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有生之年,无期之友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2336

人气小说:神武天帝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终极美女保镖重生之剑神天价婚宠大明文魁

    刀术学院大门上方浮空刀字,俱为学院出身且修有所成的武者所留,甚至学院内有传言,这数十柄刀是历任学院院长的随身佩刀。

    实际刀术学院从建立之初到现在,只有十几任院长。

    而这数十柄刀实为在三年一次的四院会武中,将四家学院参与会武的武者部击败,夺四院之魁首的修刀武者所留。

    李鸦与云芸所立之处距离刀术学院大门足有百米,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将浮空刀字中的一柄刀击飞并取而代之,其中意义自然是李鸦如今实力足可力压那数十柄刀中数柄、十数柄,乃至部长刀的主人。

    李鸦看似不在意封刀之战,不在意四院会武,却以此举阐明了自己心思。

    寻常一刀让久未见李鸦出手的云芸看得目眩神迷,正自沉醉,不防李鸦忽然将她横着抱起,迈步飞奔。

    云芸惊呼一声,挣了两下,“快放我下来,被人看见了。”

    “看见就看见。”李鸦毫不在意。

    “你这是要做什么?”云芸挣不脱李鸦箍住自己腿弯的手臂,索性把头往他怀里一钻。

    李鸦脚步飞快,未刻意避人,肆意飞掠,“当然是逃跑了,难不成等着学院里面的人出来找我麻烦?”

    “啊?”

    “你不想见见学院里的故人,再说也不用跑啊,他们欢迎你还来不及,不会找你麻烦的。”云芸将手臂搭到李鸦脖子上向后望去,两句话的功夫已经快要看不到刀术学院的大门,只隔着房屋缝隙看到门卫此时才反应过来,急匆匆推开学院大门,向内跑去。

    李鸦侧身让过诧异行人,直直向那个小院飞掠,没有回头再看一眼刀术学院。

    “故人或许还有那么几位,却不值一见,刀术学院于我,于此刻而言,已成过往。”

    云芸搂着李鸦脖子,也不再想着从他怀里挣脱,抬头看着李鸦微微出神的样子,俏脸紧紧贴到了李鸦胸膛上。

    “那里毕竟……”

    “没什么毕竟的,人须往高处走,刀术学院已经不适合现在的我。”

    “还有这红月城,除了你之外其余皆乏味,一会儿我带你离开这里。”

    云芸被李鸦抱在怀里的柔软身子忽地僵了一瞬,随后又绵软下来,搂着李鸦脖子的胳膊却格外用力起来。

    连去哪里都没问,甚至连等着和云怀烈见一见也忘了,只低低“嗯”了一声。

    红月城云芸也呆厌了,只剩了一个李鸦让她欢喜,李鸦要走,不管走去哪里,带着她就好。

    小小红月城,李鸦只用了一炷香的功夫就从刀术学院飞掠至那个小院前。

    让李鸦微觉惊讶的是院门前立着一人,他和云芸出去时将门朝外锁上,怕万一有人惊扰到上官奉剑,不料还真有人恰在此时找上门来。看他动也不动站在挂着锁的院门前,显然不是刚来,说不定已来了不短时间。

    此人背影十分眼熟,却一时想不起来是谁,李鸦身形不停,抱着云芸直接落到了他身后,随后在将云芸放下的同时轻咳一声。

    便见面向院门站立,似在出神的这人身体突颤,随后缓缓扭头,露出不可置信与惊喜兼具的面孔。

    李鸦冲着他笑起来,“我说是谁呢,回来这么点功夫,屁股还没坐热乎就找上门来了。”

    “老洛,怎么个意思?”

    来人正是洛南山。

    唇上生须,须尖生白,一身普普通通的青衫,无李鸦印象中的肃重样子,除去见到自己时的惊喜,只剩掩也掩不住的沧桑。

    时间真是个好东西,相较以前,只四年过去就变成眼前这副样子的洛南山,让李鸦觉得顺眼太多。

    “我以为云姑娘离了这里,以为……”洛南山迟疑开口。

    “以为我再也不会回来了?”李鸦笑问,不等洛南山回答便继续道:“你来的正巧,正打算回来收拾一下就走,回不回来的,说不准了。”

    洛南山怔了怔,两人一见面李鸦就说要走,显然不欲叙旧,偏偏他有一句旧言想要找李鸦问个明白。

    张了张嘴,洛南山话到嘴边却怎么也问不出来,只得强笑道:“我虽从你几位友人嘴里只听得只言片语,却也知这座小城再也容不下如今的你,见你一面,知你无恙,我心中踏实许多……不远送了,就在这里送送你。”

    李鸦皱起眉头,想了一瞬,“老洛,我记着我跟你说过一句话,具体怎么说的记不太清了,大体意思你应该知道。”

    洛南山黯淡目光突亮,一直记在心里的那句话未经思索就脱口而出。

    “如有后会,自当无期。”

    李鸦抚掌大笑,“就是这句话,那会想着说不准再也见不着面了,今儿见着面了,这句话自然不能白说。”

    重重一巴掌拍到洛南山肩头,李鸦也不管洛南山猛然抖了一抖,被他不知轻重的一掌拍的倒吸一口凉气,缓声道:“你我当为友,有生之年,无期之友。”

    “有生之年,无期之友。”洛南山低声重复,而后高声笑起。

    他问不出口,只因觉得若问出来便算不得至友,交友贵在交心,但得李鸦一言,才知自己还是差了那么一点坦荡,交心固然好,说出来的真心话更好。

    “你去哪里,我随你去!”

    “正有些事要让你帮忙,去的地方也不远,沧月城,不过我刚闯了点小祸,怕有人再找上门来,得先走一步,等不了你。”李鸦笑道。

    “那你先走,我收拾一下就去沧月城。”

    洛南山转身而去,李鸦笑眯眯看着他背影,想起红月城外将刀拔出来的洛南山。

    为自己拔刀的人,李鸦都记到了心里。

    懒得取钥匙开锁,李鸦揪住锁头直接将其扯下来,进了院里向云芸道:“想拿的拿一下,别太多了啊。”

    云芸也干脆,跃到墙角将立在那里的一刀一剑捧到怀里,再进屋拖了一个足有半人高的铁箱出来。

    上官奉剑已立到自己身侧,李鸦看着像早有准备的云芸和那个个头过于大了些的铁箱子,无奈道:“咱能少拿点不,太显眼了。”

    云芸拽着箱子上的把手来到李鸦跟前,另一手提溜了一盘绳子,一边往箱子上缠绳子一边俏声道:“不能,都是钱!”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