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石柱做兵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232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万武天尊极品小神医变身灵山大师姐乡村小邪医画魂真武世界

    这只四翅鸾鸟是上官奉剑罡气显化出来的异象,形为鸟,吸摄生机之力是她身体本能而为。

    有本能就好。

    李鸦还以为上官奉剑已经失去了身为武者的本能。

    生机之力经四翅火鸾之喙而入腹,四翅火鸾由上官奉剑体内流淌而出,弥漫身周的罡气所化,这些被李鸦引来的生机之力自然是经由上官奉剑罡气牵引,进入了她体内。

    李鸦凝目细察上官奉剑变化。

    身体内部的变化李鸦没有神仙手段可以看出,只觉脸上原本就粉嫩光滑的肌肤越加吹弹可破,隐发莹莹玉光。刚刚为了自己罡气更好渗入她体内而褪去的衣衫在运转血河篇前重新为她穿好,这会儿衣衫下娇躯轻抖,李鸦细看去,发觉上官奉剑身体有了些轻微改变。

    许是胸更挺了些,腰更细了些,臀儿更翘了点,原本就颇让人眼馋的火辣身材再上一个台阶,变成让人一眼看去就觉心痒的极致曼妙。

    经由燃于身周的火罡衬托,如凰如仙。

    唯有眼中依旧毫无神采让李鸦轻轻叹气。

    上官奉剑罡气形成的四翅火鸾吸摄生机之力只持续短短十息便停止,天地所蕴之力于人体而言浩大神秘,她的身体自主反应,已不能承受更多。

    火鸾所生四翅在吸收生机之力时不停扭曲变化,处于蜕变中,像是两翅欲融为一翅,又像是一翅欲分为两翅,终因上官奉剑身体吸收足够生机之力后,失去继续运行功法的诱因而作罢。

    夏日的天说变就要变,李鸦在在后院练武场呆的这一会功夫万里晴空便蒙上一层阴云,原先耀眼阳光不觉酷热,现在却觉得有些闷热起来。

    要下大雨的兆头。

    李鸦瞅了眼一刻比一刻更暗的天空,没了继续修习血河篇的心思,且经过吸收生机之力的最初蜕变,往后是一个细水润田的过程,无需过度修习。

    倾盆大雨指不定下一刻就淋头而浇,李鸦将横于身前的红甲刀柄握住,提刀起身,向屋中走去。

    走出十几步,李鸦转头向自家院子西向院墙看去,墙头上,展青眉直立,冲看过来的李鸦挥了下手。

    这面院墙为李鸦买下的这处院子和邻家院子共用,展青眉站在自家院子的院墙上,没毛病。

    李鸦常搭于刀柄的右手手背上一根青筋猛跳,停步不前,抬手向展青眉同样一挥。

    “要下雨了。”展青眉抬头望了望天。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它去吧。”李鸦停住,上官奉剑却未停,缓步走向屋内。

    “随它去倒没什么,我这院子里墙壁有损,雨大恐倾覆,我便站上来试试这墙够不够结实。”展青眉十分自然地将随意找的借口说出,随后略显歉意道:“没搅扰到你吧?”

    李鸦摇头,道:“没搅扰,吓到我了。”

    展青眉不好意思的笑笑,“看你也不像胆小的人,就没提前打招呼,也没觉着应该提前打个招呼,这样,改日我请你喝酒,如何?”

    “不如何。”李鸦没那个耐性再装模作样下去,道:“你既觉院墙不结实了,我便让你两尺,再建一院墙,你我隔墙而居,最好老死不相往来。”

    一滴雨落到李鸦身上,与护身罡气碰撞后斜坠,李鸦又向展青眉摆了摆手,不再看他,迈步走向屋内。

    夏日的雨来的极快,李鸦只走出两步身边便弥漫起雨水和护身罡气碰撞后生出的水雾。

    站在墙头上的展青眉身遭同样有水雾弥漫,李鸦一句老死不相往来让他一直带着轻笑的面孔板了起来。

    煞气自生。

    “阳顶天……阳顶天……”轻轻念叨两声,展青眉忽轻喝。

    “李鸦!”

    将要跨过门槛,尚未落地的左脚猛然停在半空,李鸦没有回身,也没有将脚落下,虚扶刀柄的右手却已经紧握其上。

    “你要老死不相往来怕是不可能,你让两尺再建墙,我便只有拆了脚下这墙了。”

    闷雷轰响,滚滚而落。

    红甲破鞘出,李鸦没有落下的左脚疾落门槛,将其从中踩断,身影顿失。

    连于天地的雨幕中,一道白浪由李鸦所处之地须臾间翻滚至立于墙头上的展青眉身前,点点红芒夹于雨幕中,与其共舞,与其同落。

    展青眉伸掌轻拍,将触红芒之时突退,再一伸手,便见其身后与李鸦后院布局相差无几,却满满插了一院黑色臂粗铁棍的练武场中,一根铁棍拔地而出,直直撞向那道白浪。

    一根之后又一根。

    触到白浪之时只一声脆响,来势快,去势丝毫不慢,分为两截飞坠。

    展青眉只退一步,脚下已无可踩之物,身却不坠,展双臂虚抓,身后练武场中铁棍齐离地而起,至少数百根铁棍密密麻麻排列,将天空坠下大雨挡于其外,横向前推。

    白浪翻滚,铁棍横推,二者相接之处响起连串刺耳嚓嚓声,火星在雨幕中不停炸开,眨眼连为一条宽有数米的闪烁光带。

    红甲之利远非黑色铁棍可比,李鸦持刀横斩,将眼前似有无穷无尽之意的一排铁棍不断斩断,刀下断为两截的铁棍如雨落,短短几个呼吸便在两人身下堆起半墙高。

    展青眉神色平静,见自己所御铁棍只能阻李鸦片刻,虚抓两手紧握,随即便见他身后练武场中应是当做装饰之用的一根石柱晃动起来。

    人粗,两人高,其上有简单纹路,形似象。

    怕有万斤重。

    这根石柱晃动一下练武场便出现一条裂缝,晃动两下裂缝变沟壕,再晃动一下,已裂地而出。

    似缓却快,在铁棍快要被李鸦要斩断时落于展青眉头顶,稳稳托于他半举双掌上。

    微向下落,一端掸到展青眉肩膀上,另一端向下微坠,随后高高弹起。

    李鸦眼前便出现了展青眉抱柱而击,欲毁大地一幕。

    猛士常于平淡处起惊雷。

    此棍……此柱之势不可挡,携无匹之力,李鸦连提刀挡一下的念头都没有,身形急坠,双脚刚触地面便飞快后退,在石柱破墙如撕纸落下时,恰好避过。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