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凤剑一,凰剑二十三

作者:圆通快递 |字数:247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乡村小邪医霸皇纪首富身边的女人系统之乡土懒人诸界末日在线占个山头当大王

    人群分路,无需李鸦再去挤。

    冼星松开怀中女子,缓缓走到擂台上,伸手触向李鸦留在那里的罡气之刀。

    他的父亲为此次评兵的百老之一,冼星不识守卫不识裁判,守卫与裁判却识得他,别说是伸手触刀,便是将这擂台上的兵器都拿走,也只需“让我父亲过目”一言。

    李鸦留的是罡气之刀。

    罡气与内罡差别为后者为罡气与内力结合而成,所谓结合,便和骨与血肉一般成为一体,骨是骨,血肉是血肉,分开各有其特征,一旦结合一起便成一个整体,虽为不同之物,却可共存,且不可分拆。

    骨经时间侵袭会腐朽,血只需短短时间便会失去活性,而内力与罡气就跟骨与血一般,无法单独存于武者体外。

    便有内罡诞生。

    可于武者体外久存,可和武者身体里内罡分离。

    李鸦罡气生变,凝练程度甚至远胜寻常超武,留于体外也可久存,靠的是天地间无处不在的生机之力供养,只需渺渺一丝便可,充当无论用肉眼去看还是伸手去触都相差无几的内罡自无不可。

    展青眉和李鸦交手两次,且在李鸦毫不收敛毫不掩饰的情况下才看出他所修竟为罡气。

    冼星自然看不出李鸦留在这里的是竟然不是内罡,而是罡气。他修有秘法,可根据武者内罡凝练程度判断其实力,此秘法得于天授,百试百灵,从未出错。

    此秘法名大衍天星诀。

    李鸦没有兴致再在这里看下去,离了擂台直接向自己家中走去。

    齐九随在了身后。

    仍有人流不断向擂台广场汇聚而去,评兵刚开始,十日定万兵,再十日定千兵,之后十日定百兵,定下百兵之后尚有十日排位之争,总计四十日,一日比一日更盛大。

    半个时辰后。

    李鸦落坐于会客所用前屋中,随手将斩秋抛给齐九,待他接过,漫不经心道:“为我办一件事。”

    齐九沙哑道:“何事?”

    “盯着冼星,待他落单时速告知于我。”

    齐九沉默,握着刀柄的手紧了紧。

    “你应该知道我不止将刀还你,还饶了你一命,也应该知道我既然让你跟着过来,必有因,不管你是舍不下刀还是想还回饶命之恩,来了这里,就由不得你拒绝。”

    齐九深吸气,将斩秋插回腰间刀鞘,问:“何时开始盯着他,落单之时是否要在僻静之地,是否要在城外。”

    李鸦轻笑摇头,“哪怕处于闹市中,酒楼里,赌场中,青楼里与人大被同眠时,只要不被沧月盟布于城内的眼线发现即可。”

    “现在就去?”

    “现在就去,告知于我后,半个时辰不离沧月城,你知道后果。”

    齐九木讷脸庞突现惧意,身躯轻颤,回想起李鸦刀尖在自己喉头轻抹,落刀于鞘似从未出鞘。

    遭受无妄之灾的愤懑一丝都未生出,齐九点头快步离开。

    只要不被沧月盟布于城内的眼线发现即可,何须一日半日,只要冼星离了擂台广场,去到李鸦口中任意一处就算落单。

    齐九离去,洛南山走进屋里,道:“遇上什么事了?”

    李鸦将在擂台广场发生的事简要讲述。

    “你要杀他?”洛南山听完李鸦讲述,再结合他刚才与齐九对话,立刻知道李鸦要做什么,“此人身份特殊,杀了他有些不值。”

    李鸦和洛南山没什么不可说的,知道他担心自己惹来仇家,摇头笑道:“还不至于杀他,他来惹我肯定不是无缘无故,因为什么我也大致猜出,想把他擒来看看是否与我猜想一致。”

    洛南山皱眉,“何不将他请来?”

    “不想被人看到,请神容易送神难,请他过来就有了牵扯,他那父亲到底还算有些身份,万一……”

    “那将他擒来?”

    “自然是万一想杀他的时候好下手。”

    洛南山无语,疑道:“为了何事需要如此大费周章,如露了痕迹,这座城恐怕呆不下去了,之前许多功夫也白费了,还有那齐九,你放心?”

    李鸦叹气,“为了何事?能为了何事?”

    “我与芸儿日日相伴,身上沾染了她体内那柄通灵之剑的气息,不巧的是,这冼星似乎体内也有一柄剑,不止是他,他身边那几个女子都有一样的气息。”

    洛南山深思,忽起身,“我去帮你盯着刚才那人。”

    “用不着。”李鸦喊住洛南山,笑道:“一刀的事。”

    日头从东向西移动,李鸦端坐前屋等待,沏了壶茶,添了两回水,洛南山正要去换新茶的时候巷中传来动静。

    院门自李鸦回来后就没关上,抬眼望去,李鸦从敞开大门外看到冼星带着四女慢步而来。

    脸色不由阴沉下来。

    又看到齐九没随在冼星身后,暂压猛涨杀心,看着冼星如入无人之地,跨过门槛,进入院内,又走到屋里,自己找了张椅子坐下。

    冼星坐下后环目而视,身边四女分立,低眉顺目。

    “屋子有些暗了,应多点上几盏灯。”冼星笑意盈盈,似未觉李鸦冷着一张脸,道:“此来唐突,实在是因为太过心急,不请自来,还望见谅。”

    李鸦微点头,淡声道:“确实是有些唐突了,我这里向来不欢迎外人。”

    冼星不以为意,略带歉意道:“方才在擂台下并非有意,实因家父身为此次评兵长老,如被他知道我将此事置之不理,免不了一番责骂,且我看你实力不凡,何不借此次评比扬名?”

    “无名可扬。”李鸦哂笑。

    “身为武者,又怎么会无名可扬,说来也巧,我也参与了此次评比,武术修为不怎么样,只得铠身境,却想搏个头名,如此才算不白活一世。”

    冼星触李鸦罡气之刀,得出其凝练程度在铠身境,思量一番,和擂台裁判索要了李鸦住址,寻到了家中。

    为的是什么,他知,李鸦虽不知,却已猜出大半。

    懒得再和他打哑谜,李鸦直接道:“只凭铠身境的实力想要得评兵头名,你怕是在做梦。”

    此言一出,冼星立时冷脸,盯着李鸦看了片刻,冷笑起来。

    “我做梦?”

    “你可知天降神兵,择其明主,无一不为上天眷顾之人,必成一番事业。我冼星生来不凡,自幼天赋过人,更得上天眷顾,二十三柄凰剑,一柄凤剑,共二十四剑,皆为通灵之兵,聚于一处更为举世无匹之神兵。”

    “凤剑择我为主,二十三柄凰剑便注定也是我的,其主,当为我之剑姬。”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