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银背沧蛟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241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极品小神医变身灵山大师姐乡村小邪医画魂真武世界

    两具白骨。

    一枚玉珠,一块玉牌。

    一个被人将所藏之物取走的石柱。

    一个附送兵器的石象和一套枪术中的一式。

    四处奇异之地中只有那根石柱无惊无险同样无所得,其余三处有些许凶险,却不能伤自己分毫,好处却给的极大方。

    那枚玉珠和那块玉牌李鸦看不出价值,但怎么也知道必为珍贵之物。且抛去玉珠和玉牌不谈,自己拆开后装到袋子的白骨,也不是寻常之物。

    何况还有将白骨串联到一起的坚韧丝线,被自己切割成一小节一小节,说不定还真有“识货之人”,能卖上不少钱财。

    相比自己从这大殿里得到的东西,外面沧蛟充当武者血食的血肉在价值上差了太多。

    只这一杆枪就比自己屠戮的数十头沧蛟的价值只高不低。

    武道独尊,人人习武,除去秘传武术,便是一柄趁手兵器最值钱了。

    且李鸦同样得到枪术,虽只一式,可这一式除去他怕再无人能得到,石象毁了,记有枪术的金纸也塞到了怀里,只留了石碑,李鸦想想后来者看到石碑和被毁去的石象的情景就颇觉欢乐。

    焦躁心思顿去。

    三千六百步,三千六百个十米格子便现一处藏物之地,这个大殿李鸦已知多大,也隐约猜到建造这座大殿的狂人的恶趣味。

    收拾一番心情,李鸦再次随意游荡起来,算着步数,不再分前后左右,想走去哪个方向就走去哪个方向,在三千六百步后果不其然又看到异常。

    一面宽为三米,高为五米的石壁。

    痛痛快快的在石壁上刻了一篇心法,名鹤游,只得铸身境之下修习之法,铸身境之上的修习方法戛然止于碑底。

    李鸦随身未带纸笔,站在碑前默念十数遍,估摸着自己三日两日忘不了,挥刀将石碑上刻的字全都削平,只留了开篇和碑底两句。

    已得五处藏宝。

    到第六处时,李鸦骂骂咧咧道了声“无良之辈”。

    此处藏宝同样为一具石象,石象还立在那,却被切去两条胳膊,兵器自然被取走,立在石象左手侧的石碑上却连一个字都没留下。

    得到此处藏宝的人做的有些过了,好歹要留下招式名,好让后来者有个念想。

    李鸦一脚踢翻没了胳膊却依旧按照固定模式向自己袭来的石象,没有将其砍碎,而是踩住它察看其脚底石板是否有秘术被遗漏。

    一丝侥幸的结果自然是毫无所得。

    却发现自己遗漏的离开此地之法。

    石象脚底刻有左行八百,前行八百,右行九百十二字。

    李鸦不去验证也知道这十二个意思再明显不过的字,必然是离开此地的方法,有心按照指引离开,又有些舍不得也许还未被取走的其余藏宝,转而想到自己听到的那三声惊叫,自恃艺高,又有多余时间可用,便继续在这大殿探索。

    第七处回到自己曾走过那处有武者死去的埋有白骨之地,从白骨被自己取走后,露出来的平整石板上找到离开之法。

    李鸦欲将离去之法也抹去,想了想,觉得这个大殿得有更多人知道更多人进来才足够有意思,便发了发善念,疾步离开。

    又遇到两次自己曾经过的藏宝之处,第三次时,李鸦撞到了第七处藏宝之地。

    一个开在地面上的狭长口子,横刀形,刀已被取走,李鸦观狭长口子形状,猜留在这里的刀是一柄厚背刀,很锋利,放置时应是刀刃朝下,切入石中硬生生挤出下窄上宽的缝隙。

    其后再无所得。

    一连得五处藏宝似将他运气用完,发现此地玄机的李鸦早就放开手脚飞奔,三千六百米往往只用片刻便跑过,却不是遇到自己走过之处,便是毫无所得。

    第八处,第九处,第十处。

    四万个格子已去三万六千个,还剩四千个。

    李鸦此前已猜到建造这个大殿之人的用心,三千六百步一处藏宝,这个大殿里的藏宝不是十处便是十一处,按大殿建造成极为规整的正方形来看,建造此地之人追求完美,应只有十处藏宝。

    可这多出来的四千格子,岂能空置?

    要是换了李鸦来造这个大殿,十处藏宝之后需有一处绝地,如此才刚刚好。

    这仅是李鸦依自己心中所想去猜测,他在大殿中呆的时间足够久,碰到的藏宝之处或有些许凶险或直接将宝物白送,没碰上一处能对他造成威胁的凶险之地,已将这个猜想排除。

    沧武王,能被尊称为武王,理应是有德之人。

    在自己之前进来的三人没见到影,李鸦也懒得再去寻找他们踪影,也不想等后进之人发现自己后横生变故,起了离去之心。

    随意踏步,待撞到藏宝之处,得了离去之法便离开。

    甚至连步数都没去记了。

    走了片刻不见藏宝之地,李鸦眉头轻皱,又走三百步,眼前忽然出现一口绝不应出现在此地的深潭。

    上一刻尚踏在石地上,跨出十米,这口深潭只在脚前。

    李鸦可借脚底微光看到二十米外,于这个诡异大殿毫无用处,此刻却终于有了用处。

    看到这口深潭正好二十米直径,上面浮有三具不知死活的躯体,水因光线过暗呈深沉黑色,其内有物游动,荡出一圈又一圈水纹。

    三具躯体身上的衣物李鸦隐约记得,正是在自己之前进来的那三伙武者的首领,他们还算有自知之明,没有分开行动,却足够倒霉,三个铠身境的武者不知遇到了什么,连死活都看不出。

    好的不灵坏的灵,李鸦猜想中的绝地到底没有错过,这三人实力不俗,一声惊叫便落到眼前境地,背朝上浮在深潭上,没死也不会落了好。

    潭内必有大凶之物。

    有此前经历,李鸦知道自己不将其解决,恐不能离开,遂把携带的零碎全都放于脚下,使出已经弃用许久的九极光刃。

    如今与以前实力不同,靠刀轨而成的光刃也有改变,罡气填充其中,引潭水凝水刃,再落向潭内。

    之所以引潭水,仅为水面稍降后,看清藏在潭内,却一直在水面下极浅处窥伺的凶物真容。

    一只在背部正中长有白色鳞片,其余部分皆为黑鳞的沧蛟。

    头部还是那个恶形恶状的头部,却生出指长肉角,腹下四足踏水而立。

    李鸦即便再怎么眼拙,也看出这个鬼东西在朝着蛟龙的样子转化。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