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滴血重生弹指百年,可为真?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2363

人气小说:神武天帝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终极美女保镖重生之剑神天价婚宠大明文魁

    云怀烈此时已看到现于自己眼中的山顶雄城,他和叶兵灵刚从冰山之巅下来,自然知道现在看到的这座冰山和两人所去的冰山不是同一座。

    也从山顶上十帝遗身皆仰首望天,且刚才发生的所有变化都是由他们目之所望处开始,隐隐猜出李鸦所去的冰山和他们所去的不是同一座。

    “这座城……”云怀烈沉吟片刻,“你们是从这座城里出来的?”

    李鸦和连城齐齐摇头。

    “我和他是从一座城里出来的,但不是这座城,是一座小城,我在里面等了些功夫,他俩就出来了,然后我们一起下来,还没下到底,这座城就成了现在这样。”连城开口解释,说到最后自己都觉得狗屁不通,龇牙道:“就这么回事,总之是出来了。”

    云怀烈听得满头雾水,和叶兵灵互看一眼,道:“你是说你登上山顶,进了一座小城,李鸦出现在那座小城里,然后你俩从小城出来,小城就成了大城?”

    说话的功夫自己都乐了,“我们俩上到山顶,看到的是十帝遗身,你上到山顶,看到的是一座小城,而我们现在看到的都是一座大城,这事儿让那些说书的听了都要嘲笑一番。”

    除去一直没有任何表情在脸上的上官奉剑,神态各异的四人却在云怀烈说完后同时神色凝重起来。

    三人目光一起看向了李鸦。

    “能说不?”云怀烈轻问。

    “能说是能说,却不知该如何说起。”李鸦想了一想,“我习武时间按说不短了,可接触的东西太少,云小叔,你应该是我们这几个人里最见多识广的一个,可曾听闻过世间有某种蒙蔽人感知的东西,或武术,甚至于某种天成的神秘之地。”

    云怀烈思索片刻,“你说的这三样我都听说过,天地生异物,各种不可思议功效都有,蒙蔽人感知的只算平常,而武术,据我所知就有十余种之多,至于天成的神秘之地,你所指莫非是天地武阵不成?”

    “武阵?”李鸦此前从未听说过,不由来了兴趣,“说来听听。”

    云怀烈摆手道:“我哪说得清,能说清就不叫神秘之地了。”

    “都是什么地儿总能说得清吧?”李鸦对云怀烈口中的神秘之地极感兴趣,继续追问。

    云怀烈笑了一笑,见李鸦似意有所指,便一一道来。

    “漠地中有一片方圆百里的荒漠,从其范围外或立于空中看,一览无遗,而一旦进入其内,便是漫天黄沙飞舞,且体沉如灌沙,寸步难移。”

    “此为其一,因其轻易可困人至死,被称作沙牢,其生成的天地武阵被称为金甲阵。”

    “为何叫金甲阵?”李鸦疑惑问道。

    “死在里面的武者被黄沙裹满全身,如披金甲,林立而不倒,所以称之为金甲阵。”云怀烈答道。

    继续讲起另一处神秘之地,“大陆东北有一片范围极大,堪称无边的沼泽。毒虫恶兽出没其中,武者行走其内,不惧恶兽,对毒物也仅是稍有忌惮,却最怕看到一片黑泥地,往往看到时已身处其中,除去可以飞天,前后左右皆不能去,一动,便会被黑泥吞没,结局唯有被吐出来后,成为漂于其上的泥尸。”

    “此为其二,被称作黑沼,天地武阵为泥毒阵。”

    云怀烈略停了停,见李鸦没有开口询问的意思,便继续说起来。

    “在大陆西南,有一片山脉,树木丛生,山水随处可见,却独独有一座光秃秃的山,不仅不见树木花草,便连山林中野兽也从不上去,除此之外,这座山每逢午夜山头生火光,此火极炙,落于武者身上便将其血肉化去,只留一架白骨。”

    “此为其三,这座山被称作白骨山,阵则是天火阵。”

    说完,云怀烈看着李鸦一副洗耳倾听的样子,挑眉道:“还要我说下去?”

    李鸦嘿笑,“觉着挺神奇的,听的有点入迷。”

    “行了,我知道你的意思,无非是说这里同样是不能以常理度之的神秘之地,我之前早就有所猜想,问你,是想知道你是否有些眉目。”

    “别说,还真有。”李鸦出乎云怀烈预料答道。

    “那十具尸体你们看到了吧,有什么想法没?”

    云怀烈凝眉,不由向冰山山顶望了望,“你的意思是此地是出自他们之手?”

    “倒不至于,要是出自他们之手,他们就不会立在那了。”李鸦话音微停,转而又向云怀烈问起别的问题。

    “以你所知,这世上最强,任何人都比不上的那位,将武术修到了什么程度?”

    云怀烈皱眉思索,良久后苦笑道:“说不上来,实际我连这世上最强的武者是谁都不知。”

    李鸦看向连城。

    “别看我,爱多强多强,了不起捅破天,跟我没关系。”连城摆了摆双臂。

    “那你们觉得当世最强,能不能与先辈武者相较,远的不说,就你们所见的那十位。”

    云怀烈深思后摇头,“比不得,也无从去比,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经你一说,此地难解之神秘,还真有可能是出自先辈至强者之手,不仅此处,我刚才所说那三处与我所知的其余几处,都有那么点似是而非的味道。”云怀烈琢磨一番,点头复摇头,摇头复点头。

    “有那么点道理,又觉不可思议,却只有如此才能说通,也罢,就权当如此,武术一道浩如烟海,说不清的事儿多了去了,不差这一个。”

    “说不定真有那么几位堪称神人的存在,在此地留下了他们走过这世间的痕迹。”

    一番交谈耗去时间不少,下得山来,归心似箭的几人反倒不显得那么着急了。

    也许是都有心再到那座雄城里去看一眼。

    李鸦东扯西扯,超武系统的事到底还是没说出去,也不知自己究竟是蒙混他们还是蒙混自个,得了这番解释心中踏实不少。

    又想起自己和上官奉剑本该消失,却又重聚身体一幕,没问云怀烈,也没问连城,见识比起他还有所不如的叶兵灵更没去问,只算是自言自语,自问却无法自答地说了一句。

    “滴血重生,弹指百年,这种神仙手段,是否为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