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展青眉,阳顶天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235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乡村小邪医噬帝重生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圣手仙瞳

    胡八乙察言观色的眼力劲不低,只看李鸦眉头微蹙就知他在想什么,当即正了正身子,道:“血猎者人人可做,没什么门槛,只要舍得下功夫去寻找可以为武者提供气血之力的血食就行,我对二位说这些,实是得了一桩消息,应有大用。”

    李鸦和洛南山都没插话,耐心等着胡八乙继续说下去。

    “两位都知道我干的营生是什么,实则不光是做房屋买卖的居中人,其余贵重物品,如上等兵刃,古时遗物等,我都有涉及,为买家寻卖家,为卖家寻买家,从中取应得之利。”简单将自己此前操持的营生与李鸦讲明,胡八乙不再啰嗦,许是担心隔墙有耳,略弯腰,压低声音道。

    “约莫一月前,我为一个血猎者寻买家,本不以为意,岂料此人竟连推十几人,更下重金,我便为他寻到了大盟一位盟老之子,交易时惊动盟老,将我驱走时,听到沧蛟两字。”

    “沧蛟?你的意思是沧水河中有蛟?蛟龙的蛟?”李鸦连问。

    胡八乙摇头一笑,“蛟龙乃神物,人间不可见,沧水河里哪会有。”

    精神头突然上来的李鸦顿觉泄气,意兴阑珊地摆了摆手,“别卖关子了,把你知道的一气说出来。”

    胡八乙此时也算摸着李鸦几分性子,笑道:“如只此一例,我当然不会郑重其事说出,在半月前,三日前,我又分别揽了两份差事,情况与第一次时相差仿佛,有意关注之下,还得到沧水河尽头,沧武王殿这两个关键字眼。”

    “沧水河尽头,沧武王殿,沧蛟,你的意思是沧水河尽头处有一座沧武王殿,还有一种叫做沧蛟的……蛟?”李鸦极感兴趣问道。

    胡八乙点头,“应是如此。”

    “好,那就去看看。”李鸦随手放下捧在手里的酒壶,将摘下去还未来得及挂到腰带上的红甲挥手摄来,轻轻挂到腰间,当即迈步向院门处走去。

    胡八乙顿觉傻眼。

    见李鸦脚步丝毫不停,急忙起身追上,“需做些准备,带足疗伤之物,闭气避水之物,还要雇佣一艘快船。”

    “很远?”

    “沧水河源头处离沧月城八百里,尽头处同样离沧月城八百里,沧武王殿既在沧水河尽头,又有沧蛟守护,想必是在水底,空手而去恐有闪失。”

    洛南山未像胡八乙这般焦急,却也向李鸦道:“那儿估计不太平,带些疗伤之物吧。”

    李鸦拉开大门,脚已经迈过门槛,“用不着,况且我只是去看看,来回有上两日足够,你俩帮忙看着点家就行,还有,别打搅了芸儿,她应是要突破。”

    胡八乙还欲再劝上一劝,洛南山却在他前头说道:“那你当心着点。”

    李鸦拍了拍刀柄,“安心就是。”

    目送李鸦出门,又随手将门带上,胡八乙双手连搓,“这可如何让人安心,早知……”

    “我都安心,你有什么不安心。”洛南山打断他,“他要干什么,怎么干,你不要管,我也不会管,只管将咱们的事办好就行。”

    “他找你办事,只能说你把一辈子的运气攒到了今儿,撞了大运了。”想起自己经历许多才得到李鸦信任,更只差一步便再难相见,饶是洛南山久历世事,仍不由感叹。

    极北之地洛南山去过,且正撞上冰鬼破城。

    李鸦没能回来便罢,既然回来了,洛南山甘受从炼狱里安然归来的李鸦驱使。

    李鸦走前已有言,让胡八乙和洛南山收集武术,洛南山要看家,便由胡八乙去操劳了。

    出了门的李鸦不紧不慢走着,他刚定居几日的院子在巷子尽头,这巷子里不只他一家,还有两家住户,当李鸦走到巷子正中时,这一户里住的人恰好推门而出。

    关上门转过身来的当口,正好和李鸦瞟过去的视线对上。

    此人身量极高,又站在院门前的台阶上,李鸦需得微微仰头才能看到他的模样。

    既是邻居,不好冷面相对,李鸦和善一笑,未料对方回以微笑后开口道:“出门去?”

    “出去逛逛,你也出去?”难得有人跟自己搭话,看着也挺和气,李鸦客客气气的打了声招呼。

    “憋得慌,出去转转,以前没见过你,刚搬来的?”

    “有三五天了。”李鸦继续向前走,这个邻居抬步跟上,并肩向巷子外走去。

    瞧见李鸦腰间挂着刀,这人便随口问了句:“你是练刀的?”

    李鸦笑着拍了拍刀柄,“练了几下把式,不当事,你呢,练体术的?”

    武者遍地之城,询问对方练的什么武术就跟问吃了吗吃的啥一样寻常,两人脚步都不慢,已经走到巷口,这人向城西方向走去的同时回道:“练的是棍术,不太好随身带着,只出去转转,对了,你怎么称呼?”

    李鸦向西,回道:“阳顶天。”

    “展青眉。”

    俩人在巷口分开,各留背影,各自微笑。

    李鸦沿着主路走到河边停下脚步,回头望了望,自然望不到展青眉,又蹲在河堤上看着水流平缓的沧水河看了足足半个时辰,李鸦才寻了个没人注意的地方,钻进了水里。

    做邻居好啊,总比打上门来好,李鸦也没指望着能一直过着太太平平的日子,只是觉得有些时日没闻到的血腥味有点来的太快了。

    不过既然做了邻居,就算有点血腥味,总得太平些时日。

    进了水,李鸦潜了有十米深,找准水势,一直向下游飞速游去。

    来到沧月城急急忙忙购置了房屋,快活两日,还未来得及在城里走走,却先在沧水河里游起来。

    水下隐有船桨拍河的声音传递下来,水极清澈,光线很好,李鸦偶抬头便见影影绰绰的船底晃动,从头顶上方一闪而过。

    在水里比在陆上要快。

    李鸦未以罡气护体,更未屏息憋气,渡天涯海时他便发觉自己不畏水,像鱼,甚至比鱼还强,可以从水中汲取某种不知该如何定义的力量。

    血河篇带了一个河字,开篇便是血液成大河几字,大河是什么样的李鸦也见着了,一千六百里,比概念里的江还要大,还要长。

    血液如何才能成大河?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