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不负我心,不负卿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235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乡村小邪医噬帝重生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圣手仙瞳

    久别重逢,一方生死未卜,一方拿命去找,见面时的真情流露却仅限于捣在胸口的轻轻一拳,两眼里不想让对方看到的那点湿意。

    既无豪情,也无壮志。

    男人……

    呵

    李鸦看了看满城满眼的白甲冰鬼,嘴角起笑,太少了,比自己在冰阶上遇到的至少要差十倍。这座城也太小了,不是它本来该有的面目,至少不是自己眼里看到的模样。

    “走吧。”

    连城抬步向城外走去,唤了李鸦一声,李鸦随之跟上,在他身后,上官奉剑的身体露出来,身上所披,赫然是那一身鸾铠。

    连城此时才看到自己心境一时激荡而没有察觉到的上官奉剑,先前被李鸦挡在身后,这会儿正随着两人步伐袅袅而行。

    放缓步子,仔细打量这个女子,连城过了半晌才想她是谁,不由用胳膊肘捅了捅李鸦,“你把她弄活了?”

    李鸦回头看向上官奉剑,笑道:“是啊,费了不少功夫,现在总算像那么回事了。”

    “咋不言不语的,认生了?”连城疑道。

    “嗯,认生。”李鸦答了声,随后转过头,无奈之色从他面孔上一闪而逝。

    “在她眼里,估摸着没有一个人不是生人。”

    “什么意思?”连城问道。

    “你亲眼看到她身死,由死而活,能活已属不可思议,如今状况,大概是身活魂死,只留躯体在人间。”李鸦淡声而语,索性将两人所经历的一点一滴讲给连城。

    从自己随三万血伍入城与上官奉剑结下生死血契,到齐圣到来突生波澜,启武猎而致上官奉剑处于两难境地,香消玉殒于自己眼前。然后心生不甘,喂服上官奉剑冰心之血使其身化冰鬼,再服下不知多少冰心之血,一路向北,渐转人躯。

    戛然而止于登上冰山后,那片轻易改变一切的虚空。

    连城正听的带劲,顺口问了句,“后来怎么了?依你说的来看,你俩离完全成为血肉之躯还差不少,话说回来,你看的那个城门怎么听着和我看到的不一样。”

    “确实不一样。”李鸦点头,在和一只白甲冰鬼错身而过时伸手轻触,再飞快收回。

    “不止是城门,你、我、云怀烈,我们三人所在的冰山之巅也不一样。”

    连城脚步猛停,随后急追毫不停留的李鸦,“神神叨叨的,城门不一样我信,冰山不一样……太扯淡了点吧。”

    李鸦扭头看向连城,摇头道:“不扯淡,要说扯淡,我跟你说除你我存身的世界外,尚有存于幻想中,却实实在在存在的世界,你信不信?”

    “荒谬传言罢了。”连城摇头,“地下冥府,天上宫阙,世外桃源,甚至存于虚空的秘境之地,不知传了几千几万年,没一个是真的,别和我说你相信这个。”

    李鸦轻笑答道:“不信。”

    连城却不再问了。

    已不是信不信所能讲清的事,信则有,不信则无,却也有信却无,不信却有的时候。

    李鸦没有讲完的后话连城也没再追问,城门已在眼前,且李鸦不说自有不说的道理,连城不问也有不问的道理。

    无非“交心”二字。

    在城门口的时候李鸦停下来,怕生意外,拽着上官奉剑一起走出那道如何而开被自己看得一清二楚的缝隙。

    就像他借漫天而起的寒煞看到整个冰原一样,借着银光,李鸦看到了这片冰原上发生的一切。

    方知就算天塌下来,人也要立在天之上。

    再没有比一个个人儿更重要的东西了。

    三人出了城门,李鸦放开上官奉剑,由着她像以前那样在自己身后三步跟着,没有回头看这座平狱城,和显得有些迫不及待的连城一起飞快跃向下山的冰阶。

    下了千阶,连城忽想起李鸦说他登上的冰山和自己不一样,好奇向背后山顶望去,狠狠吐了口唾沫。

    山顶雄城矗立,绝不是那个放了满城白甲冰鬼,处处残垣断壁,和一座不应该出现在世间的高塔的小山城。

    十帝平狱城。

    连城张口欲问,话到嘴边只骂骂咧咧连着说了好几句“他娘的,这算个什么事?”

    万道冰阶上时难,下去却再容易不过,三人一跃十几阶,个把时辰便下到了平地之上,那个冰山山脚下站满白甲冰鬼的冰谷。

    连城径直向正南方向行去,却被李鸦一把扯住,“再等等,有人快要下来了。”

    话音刚落,冰山西侧云怀烈和叶兵灵在将要落地时突然转向,短短几息已飞掠至两人身前。

    连城瞠目结舌,视线不断在李鸦和云怀烈身上转来转去,随后看向极为面生的叶兵灵,“神神叨叨也就罢了,这小媳妇你们从哪捡来的?莫非也是……”

    云怀烈没明白连城没头没脑的话是什么意思,李鸦却听明白了,先没答连城,而是促狭笑起,向叶兵灵叫道:“叶小婶。”

    又转向云怀烈,“云小叔。”

    叶兵灵本来在好奇看着上官奉剑,猜测她如何转为血肉之躯,乍听李鸦两声称呼,琢磨一下才明白是什么意思,脸颊登时通红。

    也没听清是不是低低应了一声。

    反倒是云怀烈,大大咧咧地点头,连李鸦对叶兵灵的称呼一并应下,看着李鸦,又看向上官奉剑,眉头轻皱后松开,“救活了?”

    此救活非彼救活,李鸦知道云怀烈问的是什么,耸肩而答:“就那样,无智无神。”

    云怀烈眼现不忍,喟然而叹。

    “无智无神,却非无情……”

    “李鸦,我知道你不会弃她,于我来讲,你也绝不能弃她。妥善安置便是弃,你肯定是要把她带在身边的,我曾和你说过绝不能辜负芸儿,现在你有何言?”

    李鸦正色,深思后答道:“仅有一言,不负我心,不负卿。”

    “就这样?”

    “就这样!”

    “那就好。”云怀烈淡笑,自古情难两全,青梅竹马是情,一见倾心是情,日久天长是情,白头偕老是情,一个情字,老天爷都管不了,任他们去。

    天边复现白云,悠悠而飘,静看人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