陡停,在他头顶,一尊白骨佛像凭空出现,巍然而立,自天穹坠落的光影落入其侧三丈之内,如被吞噬,光逝影散,踪迹全无。

    武极得佛食之术。

    同样是在冰山山脉中奔行,却和武极分东西两向的赵洗锋持枪疾冲,身披龙鳞铠,枪出电龙随,枪尖之下,一道道光影破碎,而赵洗锋身上龙鳞铠则浮出一道道龙影。

    百道光影,百龙游于龙鳞铠。

    赵洗锋得百龙之术。

    在冰城中斩杀一只只冰鬼的方云涧得天刀之术。

    花轻衣得葬花之术。

    唐沁得绝空之术。

    云芸

    李生

    刀术学院中的学生。

    血月联盟中千万武者。

    沧月大盟乃至八十一大盟,天下武者有得者有未得者,超武系统解锁后放出的武术各觅主人,觅不到主人的则散于田野,飘于天空,落入湖泊,立于高山深涧,等着能够修习它们的武者出现。

    有九座不为世人所知却一直存在着的雄城被掀去遮挡着它们的厚纱,然后落入不经意抬头,或无意回首的武者眼中。

    武城之前,一座只有十米长宽的擂台引来武城中十之八九武道巨头,欲遮掩其存在,却再也不能。

    李鸦和上官奉剑的身体开始缓缓向虚空下方坠去,在李鸦身边出现的光影已经停止出现,而从各个隐秘之地出现的光影同样沉寂下去。

    银光遮天,万兵横空,超武传承,三变之后似乎再无变化。

    存于李鸦脑海中的超武系统似乎消失了,李鸦感觉不到它的存在,而且超武系统很扯淡的没有给李鸦留下任何一套传承,只有他之前所修的无尽刀诀,九招由超武系统凝聚的刀术,而他修习至今的内功心法被尽数抹去。

    只剩九禁

    九禁·血河篇

    九禁·骨山篇

    血河篇中两种禁术没了,多了和血河篇同名的血河之术。

    骨山篇则是骨山之术。

    李鸦对此改变颇觉有趣,浅看了一下血河之术和骨山之术,深觉看的是天方夜谭,不再细看下去,而是等着自己和上官奉剑似缓实快,直落虚空之底。

    已归心似箭。

    连城从卸山之术的传承中醒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李鸦的身影在高塔前出现。

    让从地上站起来的连城疑惑道:“你这是成神了还是当鬼了,闹出这么大动静,要翻天啊。”

    李鸦嚼了一下牙,道:“都差不离,你看像哪个就是哪个。”

    “像个屁!”

    连城高骂,提锤的手动了动,改为空着的坐手,狠狠一拳捣在李鸦胸膛。

    “可算找到你了,难,太难了,难到我不想再找了。”

    虎目竟湿。

    李鸦紧紧攥住连城捣在自己胸口不疼也不痒的左手,“这不是找到了吗,你看,我现在好好的,不再是那副鬼样子,三年而已……”

    李鸦忽怔,继而轻笑,“三年了啊,该回去了。”

    “是该回去了,再不回去,就都该来了,我拦了又拦,拦不住了。”

    李鸦点头,“已经来了,走吧,去找他们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