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杀蛟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2414

人气小说:神武天帝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终极美女保镖重生之剑神天价婚宠大明文魁

    蛟龙非凡物。

    外面那个山中湖里的黑鳞蛇兽,只是凶恶一些的野兽,十几个铸身境武者被其分食,不需多,再来上十几个铸身境武者,完全可以做到杀上几十只全身而退。

    事先做了准备,有几位铠身境的武者带领,不被突袭继而惊慌失措,已经覆灭的这三伙人完全可以肆意杀戮一番。

    但眼前这只似蛟非蛟,相貌丑陋的银背沧蛟,就像一只进化失败的半成品,不是野兽两字可以形容。

    很狡猾。

    被李鸦引去潭中少许水而显露身形后,银背沧蛟竟似盯着李鸦看了一瞬,衡量他的实力,许是觉得不好惹,被李鸦劈出去的水刃击中却未暴起突袭,而是往潭水下方钻去。

    那三个不知死活的武者遭了殃。

    面朝下浮在水面上定是没了意识,不躲不御,肉身被水刀击中后像三片薄纸一样被切成碎片。

    其中一具尸体受力后翻转过来,露出让李鸦不由打了一个寒颤的正面。

    除了还保持完整的背部皮囊,竟连皮带肉带骨被啃噬一空。

    一声惊叫便落到如此下场,尤其这三个武者皆为铠身境,与那相比黑鳞沧蛟躯体小了太多的银背沧蛟,实力相差未免太多。

    李鸦自觉不弱于任何铠身境武者,但这三人死的这么干脆,心下立时忐忑。

    身为首领,抛开手下任其葬身蛇覆,这三人也算死得其所,惨了些,却左右不过一个死字。

    李鸦可不想这么死。

    银背沧蛟钻到水里不出来,伺机而噬。

    此物在这沧武王殿里不知存活多久,再凶戾也养出足够耐心,要是这般耗下去,李鸦耗不起。

    下水去与它决一死战是脑壳长包了。

    需将其诱出来。

    这个深潭深不见底,在上面看去只有二十米宽,底下是什么样子只有天知道,刚才银背沧蛟盘身而立,不止二十米长,深潭之下也许会是越来越宽。

    沧武王的传承,说不定就在它守护的深潭内。

    李鸦一边防备着银背沧蛟暴起而袭,一边皱眉思索该怎样将其诱出来。

    出来未带大补气血的血食,这三个武者被啃成空壳,银背沧蛟怎么也得有个半饱,以身而诱……鬼扯呢。

    在这大殿里获得的东西只有两具白骨身可用,至少银背沧蛟是食骨的。

    李鸦将自己装在袋子里的白骨取出一截,轻轻投进深潭里。

    此骨有异香,如白玉,应对银背沧蛟有些诱惑力。

    李鸦吝啬了些,只投进去一截指骨,半晌不见潭水有异动。

    又取出一只白骨手掌投入潭中,荡起一片水纹后浮在潭水上。

    片刻后这只白骨手掌缓缓沉入水中,看不出是浮力不足使其下沉,还是银背沧蛟所为。

    李鸦已经沉不住气,索性取了一颗白骨头颅,附一缕罡气于其上,使其不沉于水,再取臂骨腿骨,几乎将一整具白骨取出一半,皆附一缕罡气,一一投入水中。

    白玉般骨骼在潭水上四散而落,李鸦等了片刻,眼看着被自己扔进潭水里的白骨全都缓缓沉入水中。

    还看到那只银背沧蛟在极浅水面下隐隐游动的躯体,两只发出幽幽绿光的拳头大眼珠盯向自己方向。

    被一只畜生给鄙视了。

    鄙视过自己的人太多,李鸦是记不住,要是能记住都要一一记在心里,等日后强大之时到其面前好生耀武扬威一番。

    被畜生鄙视是头一回。

    火气顿时猛涨起来,以前备受煎熬是无能为力,能忍的忍,不能忍的提头去忍,这只不伦不类的银背沧蛟,已将李鸦耐心耗尽。

    冷笑一声,提刀直接跃入深潭。

    还未察觉到银背沧蛟异动,却先闻到仅在咫尺之隔的潭边一丝气味也未传出的浓重腥臭味。

    甚至呛的李鸦突觉头晕,身体一滞,没能像自己预料般钻入潭水里,而是力道骤失,浮到了潭水上。

    潭水有毒,猛毒!

    李鸦猛然警觉,立刻御使一直弥漫身周的罡气聚于体表,形成有别于铠身境武者的纯粹罡气之铠。

    无色罡气极度凝聚后呈水晶样,闪烁淡淡光泽,将李鸦全身覆盖后似发刀鸣声,随即水晶样罡铠内出现无数刀刃虚影,视之觉目眩神迷。

    银背沧蛟在李鸦罡铠成形一瞬噬咬在其上。

    尖牙锐利,罡铠未能尽挡,李鸦在银背沧蛟噬咬时未能及时做出反应,在水下的大半截躯体皆被银背沧蛟咬中,胸腹与大腿同时生出痛意。

    更有火烧一般尖锐刺痛从自己被利齿扎住的皮肉处直窜脑海。

    又是毒,比毒潭之水毒性更猛,使李鸦瞬间觉得身躯僵硬,反抗不能,要被这只狡猾畜生生撕咬入腹。

    看到那三具武者尸体时就应知他们死的这么干脆,不是实力相差太大,便是被毒所害,毕竟李鸦已知沧蛟有毒,这只银背沧蛟只会毒性更猛。

    猛毒入体,李鸦如今躯体即便不惧毒,却还需片刻适应,罡铠防御足够惊人,抵住银背沧蛟噬咬之力,但李鸦如何敢尝试被它一直咬下去。

    血河篇运转于体内,血液发大河奔流轰鸣声,引动潭水中生机之力。

    毒潭中潭水生机湮灭,然事无绝对,李鸦全力运转血河篇,只感知到从潭水中抽出一丝生机之力,但这一丝生机之力相比外面湖水中所蕴,量上差成千上万倍,质上却高出很多。

    火燎之痛瞬息被一股清凉抚平。

    银背沧蛟似乎察觉到它驱于李鸦体内的猛毒被解,松口便要逃,却被身躯恢复过来的李鸦搂住还未来得及从皮肉里拔出的一根尖牙。

    逃去是逃去了,却连同李鸦一起拖进潭水里。

    李鸦自然不会任由自己被拖到深不见底的潭水深处,将红甲直接刺入银背沧蛟还未合拢的口中,拖刀割口,搂着尖牙的左臂不松,将红甲从银背沧蛟口中拖出来,复刺入,再割其口。

    一刀一刀割下去,银背沧蛟剧烈翻滚,甩不脱李鸦,潜入深潭数十米便无力再下潜,被李鸦搂着它的尖牙向上游动。

    一张满是利齿的血盆大口被李鸦沿着骨隙割的破破烂烂。

    到水面时,李鸦松开有些酸疼的左臂,跃出水面,落到银背沧蛟头部的同时将红甲刀身全部刺入其脑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