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极北皆葬地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246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极品小神医变身灵山大师姐乡村小邪医画魂真武世界

    原本该在半日后抵达的武城中人迟了整整两日才到了已经变了一个模样的码头前。

    等在这里的卢柯五人在大船靠岸的一瞬便跃至船前,而后在船上跃下之人落地时齐声恭敬道:“恭迎巡察使。”

    从大船上当下跃下之人身材高大,甚至比齐圣还要高,如果李鸦在这,非得腹诽一番要当武城巡察使,是不是得天生就比别人高一头。

    落到冰面上,王阎罗没有和五人讲话,而是蹲下身子,仔细去看冰层下隐约可见的冰鬼。

    足足看了一炷香的时间,他才站起身,笑了一笑,将其脸上让五人胆战心惊的寒意尽数驱走,“你们可知事情始末?”

    五人依旧是卢柯代而开口,道:“原本是有些眉目的,不过……”

    “直接说,把知道,猜测的,都说出来。”王阎罗连小城也不进,就站在大船下方让五人将所知一切讲给他听。

    卢柯立刻将关于李鸦等人的猜测说出,又将冰鬼葬海时几人是何作为一一讲明白。随后又将银光自极北而起,银光之后不知隐于何处的通灵神兵漫天飞舞,而不显于形的武术传承卢柯等人也查探出不少,将他们所知得了传承后泄露出来的武者名字记于纸上,呈给王阎罗。

    王阎罗接过那张记着十几人名字的纸,没看,直接丢给身边一个武者。

    “如此说来,你认为那几人与此次天生异象有关?”

    “属下不敢确认,以几人行迹与作为来看,就算无关,也应知道些许隐秘事情。”卢柯恭敬回道。

    “那你觉得此次冰鬼之变与那几人是否有关?”王阎罗再问。

    “应是无关。”

    “那又和谁有关?”王阎罗一直看着小城的视线转向卢柯,面孔平静,却让卢柯垂首,不敢与其对视。

    “不知。”卢柯低声道。

    “行,先这样,你们几个不必再驻守此地,随我回返武城吧。”

    卢柯突怔,明知不该问却依旧忍不住问道:“大人这就回去?”

    “不回去,留在这里做什么?”王阎罗看向冰鬼葬海而成的冰路,“你可知这条路延伸到了哪里?”

    “莫非?”卢柯疑道。

    “没你想的那么离谱,却也够离谱的,此冰狱之地与天涯海彼岸隔一万又三千里,这条冰路铺了一半又多一千里。”王阎罗似看到消息传回后,无数武者踏着冰路行走于天涯海海面之上,来到这片再也不能与世隔绝同时也没必要再与世隔绝之地。

    极北冰狱彻底成为过去。

    “有这条冰路,无边无际的海有了边际,武者架舟便可渡,此事已不是人力可为,至于其中隐秘,不是你该知道的事。”王阎罗似起了兴致,谁也未告知一声,便迈步走上了长长冰路,毫不停留,径直回返。

    “我却没有时间在此地慢慢查探,这条路本不该存,却可让天下武者来此极北之地,然后将一切都掀出来。”

    卢柯猜不透王阎罗心思,也看不出翻脸不认人,常在谈笑间杀人的阎罗王任何凶戾之处。

    更不知来到此地,只看了看冰层下冰鬼的巡察使看出了什么,以至于连前往冰原察看一番都不再去。

    ……

    李鸦几人在三日后终于和云怀烈与叶兵灵汇合一处。

    几十人踏上冰路,有快的有慢的,李鸦几人故意落后,等着云怀烈和叶兵灵回来。

    云怀烈拖着叶兵灵从海中游过来,上了冰路,众人没有着急赶路,而是等了几个时辰,待叶兵灵体力有所恢复后才向前走去。

    不急不缓,左右而望,望着海天一色,大日渐落。

    虽无人言,却都有心旷神怡之感。

    海中偶可见成群海鱼在众人脚下游动,湿润海风轻抚,浪花时不时扑上冰路,将众人衣衫打湿。

    “咱们就这样回去?”连城忽问。

    “就这样回去。”李鸦笑眯眯答道。

    “武城的人不找过来?”

    “不是做了一场戏给他们看吗?”

    连城摸着脑袋想了想,“可我总觉得心里不踏实,破绽太多了,演戏是演戏,却没怎么用心。”

    “没事,让他们看的本来就不是咱们演的戏,只是不想有太多麻烦缠身才凑合演了演。该疑心的不会把疑心去了,至于武城找咱们,看他们有没有那么闲吧。”李鸦俯身从海里抓了一条鱼,又随手将其扔掉。

    “让你现在烤鱼你烤不烤?”

    连城闷道:“你别卖关子了,还是直说吧,照我想的,武城的人肯定要来找咱们。”

    “冰鬼破城他们不管,天生异象他们派人来查,如他们发觉那片冰狱之地还有更大,更大,大到让他们想都想不到的秘密,会怎样?”

    “什么秘密,我怎么看不出来?”连城立刻来了精神头,将寥寥担忧放到了一边,好奇问道。

    李鸦指了指脚底下。

    连城疑惑看去,“天涯海?有什么秘密?藏着怪物?”

    “别说,说不定还真藏着,你潜下去看看。”李鸦调侃连城,不等他再问,便道:“你走在这冰路上有没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一直听着两人谈话的云怀烈脸色猛变,同时向遥遥在望,仅成一条白线的极北之地望去。

    连城还不知李鸦究竟是什么意思,没好奇道:“熟悉个屁,活这么大我走的地儿也算少,土地、沙地、沼地、石头地,便是被血浸透的血地也走过两回,唯独这海面之上从来没走过,跟哪去熟悉?”

    李鸦无奈,连城这厮有时候比谁都明白,有时候又太过迟钝,非要自己说出口才明白。

    有些话最好心知肚明,说出来就变了味了。

    “你不觉着这条冰路和咱们走在冰原上的……感觉吧,走起来感觉一样?”

    “都是冰,你给我走出个不一样的感觉。”

    李鸦只能呵呵了。

    “那我跟你说,小城之下,狱城之下,冰原之下,还有那片冰山山脉之下,就和咱们脚下这条冰路一样,葬着数目多到根本想不出的冰鬼呢?”

    连城猛地瞪大了眼睛。

    然后回头去看极北之地,再低头去看脚下冰路,蹲下身子,看得仔仔细细。

    想起众人行于冰路上,遇到的那艘大船上下来的武城巡察使,也是这般低头看了许久。

    连城脑门上汗珠突然滚落,“这事可真有点大了,老子被吓住了,想赶紧跑,麻溜地跑,跑的越远越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