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入殿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403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极品小神医变身灵山大师姐乡村小邪医画魂真武世界

    刀更利了。

    这些沧蛟的黑色鳞片每一片都有巴掌大,发金属样亮光,只用眼去看就知防御力极为惊人。李鸦刚才远远观战,看到被群起而袭的沧蛟吞入腹中的十几个铸身境武者,往往需要数击甚至十几击才能将黑鳞击穿。

    黑鳞之坚堪比上乘铸兵材料,在红甲锋刃下却如薄纸。

    由强盛至极的生机之力凝聚而成的银灰色极灭之力并没有传言中那么可怖,至少李鸦从眼前这只沧蛟的伤口上看不出异样。

    只看出它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已死,血盆大口还在往下落,李鸦只轻轻一避便闪开,而沧蛟却身躯僵硬,直直砸到了湖水里。

    新生罡气觉醒的武道四极力和李鸦原本就有的四极力除去更上一层楼,其性质几乎没有变化,李鸦在这片刻间已适应身体变化,踏步湖面上,身周一里方圆内,可知叶落、尘扬、水起纹。

    试了红甲生出的变化,李鸦再将罡气不断灌入刀身内。此番新生出来的罡气不仅极为凝聚,且极为浑厚,罡气由血液来,其本质便是人体旺盛生机的外在显现。李鸦得滋养万物的水中生机,气血之旺盛已不可测,因之而生的罡气也随之颇有无有穷尽之意。

    红甲刀锋上开始有无形锋刃向外延伸,肉眼不可见,李鸦却清晰感知到无形锋刃的长度在两倍于刀身时停止延伸,继而不断凝聚,似成实质,手中觉微微一沉后不再变化。

    这就显得有些有趣了。

    向前一迈步,借罡气疾行水面上,李鸦提刀接近又一只沧蛟。

    身后留下一条向两侧荡漾开的长长水纹,提着刀的李鸦无声接近一只背对自己的沧蛟,微微倾身,与其交错而过。

    红甲从它粗大身躯上直切而过。

    李鸦高高跃起,低头看这只猛然翻滚起来的沧蛟,未被直接切成两半,两截身躯仅剩一侧坚韧鳞甲相连,在湖水中怪异扭动。

    蛇类生物去了头身躯尚能扭动,这只沧蛟必死无疑,扭动只是其本能反应,李鸦没有再去补上一刀,而是向下急坠,迎向已经察觉到此处异动的其余沧蛟。

    一只沧蛟从水下窜出,李鸦由上至下落到它头顶,避开利齿,刀尖破眼而入,再横向一拉,将其两眼皆切为两半,随后借力再跃向空中。

    可轻易破开沧蛟黑鳞的红甲在手,在水面上战斗的劣势因罡气而所修血河篇而转而优势,李鸦的力量与速度相比沧蛟更吃不了一点亏。

    一场屠戮在所难免。

    湖面很快成了红色,沧蛟搅动湖底黑泥形成的黑水也难以掩盖,刀刃寒光闪于其上,穿行于不停从水底扑出的沧蛟庞大躯体间。

    一片又一又带着浓重腥气味的血融入湖水里,当李鸦杀了数十只沧蛟后,腥气味已经浓到让人欲呕。

    绝对力量远高于只靠本能噬咬的沧蛟,群起而攻便失去了意义,李鸦杀沧蛟既不是为民除害,又不为劳心费力地寻找其体内珍贵之物,仅为试刀,试试快要生锈的身体。

    杀的差不多,沧蛟浮尸满布水面,从水下钻出的恶兽依旧不见减少,李鸦受不得呛鼻腥味,离着沧武王殿尚有两里地时便停手,随后踩着一只只扑击出来的沧蛟头顶,向沧武王殿跃去。

    片刻便落到大殿门口。

    一直盯着李鸦噬咬的沧蛟在他踏足大殿门口时突兀停下。

    李鸦回身望去,看到浮尸被争食,追击自己的沧蛟停下后离着沧武王殿百米游动片刻,加入争食中。

    这些此前不被人知的恶兽看来确实与同样此前未显于世的沧武王殿有关。

    大殿无门,凿于山体上的形为殿,实则是一个极大山洞,由外往内看,黑漆漆一片。

    李鸦仔细看了看自己立足的石质平台两侧石柱,其上皆雕蛟龙,不见精雕细琢的痕迹,深陷石柱内的线条似为一气呵成。

    蛟龙之形因而极为传神,初看觉神异,久看引杀意跃于脑海。

    旁人去看不知是否能看出,李鸦却看出这两根石柱上所雕蛟龙,如能参悟透彻,依其形而施展,必为高妙刀术。

    沧武王殿,沧武王,这两根石柱上藏的刀术,三者联系起来,这沧武王殿极有可能是一位被称为沧武王的刀道强者留下传承之地。

    湖中沧蛟应为入殿考验。

    李鸦很有兴趣去接受一番考验,艺多不压身,自己的无尽刀诀需要足够多的刀术作为借鉴,看这沧武王的手笔,所留传承不会差。

    只是……

    展青眉……

    假如这传承耗上个一年半载的,这位看着很是和气的邻居怕不会再做自己的邻居了。

    在这里打道回府李鸦自然不会甘心,想及传到沧月城中的消息,传入自己耳中之前已有一月,不为个例,眼看快要人人皆知。

    思忖片刻,李鸦抬步走入沧武王殿。

    前行十米,光线开始昏暗,又行十米,身体微前倾,显然是往下走,脚下无泥泞光滑之感,也没有坎坷不平之感,和走在平坦大道上没什么差别。

    百米之后,李鸦脚下出现向下台阶,身前为石壁,石壁下方是四四方方洞口,向下的台阶消失在洞口里。

    由外面投看来的光线极微弱,李鸦没想到进了这所谓沧武王殿,只前行百米便是眼前情形。

    分层而建?

    台阶延伸至黑暗中,未知最让人忐忑不过。在自己之前进来的那三方首领不见影,显然从这里下去了,却没有丁点声响传出来。

    李鸦不打算再往下走。

    来之前没碰到展青眉便罢,既然碰到了,自己又出来了,便不能出来太长时间。

    看了看不知有多长的台阶,李鸦叹了口气,然后毫不犹豫转身离开。

    想要静一静的树从来都奈何不得百般搅扰的歪风。

    百米通道转眼便走出,李鸦在沧武王殿殿外平台上站了片刻,计较此番前来得失。

    一为将血河篇初修,把那滴来头大到恐怕难以想象的血融合,二则是确认此地确实是极北天变后方显现出来的异常之地,却不知道是不是仅沧月城沧水河尽头这一处,还是……

    身后大殿内突然传出惊声,似有喜意,又似极为惊惧,接着又是两声,惊大于喜,却惊与喜都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