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沧蛟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246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极品小神医变身灵山大师姐乡村小邪医画魂真武世界

    撇去这个显得有点扯的问题不想,游于河中的李鸦不免想到血与河的关系。

    也即血与水的关系。

    其实也简单,血于人体之意义,恰如水于天地之意义。

    血淌于血管,有细微曲折处,有畅通直行处,恰如大地上彼此勾连纵横交错的江河。

    想归这么想,李鸦也没心大到真个起了体成一界,纳百千江河入体的不着调想法,那得是如盘古之类的神话人物才能干的事。

    但话又说回来了,假如真有盘古这类……难以定义的存在。

    他们从哪来?

    这种没一点意义的问题总让人忍不住去想,不只是李鸦想,王鸦赵鸦钱鸦秦鸦都想,说不定街上有一只发呆的狗,它也在想。

    不信就钻狗脑袋里去试试。

    天地之血吧

    李鸦只有将自己身体从水中汲取的力量如此定义。

    血河篇控血御血,很诡异,李鸦用了很多次,到了现在,已没有再运用这种能力的心思,经历身成冰鬼一劫,**血再凝精血,李鸦对血的理解已不仅限于维持生命,提供养分。

    血中有伟力,难以想象的伟力。

    八百里河流,有其永不停歇的水势相助,李鸦在水下十米如利箭穿行,还是力道一直不减的利箭,比在陆上快的不止一点半点。

    沧水河的下游越来越宽,李鸦在水中渐渐看不到两岸黑影,水中游鱼也比中游多了很多,身边几乎就没停过。

    估了两日来回,李鸦顺流而下,只用了不到半日就觉得水势平缓,身后推力渐至消失。

    河的尽头或为江或为海,可这沧水河的尽头明显二者都不是,李鸦在水中没看到前方有与河岸类似的黑影,左右也看不到河岸,下方则黑乎乎一片。

    一直在身边作伴的大小游鱼也突兀消失。

    往上去看,水呈碧色,可以看到日光,除此外再无他物。

    有些过于安静了。

    水流似成潭中死水,感觉不到流动,还可以再向前游,但李鸦觉得还是浮上水面去看看较好。

    脚底微用力,直窜水面,微停后李鸦把头浮到了水面上,然后缓缓移动向四方打量。

    前方是山壁,左右也是山壁,估不出距离,极远。

    左右山壁下隐见绿意,往上则是陡峭悬崖,李鸦略一打量,便得出这沧水河的尽头是一个山中深湖。

    山中从来无湖,奈何将其称为潭,实在有些大的不恰当了。

    大且不说,一千六百里大河中的无量河水显然不是这里能容下,必然在三面峭壁其中一面或两面三面下皆有地下河道。

    沧水河尽头既然到了,自然要寻找沧武王殿,李鸦估计自己应在这个山中湖的正中位置,看不到水面上有船只,应该是得到这消息的人还不多。

    李鸦起意来此地一观,且未有丝毫犹豫,自然不是为了胡八乙形容为无价之物的珍贵血食。

    他一直在等着类似的消息。

    此前无人知,在极北天变后方才显露出来的不同寻常之物、之事。

    沧武王殿,蛟,这两个任意一个听起来都不是寻常之物,胡八乙一月前得消息,像他这样消息灵通的人,即便比消息刚传出迟上几日也迟不到哪里去。

    不能十成十肯定这里的变化和极北有关,也得有八成八。

    李鸦再次向下潜去。

    不是直向下,而是斜着向下,一百米,两百米,三百米,头顶光线渐渐昏暗,下潜过程中连一条鱼都看不到,不仅是鱼,水中应生之物如龟、虾、水草等同样看不到,偏偏这水极清澈,李鸦借着头顶微光一直观察四周,越来越觉一片死寂。

    下潜到四百米左右时李鸦触到了底,踩了踩,没敢钻进不知有多深的黑泥里。

    沧武王殿的影都没看到。

    水中寻物难,沧武王殿听名应该是一处雄伟建筑,李鸦潜到水底仍不见影,要么是胡八乙的消息有误,要么这沧武王殿与自己想象有所不同。

    李鸦又向着斜上方浮去,同时观察左后。

    湖底黑泥透着诡异劲,李鸦用脚踩在上面竟觉有弹性,偏偏又能将脚踩入,本能让李鸦离其远点。

    上浮的过程中李鸦视线一直不离湖底,希冀看到符合沧武王殿的影像。

    忽觉已离了有几十米的湖底黑泥微有起伏。

    李鸦凝目望去,隐隐看到似有东西要从黑泥里钻出来,想到胡八乙口中的蛟,不由把右手放到了刀柄上凝神以待。

    一边缓缓上浮一边戒备着,黑泥里没了动静,李鸦不敢松懈,毕竟蛟即便不是蛟龙,只一个蛟字就足够让人慎重对待。

    李鸦盯着自己发觉异状的那片黑泥,太过专注,眼角突有庞大黑影极快闪过,才发觉自己所处位置前方的水中,不知何时已是浑浊一片。

    甚至向着黑色转变。

    李鸦想也不想极速向上游。

    视线还未离开的那片湖底黑泥中,一只庞然恶兽掀起一片黑浪,未张口,却有十几只惨白色利牙露在外面,足有米长,交错着向李鸦噬来。

    这还不算完,在水底悄无声息的,李鸦光关注脚下,没注意到前方有庞大黑影蛰伏,此时也追了过来,恶形恶相,和从黑泥里钻出来的怪物一模一样。

    足有百丈长,形似蛇,疑有足,两个水桶那么粗,一颗脑袋比一只牛还要大,黑亮鳞片让人一眼看去就知极坚。

    武者的百丈武身李鸦见过不少,此时乍见活着的百丈巨物,硬是在水里被吓出一身冷汗,顾腚不顾头地往上急冲。

    得亏他在水中灵活无比,往上游的速度比在地上向上高跃的速度差不了多少,在两只恶物快要够到他脚底时,堪堪游到了水面上。

    脚尖在一只恶物尖牙上点了一下,借力跃起十丈之高。

    李鸦离了水面恶兽依旧穷追不舍,庞大躯体窜出水面,张开大口,满满一口利牙在日光下发出刺眼寒光。

    跃出水面的李鸦已将红甲提在手里,恼于自己被这恶物吓的屁滚尿流,李鸦回到光天化日之下,胆气回来,再生一口恶气,挥左掌拍出一道罡气,使自己身体凭空横移近丈,躲过恶物噬来巨口,右手里红甲猛力刺出,深深刺入其头部。

    右手猛推刺进这只恶兽头部的红甲刀柄,另一手在它身上鳞片缝隙间借力,李鸦推着红甲绕了它的脑袋一圈。

    正好把这个恶物的半个头从其百丈身躯上割了下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