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有我不可负之人,无人可负我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258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乡村小邪医噬帝重生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圣手仙瞳

    几乎擦着鼻尖落下的石柱让李鸦背后突凉,冷汗直流。

    预料中地面被震动进而翻滚的情景并未出现,李鸦视线下瞟,然后瞳孔猛缩,看到石柱与地面离一指虚立,停滞一息,方轻落自己脚前。

    脚下突然震动一下。

    大雨降下后平地而起的积水被石柱分流,李鸦视线上移,顺着斜立石柱看到单臂将其撑起的展青眉。

    院墙开了一个大豁子,两人隔墙相立,直面彼此。

    “还打不打?”展青眉问道。

    “打不过,不打了。”李鸦收刀归鞘,直接转身离开。

    “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打的时候脾气够冲,跑起来这么理直气壮,你想让我跟着去你家中坐一坐?”展青眉在李鸦身后淡声道。

    李鸦头也不回扬臂,“你先等会儿,我安排一下。”

    自顾自向前走去,将展青眉晾在了那里。

    展青眉将石柱竖起,举步欲随,眉头微皱,许是顾虑什么,道:“行,我等你。”

    李鸦不缓不慢走入屋里,穿堂而过,迎上察觉到动静快步走过来的洛南山,在其止步时示意不要询问,随后侧身看向上官奉剑,道:“一会儿我要是再和他打起来,带芸儿和她离开。”

    洛南山眼现担忧,向展青眉瞟了一眼,欲言又止,重重点头。

    此人之强显然远超洛南山预料,同样远超李鸦预料。

    武者具千斤力至多使百斤器,不是有多大力便能使多重的武器,常人之力可抗两百斤麻袋,提二十斤兵器连一个时辰都提不了,无一例外。

    以此而推,展青眉之力至少在十万斤,至于具体多少,观其举重若轻的样子,李鸦看不出。

    和洛南山说了一句,又帮云芸简单整理一下,李鸦从守在屋外的洛南山身侧擦肩而过,不放心,又道:“去寻武极,然后召其他人,再来找我。”

    洛南山点头,武极所在李鸦早在两人在沧月城相见之时便交代。

    李鸦向等在那里的展青眉走去。

    刚在此地定居这人便找上门来,如鲠在喉,迟早有今日一幕,早也不好,迟也不好,早力不及对方,迟难防突生变故,两者相较,李鸦未经细思,将两人都心知肚明的那层纸一刀斩破。

    缓步走到展青眉身前,见他靠着石柱站立,低头看着地面上积水,似有所思,李鸦便轻咳一声。

    展青眉抬头,问道:“安排好了?”

    “好了。”

    “其实你不用安排,我行事甚少有祸及家人的时候,你未入其中。”

    李鸦嘲道:“莫说我打不过你被一柱轰为肉泥,便是受伤,于我家人来说都是祸,何来祸不及家人之说?”

    “也是。”展青眉不置可否,挑了挑眉,道:“刚才那招不错,有什么名堂?”

    “随意而创,你要个名堂我便给你个名堂,取雨落之势,集雨坠之意,名千刃。”

    “雨·千刃?”展青眉琢磨片刻,靠着石柱的身体换了个姿势,由侧靠转为背靠,无故低笑一声。

    “看你刚才使出这一招的样子,想必是真正随手而创,却需我认真出手,如此天资,让我想起一位老友来。”

    李鸦面色突肃。

    紧接着便听到展青眉口中吐出“齐圣”这个名字。

    那个身材高大,将自己逼入绝路,同时因之身陨的武城巡察使。

    展青眉似在缅怀他口中的老友,久不出声,直到李鸦等的不耐烦,又轻咳一声,方将视线落到李鸦身上,落到已归入鞘中的红甲刀柄上。

    “他喉上一刀,是此刀刺出?”

    李鸦默不作声,有心否认,却知瞒不过他,没有出声否认也没有承认,权作默认。

    “力竭而死,喉上被补一刀,你是与他有仇?”

    李鸦依旧未出声。

    “有仇却仅在他喉上补一刀,更将他躯体送出,免葬于那些恶物之口,仇怨清了?”

    展青眉似亲眼看到长街之战,每出一言,必中。

    “他的为人我清楚,不会抛开那一城人独自逃走,可以他之力,做不到那种程度,是你做的吧?用的什么法子?”

    李鸦唯有“无可奉告”四字。

    也知道这个“展青眉”果然是武城中人,与齐圣为友,多半也是一个巡察使,无怪乎短短时日便掌握自己行踪,进而寻上门来。

    展青眉连连发问,李鸦未答一句,他却将心中猜测一一定了准,也知道自己不可能从李鸦嘴里问出丝毫,不再赘言,笑了一笑,道:“你做的安排不必去施行,我有杀你之心,早在你进入沧月城时便行雷霆之击。”

    “然暂无杀你之心,我却对你有好奇之心,这世上有许多让我好奇的事,比如那个葬满冰鬼的极北之地,又比如与其齐名的各个神秘之地,但暂时来讲,都比不上由一介草民在短短时日内可与我过招的你。”

    “所以没法老死不相往来了?”李鸦无奈。

    “没法。”

    “连个痛快都不能给?被人在身侧日日窥伺,我心不安啊。”

    “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展青眉靠着石柱一副无所谓样子,“你与齐圣仇怨已清,我便不再插手也不再过问此事,我们两人虽为友,然理念不同,同在武城,他人在心在,我人在心不在,否则也不会容你。”

    “相较起来,你行事更合我脾气,宁负天下人,不叫天下人负我。”

    李鸦摇头,补道:“你说得对也不对,天下人与我无关自然可负可不负,至于天下人负我,我又不是什么枭雄,当不起此等荣耀。”

    “应是天下有我不可负之人,却无可负我之人。”

    展青眉皱眉了。

    两人非敌非友,俱与齐圣有所牵连,展青眉既说齐圣与他理念不合,自然不是生死相交的挚友,寻上李鸦极有可能是因为简简单单的好奇。

    有了好奇,就想要将李鸦了解透彻,本意闲评一句,李鸦却给出回答,这回答……

    愈加符合展青眉心意。

    天下有我不可负之人,却不能有负我之人,自私凉薄,行事但凭心意。

    至情至性,莫过于此。

    言多便无趣,展青眉拖着他那根石柱回到自己院子里,李鸦挎刀回到屋里,见洛南山如释重负,笑道:“镇宅的估摸着要镇上些时日宅子,该干嘛干嘛去吧。”

    “只如此?”洛南山困惑。

    “不止如此,别管他,你歇着去吧。”李鸦不欲和洛南山明说,且自己与展青眉简单交谈,便是再蠢,也知道他好奇之言只是敷衍,真好奇,擒去审问就是,用刑狠些,自己肯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有所图,至于图的什么李鸦却想不出来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